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她們都說我壞。”宋錦書抱著男人的腰,委委屈屈茶裡茶氣

“老公,她們都說我壞。”宋錦書抱著男人的腰,委委屈屈茶裡茶氣

第1章

宋錦書推開門,屋內一片漆黑,只能隱約看見奢華的裝潢。

“安安,安安......”她喊著好友顧安安的名字,但無人回應。

“人呢?不是說要送我新婚禮物?”

房間太黑,她正想去找牆上的開關,忽然,手腕被一隻大手攥住。

她驚呼一聲:“誰?”

那隻手猛地用力一拽,她整個人摔倒在地毯上。

宋錦書慌了,黑暗中什麼都看不清,只能辨別出一個模糊的身影。

她尖叫:“滾開,你是誰?”

“我可以給你,你想要的一切!”男人的聲音低沉喑啞。

不知過了多久,一片黑暗中,宋錦書拼盡最後一絲力氣離開。

此時她無比恨這個人,可明天就是她和盧濤的婚禮,她絕不能讓任何人發現這件事。

否則,不止婚禮,她的前途都會盡毀。

宋錦書惡狠狠地踢一腳地上高大的男人。

男人低哼一聲,似要醒來。

她嚇得連連後退,跌跌撞撞逃開。

可她前腳剛走,就有一道女人的身影鬼鬼祟祟進來……

......

宋錦書頭痛欲裂,可再疼也比不過心理遭受的打擊。

她在娛樂圈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努力堅守底線。

很多人說,像她這樣好看的女人,身邊一定不缺男人。

但她從來都潔身自好,哪怕談了戀愛,也堅持要等婚後。

如今,卻……

她甚至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長什麼樣子!

宋錦書趴在方向盤上,狠狠砸了一下。

給顧安安連續打了好幾個打電話,都沒有人接。

她緊緊咬著下唇,握緊手。

她不想懷疑自己好友,但今天是顧安安約她去格蘭德酒店,到地方,她卻不在,而自己遇到了那種可怕的事。

宋錦書啟動車,滿身狼狽的回到家。

可卻,如遭雷擊!!

她和盧濤的新房裡,從客廳開始到臥室一路上都散落著衣服。

臥室的房門甚至都沒有關嚴。

宋錦書手腳冰冷,冷的,連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她僵硬的手打開手機,打開錄像功能。

第2章

錄好後,宋錦書轉身進了廚房,端著一盆冷水進去。

嘩啦一聲,伴隨著男女驚恐的尖叫聲,她隨手丟掉盆子。

“能結束了嗎?”

看著突然出現的宋錦書,被澆成落湯雞的男女都嚇傻了。

“結束了就穿上衣服滾出來。”

坐在客廳裡,宋錦書心如死灰,指尖幾乎嵌入掌心,死死地房門。

這個世界為什麼對她如此殘忍,本想新房這個時候沒人,來這裡躲一夜,誰想撞到了這樣的一幕!

明明,明天就是他們的婚禮!

盧濤牽著程薇的手出來,兩人面色驚慌,頭髮溼噠噠的,水順著臉流下。

“既然……你發現了,我也不想瞞著你了,對不起,錦書,我背叛了你,你很好,但我還是喜歡小薇,明天的婚禮就……就算了吧,是我對不住你……”

“對不起?你跟這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怎麼沒想過對不起我?!”宋錦書看一眼他們握緊的手,只覺得咬碎了牙齦,聞到了口腔中的血腥味。

盧濤是新人導演,他們因戲結緣,拍攝結束,盧濤追了她半年,甜言蜜語他不會,她當時還覺得這人不同於娛樂圈中的人,格外的老實厚道,便答應交往試試。

現在,他竟然跟程薇攪在了一塊!

盧濤一步向前,將人擋在身後:“是我對不起你,你有什麼衝我來,小薇是無辜的!”

這幅作態,彷彿他們才是真愛,而她,是多餘的那個!

宋錦書只覺得心涼。

“錦書姐,你這麼厲害又漂亮,你要什麼都有,你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女人,我真的不敢跟你搶,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和盧濤哥哥是真心相愛的,求求你,成全我們吧!”

程薇哭的梨花帶雨,惹人憐惜。

宋錦書冷笑一聲:“還真是恩愛啊,程薇,你知不知道,這個房子,包括這張床,都是我出錢買的?!”

