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振東 ‖ 東安“三信”,詩書傳家

清末民初,雖山河破碎,戰亂不斷,京畿之域仍詩書不絕。今安次區所在地,當時被稱為東安或安次縣。縣內有一村名信東莊,又稱東莊,在一百五十餘年間,先後出現信中立、信聯芳、信書年三位以詩文享名的才士,今天卻沒有多少人能夠記起。



據民國三年劉鍾英、馬鍾琇等纂修的《安次縣誌》記載,信中立,字權之,號時齋,世居東莊,嘉慶六年(1801)拔貢生。他天資超邁,博學工詩,曾遊學都門,師事《四庫全書》的總纂官紀昀,與大興進士王廷紹友善。歸裡後,闢草堂數間,講學其中,從遊者甚眾,對貧寒之士不收取任何費用。道光十四年(1834)卒,享年六十三歲。著有《東野草堂集》一卷。有三子,分別是啟芳、聯芳、庭芳,皆以文學名。

信中立的次子即信聯芳,民國三年《安次縣誌》亦有傳。傳中記:信聯芳,字古愚,號玉亭,道光五年(1825)拔貢、道光十七年(1837)舉人。他性孝友,出繼給叔父為子,曾有禮讓自己家產之舉,為當時人所稱讚。學問淹博,尤工於詩,與在刑部為官的同鄉邵佔鰲交誼深厚,時相唱和。其詩風格高古,不事雕琢,天籟自鳴,悠然意遠。著有《退谷山房詩集》一卷,晚歲致力於理學,其《退谷家訓》中多發揮義理,有裨學者。



道光乙酉科《各省選拔同年明經通譜》對信聯芳亦有載錄,據此載又知,其祖父名從實,父名中和,欽天監肄業,天文生,例封文林郎,本生父為信中立,另有胞叔信中行。他生於嘉慶二年(1797)十月二十七日,住城東東莊。娶妻楊氏、馬氏,子名祥麟,業儒。

信書年出生稍晚,民國三年《安次縣誌》沒有記載。在後來味古堂所刊信書年撰《石樑居士集》中載有一小傳,內中記:信書年,字芸樵,世居東莊,是安次舊族。自幼喪父,母邵夫人,也早卒,繼母閻夫人撫養他長大。十五歲時,開始篤志向學,他的外祖父邵佔鰲對他十分器重,曾教給他作詩的方法。二十二歲時,考中秀才,隨後潛心程朱義理之學。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考中舉人,三十四年(1908)以知縣職赴任廣東,深為兩廣鹽運使蔣式芬所倚重,歷官鹽大使、潮州知事。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便解組歸裡,退耕課孫,不問世事。他性樸直厚重,義命自安,有古人風。常感時憂國,時形篇章,嗜酒慕陶淵明、白居易、蘇軾的為人,案頭始終置放這三人的詩集及杜詩,晚年以吟詠自適。1922年8月9日卒,享年六十歲,數月後葬於土兒臺旁。著有《石樑居士集》《滄浪吟社草》,子毓泰也善寫詩。

從此傳的記載來看,信書年世居東莊,應為信中立、信聯芳的後人,但與他們是什麼關係,尚不能十分確定。因為傳中記邵佔鰲是他的外祖父,而民國三年《安次縣誌》記邵是信聯芳的摯友,那麼信聯芳與邵佔鰲應該是同輩,所以信書年就可能為信聯芳的孫輩,是否即為信祥麟之子,尚有待考證。

信中立、信聯芳、信書年三人的詩歌,現分別有《東野草堂集》《退谷山房詩集》《石樑居士集》存世,各一卷。前兩種由味古堂刊刻於1916年,後一種在1923年又由味古堂將其與前兩種合在一起刊刻推出。味古堂是清末民初著名文人、得勝口開明士紳馬鍾琇所開設的刻書坊,曾刻印過很多詩文書籍,東安“三信”的詩集就是其中的珍品。

信中立《東野草堂集》的卷前有馬鍾琇和大城劉鍾英於1916年所題的詩五首,詩中贊“五世綿書種,真堪稱世家”“雅什傳雙璧,風騷萃一門”,對其書香悠遠的家風和他與信聯芳的詩作表示嘉許,後即有錄自《安次縣誌》的信中立小傳,《退谷山房詩集》的卷前僅有同樣錄自《安次縣誌》的信聯芳小傳。



