亞洲象回家

前言

8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以下簡稱國家林草局)透露,隨著雲南14頭亞洲象在8月12日進入墨江縣,標誌著對其北移處置工作順利完成。

大象有知。

8月8日20點8分,“離家出走”4個月,奔襲1300公里後,雲南那被稱為“斷鼻家族”的14頭亞洲象安全渡過玉溪市的元江大橋。8月12日23點48分,象群由玉溪市元江縣曼來鎮進入普洱市墨江縣境內。至此,北遷的這群象終於在第10個世界大象日當天“回家”了。

亞洲象回家

從今年4月份開始,雲南亞洲象群的北遷開始登上熱搜,佔據頭條。但見它們一路向北,迂迴南下,生兒育女,最終又踏上了歸途。罕見的這次“大象長征”中,這群陸地“巨無霸”穿林海,跨田野,翻山嶺,飢餐渴飲,日夜兼程,所到之處,如入無人之境。高興了,就地“撒點野”;困了累了,倒頭躺平,不管白天與黑夜。這群大象雖“有恃無恐”地“任意而為”卻總能“逢凶化吉”,最後平安踏上歸途。象群能夠創造這個“小奇蹟”的背後是國家林草局和雲南省各級政府、相關單位及普通民眾持續辛勤的付出和幫助。

一路上,他們對人類毫無恐懼,雖傲嬌任性卻沒有做出對現代文明不適應的任何極端行為;一路上,他們自帶流量成功地俘獲一眾粉絲,新晉“網紅”無疑,且續航能力超強;一路上,他們就像一個自助遊旅行團,走走停停,看盡美景,吃遍美食,心滿意足,打道回府。

令人費解的這次亞洲象奇幻之旅在各方柔性引導和高度重視下成為了一次科學之旅,探索之旅和保護之旅。國家林草局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常務副組長、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司長張志忠說,這次“野象北上”事件傳遞出的精神內涵,與我國當前生態文明建設的理念高度契合,為正確處理好保護和發展的關係,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願景提供了思想指引和行動指南。

4個月,1300公里,從任性“出走”到“迷途知返”,這次旅行因為匪夷所思而蒙上了神秘色彩和童話的意味,構成了一幅人類與野生動物惺惺相惜、和諧相處的動人畫卷。因此,這次遠行必將載入史冊,成為人類與野生動物和諧共生的一個範本。同時,也會在人類生態文明發展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北遷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談一談,說一說,路上收穫特別多。

讓我們再次開啟這段人類、自然和動物交織而成的美麗童話之旅,追尋這段“寶藏記憶”。

鏈接:

亞洲象(學名:Elephas maximus Linnaeus ),別名大象、亞洲大象,屬於長鼻目、象科。亞洲象是亞洲現存的最大陸生動物,象牙長達1米多,眼小耳大,四肢粗大強壯,前肢5趾,後肢4趾。尾短而細,皮厚多褶皺,全身被稀疏短毛。頭頂為最高點,體長5~6米,身高2.1~3.6米,體重達3~5噸。 野生亞洲象現已很少,中國的野生象僅分佈於雲南省南部與緬甸、老撾相鄰的邊境地區,數量十分稀少。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世界大象日:於2012年設立,呼籲人們關注身處迫切困境的非洲象和亞洲象,氣候變化導致的生存環境劇變及以獲取象牙為目的的猖獗盜獵行為嚴重威脅著大象的生存。因此,每年的8月12日是世界大象日。2021年8月12日是第10個世界大象日。

大象來了

危險!危險!危險!從未曾謀面,沒想到你出現。

今年4月16日,玉溪市元江縣與普洱市墨江縣相鄰的一座山頭上,突然出現17頭巨獸。

“大象來了!”

亞洲象的棲息地一向都在西雙版納的原始叢林,從未來過元江縣,雖然此前象群已在上述兩縣交界處逗留,當地老百姓卻是第一次見野象之真容。這也是有記錄以來新的大象活動區域。

從此,雲南亞洲野象群的一舉一動都牽動人心,亞洲象北遷迅速升級為全球網紅事件。

4月24日,有2頭大象從元江縣自行離群回到普洱市。

5月25日,1頭亞洲象在落單1天后歸隊。7月7日,離群31天的1頭公象抵達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勐養子保護區。8月8日20時8分,14頭北移亞洲象經玉溪市元江縣老213國道從元江大橋經過,到達南岸,8月12日23時48分,象群順利回到了普洱境內,基本完成了這次“沒頭沒腦”的旅行。

亞洲象回家

野象在爬坡

  • 你從哪裡來 我的亞洲象

雖然亞洲象北遷引起全球關注始於今年4月,其實從2020年3月,這個有16頭野生亞洲象的家族就在一頭母象的帶領下“拖家帶口”,離開“老家”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北移至普洱市思茅區、寧洱縣區域活動了。同年12月,一頭象寶寶的出生讓象群添象進口成17頭。2021年3月12日,一頭老象離群,28日,第2頭小象誕生。4月24日,又有兩頭大象也“脫團”。此後,象群固定為15頭,其中成年雌象6頭、雄象3頭、亞成體象3頭、幼象3頭。

彼時,人們還沒太以為意。

從今年4月份開始,人們不淡定了。因為象群越來越“無組織無紀律”,執意地向北向北再向北。

象群如此大時空地遷移顯然並不常見,也突破了中國亞洲象研究有記載以來傳統的棲息範圍。

4月中旬,得知大象進入元江縣後,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和雲南省林草局有關負責人等迅速趕往元江縣,把情況上報後,緊急成立各級指揮部,開始實時對象群監測預警,隨時準備對象群活動範圍內的群眾進行疏導。同時,國家林草局派出專家組,併成立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蹲守雲南開展工作。

4月24日,有2頭大象從元江縣自行離群回到普洱市。

但其它大象執著北行。

亞洲象回家

兩隻野象在山坡上嬉戲

  • 大象去哪兒了

5月11日,象群渡過元江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北,形勢瞬間變得更加嚴峻。

5月16日凌晨,15頭亞洲象進入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縣寶秀鎮。

5月24日20時,亞洲象遷徙到玉溪市峨山縣,在大維堵村一帶活動。5月25日下午,剩餘1頭亞洲象也遷徙到大維堵村。

5月26日19時,象群進入峨山縣雙江街道(距縣城僅300米)。

5月29日,在峨山縣逗留6天的象群進入紅塔區境內。

5月31日中午,象群沿著玉溪大河西北方向行進至玉溪市紅塔區洛河鄉與大營街街道交界處,距昆明市晉寧區邊緣近20公里。

6月2日21時55分,北遷象群沿玉溪市紅塔區春和街道老光箐村北側前進,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