盧濤是新人導演沒什麼積蓄,兩人婚禮所需,大多都是宋錦書出錢。

“錦書,你別這樣!婚我絕對不會跟你結了!”盧濤臉色漲 紅,突然吼道:“這不能怪我,是你太強勢了,你知不知道面對你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窒息的,在你面前,我覺得我一無是處我……啊……”

盧濤話沒說完,忽然慘叫一聲。

只見宋錦書忽然抓起桌子上的玻璃花瓶,衝著他的腦袋狠狠砸下去——

第3章

砰地一聲——

花瓶應聲而碎。

宋錦書臉上那一股子狠辣,嚇得程薇捂著嘴,叫都不敢叫。

盧濤搖晃兩下倒在地上捂著腦袋,只覺得頭暈目眩,鮮血緩緩順著指縫流下來。

宋錦書丟掉玻璃渣:“你他媽早幹嘛去了?我宋錦書是什麼樣的人,你一開始不知道?”

“拿我當跳板,當提款機,利用完還想全身而退?盧濤,你是太小看我,還是對自己太自信了?!”

程薇哭著去扶盧濤:“宋錦書,你這個瘋子,你憑什麼打人?”

宋錦書一雙眼猩紅,“你給我閉嘴,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程薇登時嚇得跟鵪鶉一樣,一動不敢動。

宋錦書指著盧濤道:“你怎麼作死我不管,明天婚禮你必須老實出現,如果你讓我被人嘲笑,那我就把這些直接放網上,讓我下不來臺,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這件事,他們以為這樣就結束?明天,她要送他們一個大禮,傷她的人,她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

程薇咬唇怒道:“你怎麼可以這樣,盧濤哥不過是因為你的名氣才跟你結婚,不然,你以為就你這種女人,他憑什麼喜歡你?”

“那又如何?”宋錦書眼神如刀,“我記得你說過,父母是中學老師!”

“為人師表?呵,若是他們知道自己女兒這麼不要臉,勾引別人未婚夫,他們會怎麼樣?要不要把這視頻,給你家親戚朋友一人發一份?讓他們全都欣賞一下?”

“你讓我沒了顏面,我就讓你們一家不能做人!!”

程薇嚇得直哆嗦,她父母是老師,最在意名聲。

若他們看到這些肯定會打死她。

“現在,從我家裡滾出去,明天,都給我準時出現在婚禮上,否則……”

宋錦書唇角扯了一下,盧濤和程薇同時哆嗦一下。

她從來都知道對別人心慈手軟,只會讓自己一敗塗地。

盧濤和程薇離開後,宋錦書一個人在新房裡坐了很久。

忽然,她用力將茶几上的東西全部掃落。

壓抑哽咽的哭聲在空檔的房間裡迴盪。

良久,宋錦書平靜下來,給經紀人珍妮打了個電話。

“喂,珍妮姐,明天婚禮開放,允許記者進入,同時全網直播。”

第4章

格蘭德大酒店總統套房,陽光照進房間。

厲卿川睜開眼,星眸清冷,五官深邃,那張臉俊美精緻,每一寸都完美的無可挑剔!

他身邊躺著一個年輕女孩,她閉著眼,身上傳來的濃烈的香水味,讓他蹙眉。

為什麼,女孩跟他昨晚記憶中的味道,不太一樣。

他的記憶力,始終都是一抹淡淡的馨香,纏繞著他,讓他沉迷。

米白色的天鵝絨地毯上的雜亂,提醒著他昨晚的事情。

厲卿川起身,高大頎長的身材生生將偌大的套房顯得有些逼仄。

他猶豫幾秒,抓起床單蓋在女孩身上。

他轉身離去,躺在地毯上的顧安安睫毛動了兩下。

厲卿川沖洗過,拿起手機:“送衣服過來。”

一直在門外等著的厲召飛快將衣服送進來。

他不敢看厲卿川,低頭道:“少爺,您被暗算,我們沒辦法,找了好多女人,您全都丟了出來,老夫人發話,上流社會中,家世清白,且身體乾淨的女人都可一試。

顧小姐毛遂自薦,說喜歡您,也沒交過男朋友,知道您有潔癖,所以才讓她試試......”

厲卿川淡淡道:“不用說了,等人醒了好好送回去。”

厲召手機忽然響起,他看一眼忙小聲說:“老太太電話。”

厲卿川接過,放在耳邊便聽見:“小川啊,昨晚的事我知道了,你這麼多年,連女人的手都不碰,這好不容易有個合適的了,你可不能當那負心漢,找個合適的時間,先訂婚吧。”

腦海中閃過昨晚的幽香,厲卿川淡然道:“知道了奶奶。”

掛了電話,他蹙了蹙眉,問:“昨晚,只有顧安安來過嗎?”