信書年《石樑居士集》的卷前有馬鍾琇撰於1923年的《序》,後有劉鍾英、馬鍾琇、馬鴻翱(亦得勝口人,馬鍾琇的叔祖父)三人的題詩四首,詩中稱“多情信雲父,才調本無雙”“我羨石樑叟,騷壇昔主盟”,對信書年的品格和詩才給予頌揚。隨後即有馬鍾琇所撰信書年《傳》。

信中立《東野草堂集》收詩五十二首,信聯芳《退谷山房詩集》收詩四十八首,信書年《石樑居士集》收詩四十三首。從內容來說,三部詩集的作品均多采自現實生活,能夠在普通的一物、一景、一事中發現詩意,並借之進行情感寄寓和生動表現。三人的詩集中都有對常見花卉的吟詠,甚至還有同題之作,如信中立集中有《菊》《水仙》《杏花》《鳳仙花》《海棠》,信聯芳集中有《水仙》《詠菊》(四首),信書年集中有《橘》《寒梅》;另還有信中立的《蛩》《蠅》《秋蟬》、信聯芳的《捕蚤》、信書年的《殘蟬》等篇,將很難入詩的物象攝入,寫得也別有新意。在信中立集中,已經開始有《荊軻》這樣的詠史詩;至信聯芳集中則較大增多,有《讀史相國傳》《張光祿》《閻典史》《介之推》等七八首;信書年的集中則有《聞警》《吊高麗烈士安重根》《春日大水》等時事詩更為厚重感人。

就風格而言,“三信”的詩均有古樸自然,清新明快的特色。相對而言,信中立的更為通俗暢達,如《柳絲》篇寫:“嫋嫋垂絲栁,臨風戲晚春。可憐徒自舞,不為系離人。”《菊》篇寫:“ 最愛籬邊菊,秋來始吐芳。風疏斜度影,月冷淡生香。抱節何妨晚,含貞敢愛霜。笑他桃李樹,只是待春光。”信聯芳之詩則更多一些慷慨激昂的英雄之氣,如《讀史相國傳》篇寫:“一木真將大廈扶,何須成敗論前途。梅花嶺上留餘土,抵得山河萬里圖。”《春日雜興》篇寫:“處世何須問險夷,靈犀一點足支持。裹屍馬革男兒事,不許逢人說數奇。”信書年的詩則更多些沉鬱不平之色,如《殘蟬》篇寫:“黃葉夕陽晴,殘蟬偶一鳴。秋風太蕭瑟,吟詠亦無情。”《漫興》篇寫:“春波醉泛綠葡萄,乘興狂吟託素毫。也擬園林摹退谷,何須花木繼東皋,清風不用論錢買,明月方將舉網撈。欲滌塵襟脫凡想,昂頭天外海雲高。”



從時間上來說,東安“三信”離我們並不遠;從鄉土氣息來講,他們也更易勾起我們的親切之感。但是,我們的記憶似乎已把他們忘得很遠,幾乎很少有人能再記起他們那或精緻或豪邁的詩篇。歲月的年輪永遠在週而復始地運轉,今天的我們只有站在前人的腳印前,才會更覺充實與自安,重擁起這些遺產,讓文化更加燦爛。‍

(本文原刊於《廊坊日報》2021年12月2日第5版)



閱讀鏈接

許振東 ‖ 昆弋“熱窩子”與活躍津門的“東安高士”

許振東 ‖ 寒風行(詩歌幷朗誦)

許振東 ‖ 明清文安王氏家族的衍變與家風

許振東‖“畿南三才子”傳奇③殷嶽:“河朔大俠”的旅行夢

許振東‖“畿南三才子”傳奇②張蓋:以土室自封的隱者

許振東‖“畿南三才子”傳奇①申涵光:一位久被遮蔽的文學大師

許振東‖清代京畿三位徙疆文人的視域轉換與文學呈現 ——以紀昀、徐松、王樹楠為對象(上)

許振東:詩意的生存與吟唱 ——序《雨時詩集·生命與思考》

許振東 ‖ 視域跨越與詩意轉換 ——李東輝散文作品例評

許振東 ‖ 清末大城王玉驥與其文學創作

許振東 ‖ 首倡小說改良的“北方奇士”鄧毓怡




京畿學堂公眾號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來稿請投[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山西省古籍縣誌地方誌資料合輯

2021-07-09

請關注、轉發後私信"777"獲取全文資源,每人可獲取1個PDF文件。古籍縣誌地方誌0038高平縣誌順治古籍縣誌地方誌0329長子縣誌乾隆古籍縣誌地方誌0344重修襄垣縣誌乾隆古籍縣誌地方誌0251夏縣誌光緒古籍縣誌地方誌0261忻縣古蹟名勝詩文錄民國古籍縣誌地方誌0