6月3日5時,象群出現在雙河鄉往夕陽鄉方向。9時左右,象群往西北方向移動,到達一個山箐裡。中午12時左右,象群出現在幹河村委會料草壩村小組轄區一處開設有采石場的山溝之中。16時左右,象群跟著撒了一路的食物,來到寶夕公路上,徘徊著往西行進。

6月4日白天,象群在法古甸村附近逗留3小時左右,17:30左右從西南方向進入山林。

6月5日凌晨,象群到達夕陽鄉大綠溪村以西的森林裡休息, 9時20分左右開始在山林裡穿梭,一路向西北,直到21時左右,活動到夕陽鄉木鮓村附近。當天改變路線往西北遷移12.1公里。

6月6日凌晨1時左右,象群繞過木鮓村,從山林裡往西邊徑直到高粱地村。受持續雷雨天氣影響,象群西北遷移後轉向南下,總體向西遷移5.5公里。而1頭公象在前往高粱地村的過程中離群,移動至象群東北方向1.5公里。

從6月7日開始,象群持續在昆明市晉寧區夕陽鄉小範圍原地休息徘徊,暫停遷移。據地面追蹤監測人員報告,離群公象,位於象群東偏北方向,直線距離約4公里。當天14時許,當地又下起雨。象群行動比較緩慢,幾乎是在原地沒有太大的變化。按照這群象之前的行為判斷,應該是在等待公象歸隊。

6月8日17時左右,象群總體朝西南方向迂迴遷移1.8公里,持續在晉寧區夕陽鄉活動。離群獨象移動至象群東北方向,直線距離約10公里。

6月9日,象群在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休息。離群獨象位於昆明市安寧市林地內,距離象群直線距離12公里。

6月12日,象群持續在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小範圍迂迴活動。獨象離群8天,位於象群東北方向,持續在昆明市晉寧區夕陽鄉活動,距離約16公里。

亞洲象回家

象群在林間休息

  • 踏上歸途

6月17日21時48分,大象的北移之路,終於有了新動向——象群進入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縣轄區,向西偏北方向遷移13.5公里,在峨山縣大龍潭鄉附近活動。專家初步研判,象群呈現南返趨勢,開始踏上回家的路。

6月18日18時至19日18時,象群總體向西南方向迂迴遷移3.09公里,在玉溪市峨山縣大龍潭鄉小範圍活動。

6月20日18時21日18時,象群總體向北遷移9.3公里,重新進入易門境內十街鄉附近林地活動。獨象位於象群東偏北方向,距離象群24.6公里,持續在晉寧區雙河鄉林地內小範圍活動。

6月21日18時至22日18時,象群從易門縣返回峨山縣。獨象位於象群東偏北方向,距離象群30公里,持續在晉寧區雙河鄉小範圍活動。

6月23日18時24日18時,象群總體繼續向南,在峨山縣富良棚鄉附近林地內覓食活動。獨象位於象群東偏北方向,距離象群35.8公里,持續在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附近的林地內活動。

6月25日17時至26日17時,象群從玉溪市峨山縣富良棚鄉進入塔甸鎮附近林地活動。

6月26日17時至27日17時,象群總體向東北方向迂迴移動1.9公里,持續在峨山縣塔甸鎮附近林地內活動。獨象於6月27日16時51分從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進入玉溪市紅塔區北城街道。

6月30日17時至7月1日17時,象群持續在峨山縣塔甸鎮附近迂迴移動。獨象仍然在紅塔區北城街道附近林地內活動。

7月5日凌晨,象群從玉溪市峨山縣進入新平縣,獨象在紅塔區北城街道附近活動。

7月7日凌晨,玉溪市紅塔區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現場指揮部緊急啟動對落單公象的捕捉轉移應急管控措施。7日13時20分,這隻落單公象抵達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勐養子保護區。

7月9日晚,象群從玉溪市峨山縣進入紅河州石屏縣。

7月18日17時至19日17時,象群總體向北偏西迂迴移動,仍然在石屏縣龍武鎮附近林地活動。

7月27日5時40分,象群從紅河州石屏縣經玉溪市新平縣揚武鎮進入元江縣境內。

7月31日,象群持續在玉溪市元江縣甘莊街道附近林地內活動。截至8月6日19時,象群持續在元江縣小幹壩村正北方向670米處的林地內活動。

8月7日,象群在玉溪市元江縣甘莊街道附近林地內活動。

8月8日20時8分,暮色蒼茫之下奔騰的元江迎來了一個決定性的時刻:14頭亞洲象緩緩從老213國道元江橋上走過,消失在南岸的叢林中。在距離普洱市墨江縣26公里的叢林裡遊蕩了4天之後,8月12日23時48分,它們終於再次踏上了墨江縣的地界。加上已送返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雄性亞成體獨象,北移的15頭亞洲象全部安全南返。象群總體情況平穩,沿途未造成人象傷亡,雲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和應急處置工作取得決定性進展。

亞洲象回家

跨過大橋回到家鄉

你好!大象

8月8日20時8分,雲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元江縣現場指揮部,無人機監測亞洲象群成功跨越元江的實時畫面傳回時,現場工作人員一陣歡呼。跨過元江意味著一度北移近500公里的象群跨越了南歸的最大障礙,回家了。

為了讓這群亞洲象平安回家,為了人象平安,無數人夜以繼日、默默無聞地付出,為象群保駕護航,在這條“象”往之路書寫了最美的篇章,打造了一個保護野生動物的生動範本。

15頭亞洲象安全南返,離不開國家林草局的正確指導和大力幫助,離不開雲南省各級黨委、政府艱苦細緻的工作,離不開沿途群眾和企業的無私奉獻,離不開各大媒體的關心關注,充分展示了政府高效的治理能力,彰顯了國家林草局及雲南全省上下保護野生動物、維護人與自然和諧的堅強決心和信心,更展示了他們對於這種突發持續的“網紅事件”的應對和處理的超強能力。