“是,沒有見別人。”

......

厲家的傭人伺候顧安安洗漱,為她換上高奢定製的當季最新款女裝,將她送回家。

下車後,厲家管家雙手遞上一個雕刻精美的黃花梨首飾盒。

“顧小姐,這是老夫人讓給您的,讓您放心,厲家不會虧待您。”

顧安安接過,打開盒子,只看到裡面靜靜放著一枚翠綠欲滴的鐲子,就算不懂玉的人,一看也知道,必然價值不菲。

顧安安懂,這是定下她了。

厲家啊,那可是平日想都不敢想的頂級門閥,這富貴滔天,誰不心動。

她壓下內心的激動,裝作寵辱不驚的模樣,“幫我謝謝厲奶奶。”

轉身進了家門,她臉上的笑容再也按捺不住。

她快速拿出手機,給母親周美瑜打了個電話。

“媽,厲家老太太給了我一個鐲子,是厲家的信物,應該是承認我是厲卿川的救命恩人了。”

周美瑜滿意的笑了,“嗯。”

但顧安安想到手機上有十幾通宋錦書打來的電話,又有些害怕。

“媽,要被宋錦書知道,我們算計了她,她會撕了我的!”

想起自己那個繼女,周美瑜冷笑一聲。

顧安安已經不是處子身,不符合厲老夫人的要求,可昨天的機會卻不能放過,那她只能好好利用一下她的好繼女。

讓安安騙宋錦書進酒店,等宋錦書離開後,再讓安安代替,成了那個幫厲卿川解藥的女人!

這樣以來,既算計了繼女,又能幫親生女兒。

周美瑜胸有成竹:“怕什麼,就算知道,她敢說嗎!”

一個靠大眾吃飯的女明星,又快結婚了,這麼大的醜聞,怎麼敢自己爆出來?!

“安安你放心,媽不但會讓你風光嫁進厲家,還會讓你代替宋錦書成為宋家大小姐,不必再用顧家的小名頭度日,至於宋錦書,我自有辦法讓她聲名盡毀!”

“真的嗎?”顧安安激動不已。

周美瑜改嫁宋錦書父親,隱藏了自己曾經生女的經歷。

這些年,顧安安和她一直都是私下聯繫。

宋家的富貴,顧安安早就眼饞了。

“媽怎麼會騙你,宋錦書擁有的很快全都會是你的,安安,你先給她回個電話,她不會成為你的威脅,等著瞧吧,今晚的婚禮才是好戲!”

顧安安深吸一口氣,咬牙,撥通宋錦書電話。

第5章

電話接通,宋錦書喂了一聲,顧安安立刻迫不及待接上。“錦書,對不起我給你發錯酒店名字了,你昨晚去了嗎?”

宋錦書聲音清冷:“你昨晚在哪兒?”

顧安安懊惱道:“格藍德和格蘭德就只差一個字,我也是剛剛發現給你發錯了,我在酒店睡了一夜,醒來見你沒來,我還生氣,結果,原來是我自己蠢!”

宋錦書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但昨晚的經歷,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她手緊緊攥住,指甲掐進掌心,平靜道:“昨晚我正好有事,沒去。”

顧安安大大鬆口氣,“那就好,都怪我,錦書,你千萬不要生我氣啊。”

“嗯......不會。”

“那你等我,我現在就去找你,晚上就是你和盧濤的婚禮,我這個伴娘,說什麼也不能遲到。”

“好!”

顧安安放下手機,盯著屏幕上宋錦書的名字,滿臉陰狠。

“宋錦書,別怪我,誰讓你偏偏擋了我的路,絆腳石就應該被除去!”

......

宋家,周美瑜捧著iPad看的入神。

聽到傭人喊:“先生回來了。”

她下的趕緊將iPad往身後藏,臉上掛著一抹恰到好處的慌亂:“允章你回來了!”

宋允章脫下外套遞給傭人,“在看什麼呢?”

周美瑜裝作不想讓他看見的樣子,“沒什麼,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啊?”

宋允章走過來,直接搶走了iPad。

“誒,你別看......”

網頁上碩大的標題佔滿屏幕——當紅女星宋錦書下嫁新人導演。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婚禮於今晚8點舉行,屆時全網直播!

宋允章臉上的肌肉抽搐,他狠狠將平板摔在地上,怒喝:“這個逆女!”