浙江省古籍縣誌地方誌資料合集

2021-08-18

0113海寧念汛大口門二限三限石塘圖說電子縣誌光緒0399天台山方外志電子縣誌明光緒20年刻本0193嘉興府志電子縣誌康熙卷14-160311青田縣誌電子縣誌光緒0224臨安縣誌電子縣誌乾隆光緒活字本0121海塘攬要電子縣誌嘉慶0534永嘉縣誌電子縣誌康熙0505剡

陝西省古籍縣誌地方誌大全集

2021-08-27

0001安康縣鄉土志電子版縣誌民國0002安康縣誌電子版縣誌嘉慶0003安塞縣誌電子版縣誌民國0004白河縣誌電子版縣誌光緒民國補修重印本0005白河縣誌電子版縣誌光緒0006白河縣誌電子版縣誌嘉慶0007白水縣誌電子版縣誌乾隆0008白水縣誌電子版縣誌順治0009

東陽鄉鎮(街道)歷史文化縱橫——橫店(三)

2021-09-12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東陽鄉鎮(街道)歷史文化縱橫》總策劃:馬樟雲嚴梅蘭徐松濤橫店之遺蹟遺址橫店被譽為“江南一鎮”,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化大鎮。都督堰、荊浦橋、石獅橋、何氏定武蘭亭碑、明德書院……它們有的在歷史的長河中已經逐漸湮沒,失去了原始的功能,有的經歷了“新陳代

道光《東安縣誌》(94):社稷壇信仰

2021-09-15

九壇八廟來源:“廣東展鴻教育”公眾號明清時期,京師(今北京市)有九壇八廟,其中之一是社稷壇,可以說是全國社壇的總壇。明代初期建都南京,永樂遷都北京後,建設的第一個壇廟就是社稷壇。社稷壇有春秋兩祭,分別在農曆二月和八月的第一個戊日舉行,但干支紀日在民間並

道光《東安縣誌》(89):東安學宮的前世今生

2021-09-17

《東安縣誌》原文首先看序言。“先師”和“盛世”因為涉及孔子和當時的清政府,所以要換行置頂。同文與此類推。古代以右為尊,“右文”就是崇尚文化。東安學宮位於現在的雲浮市烈士公園內。在三羅的學宮中規模較小,但“五臟俱全”。明萬曆六年(1578),由東安縣首任知縣蕭元

道光《東安縣誌》(97):介石屯

2021-09-18

《東安縣誌》原文“介石屯,在城南路。”城南路,不是現在云城區雲城街的城南路,而是指包括南盛鎮、前鋒鎮和富林鎮在內的東安縣南部地區。“舊系陽江所軍人於此屯種。”注意,不是富林所或南鄉所,也不是陽春所,而是陽江所。據道光版《陽江縣誌》,這名軍人名叫翟肯構,他的先人

秋訪螺村(一)

2021-09-19

螺村劉氏宗祠《聽松廬》:我本山中人,慣聽山松響。敝廬枕螺溪,謖謖天籟爽。泉聲譜鳴琴,土風歌擊壤。吾亦愛吾廬,題詩志真賞。《重陽後日同友人游龍井寺,步月而歸》:我家麓螺山,秋桂陰書堂。在劉日菼的詩中,在螺山之下、螺溪之畔的鬱南桂墟金螺村,是那樣的令我神往!螺村劉氏宗祠

廉烈忠孝 光耀史乘——淺述古滕黃氏家族

2021-09-19

在老滕縣城裡,曾有一座遠近聞名的地標級建築,那就是老北門裡的黃家鐵牌坊。無論是運河橫貫的西部湖區,還是相距百里的城東山鄉,說到鐵牌坊幾乎是孺婦皆知。在明清兩朝,黃氏詩書繼世,代有聞人,家族異常顯赫,先後有六位進士①、九名舉人,貢、監、庠生不計其數。有仕宦高居巡撫者,

道光《東安縣誌》(98):雲浮昔日也有燒番塔

2021-09-23

燒番塔(來源:網絡)佛山市南海區西樵鎮松塘村和丹灶鎮都仙崗村等地有中秋節燒番塔的習俗。但據道光《東安縣誌》記載,東安縣當年也有燒番塔的習俗。《東安縣誌》原文八月十五中秋節,親友饋送月餅、瓜果、糖飴等物品。飛觴,就是飲酒。月亮與太陽一樣,也是