  • 處置迅速 多方協同

在發現亞洲象“勢不可擋”一路向北後的第一時間,國家林草局就成立了由局領導帶隊、各有關司局負責人組成的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並奔赴雲南“督戰”。一場“護象行動”就此展開。同時,雲南省也迅速成立了由林草、應急、森林消防、公安等部門組成的指揮部,沿途州(市)成立以黨委、政府領導為指揮長,各相關部門組成的現場指揮部,各有關縣(市、區)抽調林草、公安、應急等部門人員,整合電力、通信、交通、宣傳、教育等部門力量,調動鄉鎮(街道)、村組黨員幹部,組建綜合協調、技術保障、監測預警、安全管控、群眾工作等多個專項工作組,形成了國家指導、省級統籌、屬地負責的安全防範和應急處置體系。及時出臺北移亞洲象群《保護與助遷工作制度》《安全防範常態化工作方案》和《應急管控方案》,形成“上下協同、前後銜接、專業有序”的工作機制。

隨著象群不斷地往北走,從今年5月份起,雲南省林草局成立亞洲象北遷安全防範工作領導小組和7個專項工作組,進一步加強現場指導。5月29日晚,國家林草局派出5名領導和專家到玉溪市紅塔區安哨指揮部共同商討應對象群北遷相關措施。

不僅如此,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雲南大學、北京林業大學等單位13名專家組成北移象群處置專家組,全程提供科學指導和技術支撐。雲南省野生動植物救護繁育中心、西雙版納亞洲象繁育與救護中心、昆明動物園、雲南野生動物園,以及西雙版納州和普洱市的專業技術人員30餘人組成專業“護象隊”,全程指導佈防工作,科學、有序、規範、高效幫助北移亞洲象群向南遷移。

由於此次亞洲象群北移,歷時久、路程長,雲南省級指揮部特別制定“盯象、管人、助遷、理賠”八字方針。

亞洲象回家

走在大路上

  • 一個也不能少 一點也不放過

此次亞洲象北遷之路上的點點滴滴得以傳播記錄,離不開高科技的手段和專業化的保護措施。

象群迂迴千餘公里,毫髮無傷地踏上回家的路,背後是多少人多少個不眠之夜的殫精竭慮換來的美好結局。幾個月7X24小時的緊盯戰術,全程360度無死角地實時監測象群的一舉一動,堅守一頭象也不能少,一點信息動向也不放過的原則,用高度的責任心和超強的能力成就了人與動物和諧共生美好願景的現實版。

其中,對於北遷象群實施的全方位立體化全景實時監測功不可沒。通過地面人員跟蹤與無人機監測相結合的方式,對象群實施24小時立體監測,全景實時掌握和研判象群活動路線。

楊翔宇是此次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野生亞洲象搜尋監測任務分隊隊長,他們的主要任務是24小時全時間段用無人機監測象群活動。起初隊伍只有10個人,他們的作息與大象完全一致,只能在大象休息的時候打個盹,一個月盯下來,他就瘦了10多斤。

在監測象群活動的同時,隊員們也在思考象群的去向:要回家,還是找新家?“我們能做的就是不過於干擾它們。”所以遇到象群休息時,他們就會拉高無人機高度,避免其噪音影響大象,或者乾脆保持靜默,利用紅外望遠鏡人工觀測的方式,儘量不打擾象群休息。有時,他們還會與象群迎頭相遇。一次,他和同事離大象最多就只有30米。

連續70多天,楊翔宇和隊員們轉場3州市8縣20多個鄉鎮,機動近1200公里,僅用於拍攝大象活動的無人機,就出動了973架次,飛行2200餘公里,標繪200多份地圖,指導緊急疏散群眾370餘次。

空中監測不但要求專業,更重要的是沒時沒點。無人機飛手張雄說,基本每天熬夜,一旦發現目標就特興奮,因為無人機追蹤就是為了給一線的指揮員提供相關的信息做更好地判斷:哪裡需要佈防,哪個地方需要通知群眾撤離,儘量杜絕人象衝突。

空中眼睛明亮亮,地面監測跟蹤忙。當遭遇雨天或叢林過於茂盛時,地面監測人員就會攜帶高倍率監測器材出動。他們一般會和象群保持200米左右的安全距離,但也時常會被象群來個突然襲擊。7月30日傍晚,象群突然改變方向,與監測隊員打了個照面,隊員們趕緊把車熄火,悄悄在車內拍攝。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野生亞洲象搜尋監測隊宣傳小組陳勝瑤介紹,他們趕緊用相機拍下了這十幾秒的畫面後迅速撤離了現場。

6月6日,1頭公象離開象群開始單獨行動,助遷團隊不得不兵分兩路。一路人馬一直跟蹤監測離群獨象,由於其反覆進入人群密集區域,為了防止人象衝突造成公共安全風險,指揮部7月7日緊急啟動捕捉轉移應急管控方案,將獨象短暫麻醉,連夜安全轉移至西雙版納。

“我們兩天兩夜沒有閤眼。雖然前期人員、物資、實施方案都討論過很多次,技術手段也成熟,但每一個細節仍然不敢輕易放過,尤其是麻醉過程我們的心都是懸著的。”雲南大學生態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明勇說,他親眼看著這隻離群公象走進他們選好的適宜棲息地游泳洗澡,心裡特別欣慰。

亞洲象回家

大象不識愁滋味

  • 防範於超前 防患於未然

這次亞洲象北遷的成功也得益於超前防範的成功,取得了防患於未然的理想效果。

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表示:“一旦象群產生快速的移動,我們馬上就採取相應的措施。如果說向村莊靠近,那就要及時地預警,然後疏散群眾。”

全景實時陸空監測,為的是通過對前方信息分析研判,進行超前防範。因此,亞洲象這趟旅行的一舉一動一直被掌握,一直被研判,一直被超前防範。其所到之處各級政府都是提早佈防,嚴陣以待,既保護象群,又能避免人象衝突。截至8月8日,雲南省總共布控了應急車輛1.5萬多臺次,進行道路封控等。

5月30日,在象群到達玉溪市的前一天,紅塔區政府在大營街街道上預備多輛重卡,用於阻隔象群進入城區並提前實行交通臨時管制,交警勸返過往車輛。同時,提前在河岸設立護坡。

象群所經之處可謂“草木皆象”,玉溪市一天就投入應急處置人員及警力249人,出動渣土車77輛、挖掘機等工程車7輛、應急車輛90輛、無人機13架,緊急疏散群眾234戶、864人,投餵象食0.15噸。

在象群遊歷昆明地界的幾天,正是由於超前的研判和防範才保證了人象的安全。

6月2日21時55分,象群進入昆明市晉寧區雙河鄉,開始了“省會7日遊”。從當天白天開始,法古甸村村委會的廣播就一直在提醒村民要關好自家門窗,不能外出,也不能下地去幹活了,一些平房裡的老人,都進行了轉移。