周美瑜抬手給他順氣:“允章你別生氣,當心血壓升高!我就是怕你這樣才不敢告訴你。”

她嘆息一聲:“當年,因為我錦書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再也沒回來,每每想起我都怪自己,是我做的不好,沒討她喜歡。“

“但是......她生我氣不要緊,結婚這麼大的事,她怎麼都不跟你這個爸爸說一聲?難道在她心裡,就真的沒你這麼父親了嗎?”

周美瑜看似幫宋錦書說話,可字字句句都是在火上澆油。

宋允章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他咬牙切齒道:“既然她這麼有能耐,那我宋家就當沒她這個女兒。”

————

晚上,宋錦書和盧濤的婚禮如期舉辦。

“老公,她們都說我壞。”宋錦書抱著男人的腰,委委屈屈茶裡茶氣

相關文章

我在廣東打工的那些日子(20)

2021-08-19

(接第19章)①我在於虎那裡拿了一套衣服穿上,跟著他在酒店裡熟悉環境,當然,這衣服不是工作的那種小西服。其實,酒店裡最重要最熱鬧的地方就2個,4樓的酒吧和五樓的KTV。酒吧裡很嘈雜,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閃爍晃眼的燈光,喧嚷的人群,妖嬈性感的女子和年輕瘋狂的

我的砍價女王第2集:盛哲寧與夏淺合作

2021-09-03

夏淺想象過無數次她與何之雋重逢的畫面,從未料到會以這種狗血劇情展開,本來還在抱有些許期望,可是寧萌向她鄭重介紹未婚夫的身份時,這一幕太過熟悉且違和。兩年的時間,夏淺沒有完全釋懷,何之雋也同樣不知所措,顯得他更加心虛,那雙眼睛曾讓夏淺為之迷戀,也讓她飽受傷害。所以當寧

我的砍價女王第3集:付雙雙偶遇秦賀博

2021-09-04

付雙雙來到天台偶遇正在喂貓的秦賀博,初次見面感覺還算良好,只不過付雙雙對於秦賀博的認知判斷錯誤,愣是將他當成司機。儘管如此,秦賀博乾脆將錯就錯,也並未多說些什麼,唯獨覺得這個女孩太過於單純,有點像寧萌。反觀還在出差的夏淺,為能拿到五月檔期名單,用盡各種方法試圖接近盛

【連載】萬千歲月不及你(20)

2021-09-13

▲▲點擊藍色關注@土豬拱白菜▲▲“阿容。”皇甫容一到家,一道無比慈愛的聲音立刻傳來。他掀眸看去,是容家的老爺子來了,此刻,正和大家一起坐在大廳裡聊天。立刻,他大步過去,“外公,您什麼時候來的?”“你外公早就來了,知道你在陪子安,所以沒讓人叫你回來。”皇甫礽坐在容老

被棒打的鴛鴦

2021-09-15

●●●《機長先生》|第190集▼往期鏈接▼向上滑動閱覽(後臺回覆“機長”可提取全文)01:機長先生|只是長期曖昧對象而已02:機長先生|正牌前女友,是個厲害角色03:機長先生|她總是有辦法讓他心疼04:機長先生|你還真有渣的潛質05:機長先生|

我的砍價女王第32集:寧萌搞亂盛夏婚禮

2021-09-20

儘管秦賀博想要跟盛哲寧緩和關係,可是盛哲寧最痛恨的便是背叛和欺騙,本來他以為父母去世後,這世上唯一可信之人當屬寧萌與秦賀博,直到發現秦賀博做出的那些事情。婚禮在即,盛哲寧精心準備幾套方案,每一套都是他認真挑選,繼而詢問夏淺的意見,以她的喜好為準。安安拿來兩份賀禮,分

上海老男人老馬到底離婚了

2021-10-19

有天,老公帶著早知如此的笑給我說,老馬離婚了。我問,那個老馬啊?老公點點頭。我見過老馬一次,見過老馬前妻一次。我問老公,那個露露呢?離婚了嗎?老馬離婚了,她估計也離了吧。老公說,不知道呢,目前來看,露露還沒離婚的跡象。我又問老公,露露生孩子了沒?老公說,沒,聽說流產

如果你回到了四年前,你會做什麼?我會選擇不遇見他

2021-10-22

第一章重回2017年我曾看過這樣一句話:你是忘不了2017年的夏天,還是忘不了2017年夏天的那個人?當生命到達盡頭,再次睜開眼,我發現自己回到了2017年的夏天。這時的我還是個職場菜鳥,對霍東爵的感情也才剛剛萌芽。“江安暖,你明天不必來公司了。”