秋訪訪金螺村(三)‖ 劉仁守生平事蹟

2021-09-23

劉仁守生平事蹟民國二十六年《舊西寧縣誌·卷二十二·人物(一)》劉仁守傳記民國二十六年《舊西寧縣誌·卷二十二·人物(一)》有劉仁守傳記:劉仁守,字誠存,號禮村,十四都金螺人,嘉慶庚午歲貢,家素封,敦品勵行,少承父訓,劬於學,年三十一始補縣學生,為學使曹公仁虎所拔識,明

道光《東安縣誌》(99):留洞堡東界新興縣

2021-09-30

同治《廣東圖說》根據同治《廣東圖說》的記載,“留洞堡……東界新興縣”。現在的雲浮市雲安區石城鎮留洞行政村,距離新興縣或者經富林鎮,或者經石城鎮東部、云城區雲城街、南盛鎮、前鋒鎮。但明清時期飛地很普遍,叫做“插花地”。四個小村,只知道高龍在託洞圩鎮附近。

紫陽縣人口源流

2021-10-01

據考古發掘,新石器時期本縣境內即有人類活動。縣北馬家營,出土有李家村文化遺物和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遺物。至東漢,人口達一定規模,形成了白馬石、馬家營、曹家壩等村落。南北朝時中原戰亂,大量流民湧進秦巴山區,今縣境內先後置寧都、廣城、漢陽縣,歷200餘年。唐宋迄元,人

道光《東安縣誌》(100):歲貢曾其蔚

2021-10-03

歲貢的旗杆夾石在雲浮市雲安區富林鎮民主村委東山腳村的一座鑊耳屋前,一個旗杆夾石見證了一位“貢元”的坎坷人生。由於道光《東安縣誌》以後,東安縣一直都沒有編修縣誌,我們只能從旗杆夾石的文字瞭解一二:光緒庚子年歲貢生曾其蔚立光緒庚子年,就是1900年。歲

河南省古籍縣誌資料

2021-10-09

0319偃師縣誌(乾隆)0249息縣誌(順治)0295續林縣誌(咸豐)0360彰德府志(乾隆5年)卷00-150217太康縣誌(道光)0035鞏縣誌(乾隆民國)0019範縣誌(嘉慶)0367長垣縣誌(康熙)0328滎陽縣誌(乾隆民國鉛印本)0010陳州府志(乾隆)卷

許雋超丨《張問陶資料彙編》補遺

2021-10-19

內容提要:清代遂寧詩人張問陶,是繼宋代蘇軾之後,四川最傑出的天才詩人。許雋超、胡傳淮編《張問陶資料彙編》,已於2016年由中華書局梓行。近來瀏覽所及,續有輯録,茲彙為一文,供學界同道採擇。關鍵詞:張問陶四川詩人資料彙編補遺張問陶(1764~1814),字仲冶,

新會蘇氏先賢錄

2021-10-29

新會蘇氏先賢錄作者:蘇登科新會,古稱岡州,是廣東歷史文化名城,今屬廣東省江門市。南朝永初元年(公元420年),下令分南海、新寧二郡地域設立新會郡。新會之名自此開始。新會縣境自宋高宗紹興二十二年(1152年)割地置香山縣,明景泰三年(1452年)割地置順德縣,成化十四

秋訪金螺村(十一)‖ 劉日楷

2021-11-01

十一、劉日楷宋德雲金螺村劉日楷,又作劉日湝。民國二十六年《舊西寧縣誌·卷二十二·人物誌(一)》劉仁守傳:日楷、日菼、日華,皆慎之子。譯文:劉日楷、劉日菼、劉日華,都是劉慎的兒子。民國二十六年《舊西寧縣誌·卷二十六·藝文志(一)》:《蔗境軒詩集》(鹹同間劉日楷著。《採

秋訪金螺村(十四)‖ 劉日菼幼隨荻舫學習

2021-11-19

十四、劉日菼幼隨荻舫學習宋德雲金螺村民國二十六年《舊西寧縣誌·卷二十二·人物(一)》劉仁守傳記說:日菼號少韓,縣學增生,稟賦聰敏,性恬澹,篤於孝友,韶年以詩賦見知於李學使,許為雋才。譯文:劉日菼號少韓,是縣學的增生,先天聰敏,性格清靜淡泊,對父母十分孝順,對兄弟十分

志鑑點滴(114):東安婚禮

2021-11-27

道光《東安縣誌》原文上期說了南江婚禮,今期看看東安婚禮。“婚”,道光《東安縣誌》的體例,第一個字就是禮儀的種類,如本條的“婚”和下條的“喪”(合稱“紅白事”)等。“締婚不論財,只論門第相對”,現在好像反過來了,不論門第相對,只論財。“通煤妁”,新文化運動以來一直被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