核桃園村值守的工作人員連夜拉響警報,防止大象連夜入村造成較大傷害。同時,因為提前的研判,村子的入口處設有關卡,有一名交警值守,防止外來車輛進入村內。還有4輛消防車待命,隨時準備救援。此外附近的公路上,停有10餘輛卡車,為防止大象進村做準備。另有37輛卡車在核桃園村入口待命,並於3日7時全程封閉寶夕公路。

正是提前研判分析正確,措施得當,才使得這次亞洲象北遷處置工作順利告一段落

  • 大象 請跟我來

科學引導,讓大象跟著我們走,也是此次北遷亞洲象處置工作的一大亮點。幾個月來,封堵重要路口、動態鳴警、科學投放食物等方式,多次成功阻止象群進入人群密集區域,幫助象群折返遷移。

“正是考慮到象群離開適宜棲息地後越往北移,對人、象風險越大,我們一路上都在努力讓象群南返。”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說。4月中旬得知大象進入元江縣後,他和雲南省林草局有關負責人等迅速趕往元江縣,開始實時對象群監測預警。

“亞洲象受驚嚇後極有可能對人類發動攻擊,對象群通常採用的方法是柔性疏堵、投食引導。”雲南大學生態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明勇介紹,但是說起來容易,實操絕非易事。

他解釋說,由於大象多在野外自然環境中活動,在它們上山、下河的時候很難全方位圍堵。“有時候突然趕上大雨,為了保障山上的象群安全,還要為它們開闢新路”。象群吃完投餵食物,偏離既定路線也是正常情況,應對這種情況也唯有更多一些耐心。

儘管困難重重,指揮部多次成功阻止象群進入人群密集區域,並幫助象群折返遷移。“象群呈現南返勢頭,雖然是氣候變化、自身選擇等多種因素的綜合結果,但助遷團隊的工作人員和專家們不遺餘力地日夜監測、科學引導也發揮了重要推動作用。”陳明勇說。

5月30日,在象群到達玉溪市的前一天,紅塔區政府已在它們可能的活動範圍附近組織人員用菠蘿、玉米等食物誘導大象向西北人煙稀少的區域遷移。

6月2日,昆明市普寧區的鄉間小路上偶有護林隊員經過,他們的任務是在地上撒食物,包括當地的水果玉米、秸稈、食鹽等,並在容器裡裝滿乾淨的水,引導大象儘量按照規劃路線行進,不要穿行工廠、人員密集的村莊等。護林員分為幾組,騎著摩托車,每組都要在林間公路上跑幾十個來回。

辛苦付出,終有回報。7月9日,象群進入紅河州石屏縣,當地立刻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終於在7月27日幫助象群回到了元江縣。

玉溪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楊應勇介紹,為幫助象群順利跨越元江干流,工作人員步行走完元江縣境內76公里的元江河道,結合象群位置進行分析研究,最終選擇讓象群從老213國道元江老橋過江。在助遷過程中,象群無數次偏移預計線路。但經各方共同努力,奮戰13天12夜後,終於引導象群從橋面上順利跨過元江。

雲南省級專家組在北遷象群8月8日23時15分進入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後,轉場易門現場指揮部,密切監控象群動態,研判遷移路線,通過實施隔離圍擋、投餵象食、道路管制等措施,繼續引導向西南遷移。僅9日當天就投入應急處置人員及警力1297餘人次,出動渣土車和應急車輛329輛、無人機11架,疏散群眾3174戶11071人,投餵象食2.1噸,確保沿途群眾和象群安全。

全民護象:熱愛105度的你

亞洲象北移路線上的民眾積極配合給大象 “讓路”的過程,既是一堂生動的生態文明教育課,也抒寫了一篇人與動物和諧共生的童話。

一路上,對象群踩踏作物、偷吃玉米、破壞房屋等行為,無論是親歷的村民還是圍觀的網民,都對大象保持了極大的愛護與寬容,呈現了一幅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的美好畫卷。

在昆明市晉寧區夕陽彝族鄉高粱地村,聽說大象快到村裡了,49歲的村民唐正芳興奮得像個孩子:“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大象。”他擔心大象吃不飽,主動聯繫了鄉政府,捐出自家種植的玉米投餵大象。

“堵象人”渣土車司機李先生一直駕駛渣土車在象群行進線路實施“堵截”,引導象群的行進方向,連盯了大象五天五夜,吃住都在渣土車裡。他表示:“晚上要是象往前活動的話,咱們都往前走;要是象不活動的話,咱就原地休息。”

亞洲象回家

野象在莊稼地裡乾飯、撒歡兒

在玉溪,看著被象群吃掉的莊稼,村民表示:“大象貪吃點兒沒事兒,它想吃就吃。我們的莊稼被吃掉了明年可以長,大象如果餓壞了就沒有了。”

在紅河,為了不驚擾象群,人們慶祝傳統節日時,不搞慶典,不點火祈福,轉而通過粘貼吉“象”標語、繪出心中吉“象”等方式表達對亞洲象的關愛。

沿途企業在亞洲象經過時,關燈停產,保持靜默……

亞洲象回家

象群在莊稼地裡“溜彎兒”

凡此種種,不勝枚舉,亞洲象北移途中的一幕幕感人情景,體現了全民愛象、護象的精神,成為中國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動範例。

“為了爭取老百姓最大限度的理解和支持,我們一直在努力傳播生態理念、野生動物保護知識,綜合施策防控亞洲象肇事,並積極落實合理補償措施。”雲南省林草局副局長王衛斌說。

鏈接:截至8月8日,雲南省共出動警力和工作人員2.5萬多人次,無人機973架次,布控應急車輛1.5萬多臺次,疏散轉移群眾15萬多人次,投放象食近180噸。野生動物公眾責任險承保公司受理亞洲象肇事損失申報案件1501件,評估定損512.52萬元。目前,已經完成理賠939件,兌付保險金216.48萬元,相關賠付工作正有序推進。

這些年

我們一直在“追”象

據悉,象群“回家”後轉由普洱市、西雙版納州實施常態化管理。此次事件也體現了中國生態環境持續向好,群眾保護意識增強,展示了中國人與野生動物和諧共處的良好局面。

雲南省林草局副局長王衛斌介紹:2014年到2020年,雲南省累計賠付亞洲象肇事損失達1.73億元。此次象群安全回家,人象平安的局面是各級政府夯實責任、科學管控,採用的各類管控措施取得成效的結果。他們的良苦用心和付出的心血,就是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生動體現,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最好詮釋。