被迫,替身上場

2021-10-22

她安靜地站在原地,看著賀錦兮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她還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她的親姐姐,用她們母親威脅她嫁給一個根本不認識男人。哎,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昨晚睡覺的時候,她都沒想到她會在今天穿上婚紗。聽著外面的鐘聲,蘇顏兮有種想逃走的衝動,可是她卻無法移動腳步。媽媽,為了

[妮劉]慢半拍(28)

2021-10-28

cp:曾可妮x劉令姿(28)春節假期一結束,民工需求旺盛的招工季又到了,曾可妮跟著劉令姿返回上海,把裝滿香腸臘肉的26寸行李箱往家裡一丟,換回21寸的迷你箱又開啟了東奔西走的差旅日常。劉令姿繼續上著學,課餘時間則泡在臺裡當免費苦力,因為形象氣質俱佳,新聞中心不忍讓她

她和小三聯手了

2021-11-27

點擊下方卡片,關注“我是九爺“→點擊右上角“...”→點選“設為星標”,這樣就不會弄丟我啦1晚上,李月如把女兒哄睡了之後,在客廳的燈下修女兒那雙脫膠的球鞋。她歪著腦袋,眯著眼,小心翼翼地把502膠水的尖頭對準鞋框縫隙處,滴入幾滴膠水後,迅速用食指摁

地球最長的夜晚

2021-12-21

地球最長的夜晚這天晚上,溫喬沒睡,半夜起身,抬手摸著被子,竟發現是溼的。他走進衛生間換了衣褲,腦袋昏沉,然後坐在地上;燈沒開,通風口是一小窗,有一藍色燈光若隱若現。溫喬仰頸去看,小窗好似一耳道,幽黑曲折,通向明滅的夜空。文栝還在床上,鼾聲如蚊,蓋著溼透的被子。溫喬沒

《不小心,禍大了!》第一章:三俗啊!媳婦!

2021-12-22

【公眾號suiyueran2362】沈楓說,在反三俗的年代,我還能活得這麼滋潤簡直是一個奇蹟。當沈楓姍姍來遲的時候,我這個奇蹟正腳踏奈克,身穿PUMIAO,手拿山寨機,來電提示,一邊震動一邊放著天涯神曲《愛情買賣》,高分貝不甚清晰地唱著“襠處是你咬分開,分開就分開,

女生談戀愛技巧

2015-06-07

女生如果說願意跟這個男生出去約會的話,那麼一定是對他有好感的,你們一起出去玩的話肯定希望能夠在他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那麼我們要穿什麼樣的衣服才能夠完美的展示自己才會讓自己顯得不那麼的輕佻,能夠大方一點呢。有很多女孩子在出去約會的時候,一定會好好的打一半一番,少的

愛若浮雲風吹散(第14章 她根本沒有對不起你!)

2022-06-11

第14章她根本沒有對不起你!“請你具體描述一下,你都聽她的什麼。”律師問。“平時時候,她讓我報告喬總的行程、見過什麼女人。”女人道:“還有一件事,就是當初喬氏出事,寧惜語小姐籌到了錢,過來找我,說要見喬總。我因為黎小姐之前的吩咐,所以把這件事告訴了她。於是

有這樣的彩禮的嗎

2022-06-11

我還是最後再叫你一聲元歌吧,以這樣的方式來和你聯繫,我很抱歉,當你聽到這段話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這座河裡充滿回憶的城市了,我想你現在應該過得很幸福吧,我很開心你終於找到了那個你想照顧一生的人了,也祝你幸福,早日生一個大胖小子。哦,對了,你的婚禮我沒來參加,在這裡我跟你

林嵐發現這個老公不僅開車懟天懟地,存款後面還有一堆0

2022-06-12

第1章落跑新娘“姐姐,你真的以為我會讓你嫁給顧易嗎?”大婚之夜,一襲紅嫁衣的女人露出一個陰毒的笑容,在林嵐震驚的眼神中,朝後面的樓梯仰倒下去。同樣一襲中式嫁衣的林嵐一怔,立刻伸手去抓,但林青青已經慘叫一聲,滾到了樓梯角。“啊……我的孩子……姐姐,你怎麼可以這麼狠毒

每一個人都渴望幸福,於是,爭相搭上幸福早班車——婚禮

2022-06-13

第1章[第一部分]許久之後,徐明朗對何慕說:婚禮是一生幸福的早班車,搭上了,搭對了,一切都是好。她一直記得這句話,他一直記得說這句話時的細微感覺。徐明朗覺得自己很幸福,趕上了早班車,並且佔到了好座位,舒適溫暖,陽光明亮,直達幸福終點站。婚車出發,車隊喜氣洋洋,紅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