  • 從“怕人”到“伴人”

據云南省林草局此前提供的資料顯示,20世紀90年代,雲南省的亞洲象種群數量降至150頭左右,面臨著分佈區狹窄、零散,棲息地質量下降,種群遺傳多樣性降低等諸多問題,一度瀕臨滅絕。

隨著保護力度加大,亞洲象種群發展呈現明顯變化:一是數量倍增。30年間,野生亞洲象種群數量由1978年的150頭左右增長至目前的300多頭。二是活動範圍擴大及種群擴散。上世紀90年代中期,亞洲象僅分佈於西雙版納和南滾河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到2020年底,亞洲象長期活動範圍已經擴大到雲南省3個州市11個縣(市、區)、55個鄉鎮,且大量活動於自然保護區外。種群擴散已成為當前亞洲象分佈動態變化的總趨勢。三是習性改變。隨著全面禁獵措施的實施,野象由原來的“怕人”,變成了現在的“伴人”活動,頻繁進入田地和村寨取食,食性已發生改變,人象活動空間高度重疊。

  • 與大象“親密接觸”

近年來,在雲南省境內約佔全國1/500土地面積的區域內,人與亞洲象開始不斷地“親密接觸”。據統計,2010年以來,西雙版納共發生野生亞洲象“肇事”事件6674起,農作物受損面積達2.2萬畝。

其實,當地百姓和野象“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西雙版納州林草局野保站站長李中員記得1995年時就有一頭成年公象從西雙版納走到了普洱市。後來,象群開始慢慢下山,吃村民種在靠近山腳的農作物。

棲息地縮小和食物短缺,使得亞洲象頻繁“造訪”人類活動區無可避免。

李中員介紹,2020年,西雙版納森林覆蓋率達到81.34%,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的面積增加了近1倍,由1958年的360萬畝增長到現在622萬畝,森林面積越來越多,但森林結構發生了變化,適宜亞洲象生存的棲息地卻減少了。所以,大象下山的頻次越來越高,農田幾乎成為亞洲象新開發的“地盤”。

“由於人類種植的糧食作物相對集中且量大,亞洲象不必通過大範圍的活動就能獲得足夠且營養豐富的食物,使得亞洲象對取食莊稼有了一定的依賴,大象與人類活動範圍重疊度也就越來越高。”國家林草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說。

隨著環保教育不斷普及,在大象棲息地周邊生活的群眾,防象避象、愛象護象理念逐漸加深。儘管大象頻繁造訪,人們的保護意識卻逐漸增強。隨著科技的進步和發展,圍繞如何減少人象衝突,和諧共處,亞洲象保護區及周邊地區形成了一套有效的監測系統和報警機制,極大程度上減少了大象進村寨頻率和造成的損失。

亞洲象回家

林間象道

  • 預警監測 保象護民

在普洱市,開展亞洲象預警監測是重中之重。思茅區林草局副局長唐英介紹,為及時觀測亞洲象活動,僅在長期有象群活動的思茅區倚象鎮納吉村,他們就配置了6名熟悉當地環境的村民作為亞洲象預警監測員,負責對亞洲象跟蹤監測。“每天清晨,監測員會通過手機短信或者微信平臺發佈預警信息,便於群眾準確掌握大象活動軌跡,及時避讓防範。”

在西雙版納州,經過多年探索當地已經建立預警監測員與無人機跟蹤等多樣化的監測預警體系。保護區科研所工程師譚栩吉說,經過多年跟蹤監測,已基本掌握野生亞洲象的分佈情況。2019年11月,保護區通過與第三方公司合作,在保護區內佈設了605臺紅外相機、21路攝像頭,融合人工智能、雲計算、物聯網等技術,構建了亞洲象監測預警保護系統。“一旦識別到亞洲象,預警系統就會通過手機APP、智能喇叭,向所在區域和預計經過路線上的村民發出報警。”

對於大象經常到訪的人類密集區,當地還採用物理隔離方式,將人類和大象活動隔絕開,避免正面衝突。

位於自然保護區內的香菸箐村是野象曾經頻繁闖入的村子。2017年,保護區在村裡開展亞洲象防護欄試點工程建設,村莊周圍建起了2.2米高、總長800多米的鋼管防護欄,進村的唯一通道是一座橋樑和特殊的防象門。“防護欄讓野象活動與村民互不打擾,有效保護了大家的安全。”香菸箐村黨支部書記馮廣林說。

避免正面衝突,保持安全距離既是對百姓負責,也是對稀有的亞洲象的保護。

  • “大象食堂”開業啦!

為滿足大象覓食的需求,雲南省還嘗試建設大象“食堂”。

在野象活動頻繁的普洱市思茅區六順鎮勐主寨,一片山坡上長滿了芭蕉樹。這裡就是專門給大象種食物的1600畝地。因頻繁遭受大象侵擾,這片土地本已撂荒,普洱市採用每畝補助200元的方式,鼓勵農戶分時段、分季節種植亞洲象喜食的芭蕉、玉米、棕葉蘆等植物,儘量彌補因亞洲象肇事給農戶帶來的經濟損失。這種方式已經在野象活動的多地推廣。

在當地工作多年的思茅區六順鎮監測員楊忠平說:“有了足夠的食物後,野象進村寨次數明顯減少了。”

這些年

這些追象的人

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01號界碑處,20出頭的王少寬正跟隨保護區管護局勐養管護所副所長王斌檢查固定在樹上的紅外相機。王少寬的家就在界碑旁象道和硝塘十幾步外山谷中的倒淌箐村。這是一個保護區核心區外的彝族村寨,上世紀90年代,王少寬的父輩響應政策號召,從世代居住的蓮花塘村搬遷出來,將原來的村寨退還保護區,留給了亞洲象。

在雲南,像王少寬一家把家“讓”給亞洲象,並一直追象、護象的人不在少數。

  • 看腳印 知象蹤

很難精確統計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實時的亞洲象數量,因為它們總是在移動。即使是每天與大象“相處”十幾個小時的監測員們也很難判斷象群的遷徙規律。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大渡崗鄉的林區幾乎是象群們往北和西南方向遷徙的必經之路。雖然788畝的林地僅有彭金福和普永兵兩名監測員,但他們倆卻一絲不苟,練就出根據大象腳印和糞便來預判大象行動軌跡的本領:根據腳印確定方向,扒開糞便分析來自何方,一旦前方有大片的農田,就會判斷大象很可能會下山停留幾天,甚至幾個月。每天5點剛過,彭金福就開始一天的“追象”生活。首先,查看一下大象預警平臺,山林附近的紅外相機是否監控到象群經過,以此來辨認野象在夜間的行動方向,確定最近的進山地點。吃過早飯,他在包裡帶點糯米飯,背上望遠鏡和手電筒,騎上摩托車出發。

西雙版納的雨季來臨了,監測員進山不安全。陣雨時下時停,象群的腳印被沖刷,難辨行蹤,普永兵不敢貿然進山。但雨後清新的泥土與樹葉味道里,普永兵靠近時能聞見一絲“象味”,那是一種與野象打交道的人能敏感辨別,難以形容的氣息。

  • 無人機幫忙探虛實

下雨時,兩名監測員會向景洪市林草局求助,監測員武俊會便帶著無人機前來支援。雨停的空歇,武俊會讓無人機進山“一探虛實”,確認一下前幾日闖入大荒壩村的象群是否還在附近,為彭金福、普永兵兩位監測員提供參考。

因為4天前有象群經過此地,在距離村莊一兩公里外,被村莊附近架設的熱紅外照相機拍下,它們正往大荒壩村方向走。村裡的微信群和廣播便開始通知,注意避開象群出沒的區域。

武俊會的無人機飛過芒果林,沿著山脊線往外幾公里處,一群大象正躺著睡覺,他控制著無人機靠近,有7頭大象在附近。

亞洲象回家

準備“起飛”

  • 發現“斷鼻家族”

去年3月,彭金福遠遠跟著後來被稱為“斷鼻家族”的象群,送到大渡崗鄉與普文鎮交界處後,他折回林區,跟著新監測到的17頭野象往西南方向走,頭象是母象,這個象群裡有7只幼象。象群走到景洪市勐罕鎮邊界時,彭金福無法將象群的監測工作交接出去,這個近百年來沒有大象出沒的鄉鎮,暫時沒有監測員。他將情況報備給景洪市林草局,強調這是一個帶著7只小象的象群。

很快,武俊會帶著無人機趕來,勐罕鎮全鎮預警,彭金福依然一路遠遠跟著象群。

2020年7月,當監測員武俊會第一次拍到“斷鼻家族”時,它們還沒有名字。這是一群由11頭成年象、5頭小象組成的象群。武俊會認出其中的3頭。其餘的象,武俊會難以確認,他將視頻傳給西雙版納、普洱市的監測員們,勐養子保護區的監測員認出其中一頭母象,它的鼻子比其他大象短了約有20釐米,時常在勐養子保護區裡的“野象谷”附近活動,看體形估計在20歲左右,一些監測員喊它“斷鼻”。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這個象群有了名字——“斷鼻家族”。

正是因為這些普通的“追象人”常年堅持不懈地監測,才使得這次“斷鼻家族”北移在第一時間被注意到,被重視到,被保護好,一路平安回到家鄉。

北遷猜“象”

15頭亞洲象平安到家,而它們為何跋涉北上,目的地又是哪裡等一系列問題仍令人費解,引起專家學者和民眾的不斷猜想。

  • “找地兒”說

雲南野生亞洲象從1978年的150頭增加到如今的300頭,倍增的數量,有限的棲息空間勢必無法滿足亞洲象的生存需求。所以,亞洲象會有遷出原棲息地,尋找新的棲息地的舉動。

北京師範大學生態學教授,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生存委員會亞洲象專家組成員張立認為,這次亞洲象北遷很有可能是為了尋找新的棲息地。他指出,中國在過去的30年裡一直致力於野生動物保護,野生亞洲象種群正逐漸恢復。但是,目前的研究數據顯示,在過去20年間,適宜野生亞洲象生存的棲息地減少了約40%。為了生存,野生亞洲象不得不向新的領域遊蕩,這可能是造成種群向外擴散的原因之一。

  • “尋食兒”說

尋找食物也是很多專家猜測象群出走的原因之一。

雲南大學生態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明勇分析此次亞洲象北遷的原因之一是自然保護區內亞洲象數量不斷增長,其食物量難以持續供應保障,導致其離開原棲息地尋求食物。

  • “迷路”說

還有一種說法是領頭象迷路了,所以帶著象群“瞎轉悠”。

北京師範大學生態學博士、《博物》雜誌編輯何長歡提到,領頭象可能會因為較年輕,經驗不足或者因身體的某些原因而迷路,不知道該怎麼走了。這時,如果它們走的這條路周圍又沒有太大的原始森林,那麼,它們就沒辦法在一個地方停留,只能一直往前走。

  • 地球磁場說

中國科學院強磁場科學中心暨國際磁生物學前沿研究中心研究員謝燦認為,這次野象北遷很可能是它們固有遷徙本能的一次覺醒,可能是因為某次太陽活動異常引起的磁暴激活了這種本能。他表示,動物遷徙和很多因素相關,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地球磁場。地球上的很多動物都在地磁的指引下,進行週而復始的季節性的長距離遷徙。磁場的擾動或多或少都會干涉到動物的遷徙過程。而太陽活動會對地球磁場產生影響。謝燦推測,這些亞洲象一路向北,更像是烙印在其基因中的遷徙本能偶然間被激發,而這可能與太陽活動有關。太陽爆發活動及其在日地空間引發的一系列強烈擾動,被稱為太陽風暴。太陽風暴過程中產生的高速帶電粒子流,在到達地球時,衝擊地球磁層,可引起全球範圍的劇烈地磁擾動,即地磁暴或磁暴。

  • 定向導航說

曾研究北美帝王蝶遷飛與磁感應的南京農業大學青年教師萬貴鈞表示,亞洲象的“遠足”行為,具有類似大多遷徙性動物跨緯度南北遷徙的特點。很大概率上看不見、摸不著的地球磁場還可能在另外一個維度上影響著這個遷徙的象群:定向和導航。萬貴鈞解釋說,此次北遷的亞洲象在夜間更活躍,倘若它們可以本能地感受到微弱的地球磁場並具有磁定向或磁導航能力,那麼以此來解釋“斷鼻家族”沒有東西偏航,能夠“穩穩地”保持跨緯度南北行進就順理成章了。

結語

歷時4個月的亞洲象北遷以它們回家為圓滿結束,期間有風起雲湧,有暗潮湧動,有提心吊膽,有日夜期盼,五味雜陳,人象百態。此次亞洲象群北移處置工作只是雲南野生動物保護工作的一個縮影,亞洲象保護任重道遠。

雖然中國亞洲象保護30年取得了矚目的成果,也形成了比較系統和完整的保護機制,民眾的保護意識亦不斷提升,但此次象群的“長途跋涉”也留給我們更多的思考,如何真正讓亞洲象“安居樂業”?

“就現階段而言,應當迅速構建完善的監測防控體系,運用合適的技術手段對亞洲象活動進行有效管控,儘量將象群活動範圍控制在適宜棲息地區域,避免亞洲象大規模遷移擴散。”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教授級高工嚴旬說。

隨著生態環境趨好,亞洲象種群將不可避免地繼續增長,它們需要更大更適宜的“家”。

對此,雲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省級指揮部指揮長、雲南省林草局局長萬勇表示,今後,將通過整合優化現有棲息地範圍,建立統一的保護管理體系,進一步提升亞洲象保護和安全防範能力水平。

全國亞洲象保護專家組副組長、北京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所長時坤透露,實際上政府從保護和平衡的角度,一直在開展著有預見性的、長期的、總體的規劃。早在2016年,雲南省林草部門就已經在國家林草局的指導下,規劃成立亞洲象國家公園。有專家提出建議,把雲南現有的國家級保護區、省級保護區、市級保護區有機組合,就可以構築成一個大的國家公園體系。浙江大學的方盛國教授也認為,應該抓住國家公園建設這一契機,在亞洲象主要分佈區建設生態廊道,以自然保護區為主,連通破碎化的棲息地,使大象可以沿著廊道遷移。未來,這個國家公園將成為以旗艦物種亞洲象為標誌的中國熱帶亞熱帶野生動物樂園,用更高效更先進的制度措施,為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保駕護航。

國家林草局北移大象處置工作指導組常務副組長、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司長張志忠也表示,國家林草局和雲南省將加快推進亞洲象國家公園創建,著力加強棲息地保護和恢復,持續提升棲息地質量;加大調查監測、容納量科學評估、種群間基因交流以及解決人象衝突問題的研究;進一步強化監測預警、安全防範和應急處置體系建設,全力以赴促進人象和諧。

鏈接:據不完全統計,超過1500家國內媒體對雲南“亞洲象北移”進行了報道,微博、抖音、B站、今日頭條等社交和信息聚合平臺話題,累計點擊量超過110億次。其中,中央主流媒體報道超過3000篇;微博話題閱讀量累計超過50億次,多個話題單條閱讀量超過1.5億次;對中國亞洲象群北移進行報道的海外媒體超過1500家,相關報道超過3000篇,覆蓋全球18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報道,生動講述了雲南生態保護故事,真實、立體、全面展示了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舉措和成效,塑造了中國良好的國家形象。

像話不象話

“斷鼻家族”出行期間自帶流量,爆紅網絡。不僅因為這是中國有記錄以來第一次,更因為它們任意、任性還有點小可愛的諧星氣質和行事風格。

外號“斷鼻”很形象:因領頭母象的鼻子比正常大象短約20釐米,因此,這個象群被形象地稱為“斷鼻家族”。

頻繁肇事,屢次逃逸:根據不完全統計,象群僅在普洱市的元江縣、石屏縣一個多月共“肇事”412起。

醉臥田野君莫笑,只因不知是醪糟:在石屏,一隻小象破壞了200斤醪糟,因“宿醉”而掉隊,第2天才趕上同伴。

酷愛玉米 鐵門遭殃:象群似乎對鮮嫩的玉米情有獨鍾,進入玉溪市紅塔區南安哨村後,象群一下子吃掉了200多斤玉米,之後兩扇鐵門和莊稼無辜遭殃。

自開水管 排隊喝水:在一個農莊裡,大象竟然用鼻子擰開了水龍頭,然後排隊喝水。

此外,它們還踩死過雞、撞壞了商店的玻璃;嫌路窄,居然“穿牆而過”;一個多小時,就把一畝多綠油油的秧田變成了光桿子的泥地。(文/綠色中國融媒體記者 盧燕 供圖/雲南省森林消防總隊(除署名外) 《綠色中國》2021.9A 編輯 王強)

亞洲象回家

相關文章

一路逛吃,接近昆明!野象“旅行團”到底要去哪?

2021-05-30

原本棲息在雲南西雙版納的一群野生亞洲象,近日一路逛吃、北遷,經普洱市墨江縣、玉溪市元江縣、紅河州石屏縣後抵達玉溪市峨山縣,29日晚,象群繼續北移已進入玉溪市紅塔區境內。目前這15頭野象離昆明城區已不到100公里。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旗艦物種亞洲象罕見地一路北遷

遠征800多里逼近昆明,15頭大象咋回家?

2021-05-31

近日,十幾頭北遷的亞洲象闖入人們的視野。它們在莊稼地裡吃過糧,在高速路上散過步,曾因吃酒糟而“醉倒”,也曾一腳將人類店鋪的捲簾門踢得凹了進去……這是我國亞洲野象首次進入除西雙版納、臨滄和普洱以外的地區。因象群中一頭小象鼻子曾受傷,該象群也被稱為“斷鼻家族”。它們一路

走著走著,象×15到昆明瞭……

2021-06-04

連日來一群亞洲野象一路北上的消息備受大家關注近日,它們走著走著已經“閒逛”到昆明瞭!有網友調侃:這是要去逛省城?記者從雲南省亞洲象群北遷安全防範工作現場指揮部瞭解到6月2日21時55分雲南15頭亞洲象已進入昆明市晉寧區地界說起這群野象這一路也是“跑”得夠遠的它們原本

背井離鄉的象群,想告訴我們什麼

2021-06-11

一群雲南亞洲象的北遷正持續引發社會關注。儘管科學家們對於象群北遷的原因有多種猜測,但多數意見都認為主要是象群生活的棲息地遭到破壞、食物資源受影響。有專家建議,在亞洲象分佈區建立國家公園,整合已建各類保護地,建立統一、高效的管理體制。而背井離鄉的象群又想告訴人們什麼?

六問亞洲象北移 專家預計象群回家時間大約在冬季

2021-06-19

“大象到哪兒了?”近兩個月來,不少人早起第一件事,便是關注雲南北移大象的最新消息。這場罕見的野生亞洲象遠距離遷移活動,不僅引發了國內“雲追象”的熱潮,也吸引了眾多國際媒體的關注。在“全民觀象”的背後,“象群北移正常嗎”“象群因何離‘家’”“如何勸返”“怎樣保護”等問

雲南野生亞洲象保護調查:棲息地還好嗎?為何遠足?

2021-07-13

2021年,大象“火”了。一群被稱作“斷鼻家族”的野生亞洲象,正在中國雲南進行著一場數百公里的長途“旅行”。在當地政府和民眾的跟隨庇護下,這群大象一路暢通,相關現象引發國內外網友廣泛關注——追象熱的同時,也讓大家將目光聚焦到國內野生象保護話題上。中國境內目前約有30

雲南野生亞洲象保護狀況調查:遠足的大象們還好嗎

2021-07-13

2021年,大象“火”了。一群被稱作“斷鼻家族”的野生亞洲象,正在中國雲南進行著一場數百公里的長途“旅行”。在當地政府和民眾的跟隨庇護下,這群大象一路暢通,相關現象引發國內外網友廣泛關注——追象熱的同時,也讓大家將目光聚焦到國內野生象保護話題上。中國境內目前約有30

雲南:象群北移疏散轉移群眾15萬多人次,投放象食近180噸

2021-08-09

來源:雲南網新聞發佈會現場雲南網訊(記者彭錫張成)8月9日,北移亞洲象群安全渡過元江新聞發佈會在昆明舉行。會上,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省級指揮部指揮長、雲南省林業和草原局局長萬勇表示,截至8月8日,北移的15頭亞洲象全部安全南返,象群總體情況平穩,沿途未造成人

大象旅遊團到家啦~畢竟,小象也快開學了……

2021-08-10

奧運結束了,大象“逛吃”旅遊團在離家17個月後,終於南返快到家了~昨天,雲南省人民政府在“北移亞洲象群安全渡過元江”新聞發佈會上介紹,8日20時許,雲南北移亞洲象群14只大象已跨越元江,平安迴歸棲息地。一路被圍觀的旅行日記,粉絲遍全球110多天,象群行進1300多公

生態頭條|雲南北移象群逛吃1300多公里 逾15萬人次疏散

2021-08-10

雲南北移亞洲象群自今年4月離開傳統棲息地,一路逛吃到昆明後南返,於8月8日晚跨越最大障礙元江干流,總共走了多遠?雲南省林草局局長萬勇說,北移亞洲象群遷移110多天,迂迴行進1300多公里。為確保人象安全,沿途疏散轉移群眾15萬多人次。在9日晚間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

北移110天 科技手段“導引”亞洲象群安全南返

2021-08-10

來源:科技日報“這次亞洲象群遷移,成為一次科學之旅、探索之旅、保護之旅,引起國內外和社會各界廣泛關注。”9日晚,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省級指揮部指揮長,雲南省林業和草原局黨組書記、局長萬勇向記者介紹。今年4月以來,原本棲息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勐養子保護區的1

17個月,大象終於要“回家”!一波“追象”數據來了

2021-08-10

雲南北移亞洲象群這兩天再次受到關注,這是因為,它們快“回家”了!8月8日晚上八點零八分,象群順利通過元江大橋過河,這是它們南歸之路最重要的節點。這是否意味著北移亞洲象群回家了呢?昨晚,雲南省召開新聞發佈會,就“北移亞洲象群安全渡過元江”的情況進行介紹。象群雖已安全通

大象奇遊記——雲南亞洲象群北移南歸紀實

2021-08-11

暮色蒼茫,元江奔騰。14頭亞洲象緩緩從老213國道元江橋上走過,消失在元江南岸的叢林中……8日20時許,十多公里外的雲南北移亞洲象群安全防範工作元江縣現場指揮部。當無人機監測亞洲象群成功跨越元江的實時畫面傳回時,現場工作人員情不自禁地爆發出一陣歡呼。跨過元江向南走,

大象要回家了!未來還會遷移嗎?

2021-08-11

雲南北移亞洲象群這兩天再次受到關注,這是因為,它們快回家了!8月8日晚,14頭北移亞洲象從元江北岸返回南岸,這是它們南歸之路最重要的節點。距離亞洲象正式“回家”直線距離還有200公里8月8日晚8點08分,雲南北移亞洲象群通過213國道的元江大橋跨過元江,完成了北移亞

大象,回家了

2021-08-12

前言從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出發,十幾頭亞洲象跨過不同的氣候帶,迂迴行進數千公里,途經玉溪、紅河、昆明3個州(市)8個縣(市、區),向北移動超過半個雲南的距離。走得如此遠的動物遷徙是罕見的。這或許是一次偶發事件,但這樣的偶然指向了中國亞洲象最集中的西雙版納,那裡

原來這就是“象”往的生活

2021-08-12

大象終於要回家了!8月8日“離家出走”的14頭亞洲象緩緩從元江橋上走過跨越了回家的最大障礙平安迴歸適宜棲息地從2020年3月起北移亞洲象群離開了原棲息地雲南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21年4月16日象群從雲南省普洱市墨江縣進入玉溪市元江縣離開其傳統棲息地從那之後北

雲南助力北移亞洲象群南返情況調查:大象的旅行結束了嗎

2021-08-13

舉家遷徙、北移南歸,15頭野生亞洲象在2021年的夏天為全世界的網民上演了扣人心絃、跌宕起伏的“冒險”旅行。目前,這15頭亞洲象已全部安全南返。大象的旅行就此結束了嗎?象群南歸後又將如何安排?8月8日晚,當東京新國立競技場的奧運聖火緩緩熄滅時,中國南方的大象們也選擇

亞洲象回家

2021-09-16

前言8月20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以下簡稱國家林草局)透露,隨著雲南14頭亞洲象在8月12日進入墨江縣,標誌著對其北移處置工作順利完成。大象有知。8月8日20點8分,“離家出走”4個月,奔襲1300公里後,雲南那被稱為“斷鼻家族”

北遷亞洲象回家了,雲南要為它們建國家公園

2021-10-16

【編者按】數十年來,我們看見了越來越多的朱䴉展翅高飛,看見了越來越多憨態可掬的大熊貓在山林中穿行,看見了更多的雪豹馳騁在高原曠野,看見了江豚天使般的微笑,但也看到了穿山甲的悽零和白鱀豚的消逝……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孕育著11.5萬個物種,我們與它們共同生活在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