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趙主任喝酒


作者:孫世浩


市農業農村局辦公室主任趙得法是局裡出了名的“酒神”,白酒斤半不醉,啤酒兩箱不倒,把“海底撈月”等喝酒花樣玩得嫻熟。有了這個特長,他自然成了老局長楊守城身邊的紅人,雖然他文字水平一般,但因酒場有功,始終穩坐辦公室主任位置,在局後備幹部中排名第一。


但自從新局長鄭新風來了之後,趙得法便日漸失勢。鄭局長不喝酒,上任第一天就宣佈了禁酒令,而且對工作作風和文字材料要求特別嚴。


晚上10點多,趙得法辦公室的燈還亮著,這是他連續第4個晚上加班了,再有5天就要召開全市農業農村工作會議,可鄭局長的講話參閱材料始終通不過,時間越來越緊,他壓力越來越大,加上半個多月沒喝酒,他心裡有種莫名的焦慮。


“老闆,你來電話了……老闆,你來電話了……”


正當他愁得抓耳撓腮時,桌子上的手機響了,一看來電顯示,是市財政局辦公室白賀主任。


“白局長好!您——有啥指示?”趙得法拿起手機接聽,客氣得有些讓人肉麻。財政局領導是他酒場的貴賓,也是他以前陪喝的重點對象,雖然他們是同職平級,但他在白主任面前始終覺得矮半截。


“醉仙樓,醉仙樓,八仙廳,八仙廳,朋友——朋友喝酒——就差你!來……”對方好像已經喝多了,說話語無倫次,說著說著就沒音了。


掛斷電話,趙得法心裡非常糾結,去吧,材料的事咋辦?非工作時間喝酒算不算違規?不去吧,白主任得罪不起,再說肚子裡的酒蟲早已飢渴難忍。


去!反正是別人請客,這大半夜的局裡不會有人知道。於是,他向科員劉鑫耳語一番,便急匆匆離去。


趙得法趕到醉仙樓的時候,酒局已經結束,酒桌上一片狼藉,多數人已經離開,房間內剩下的3個人都是滿嘴胡話、爛醉如泥,他仔細看了幾遍,自己一個不認識。


這酒還怎麼喝?!趙得法正想轉身出門,卻被服務員伸手攔住:“老闆,請你到吧檯把單買了!”


“什麼?這些人我都不認識,憑什麼讓我買單?!”趙得法覺得莫名其妙。 


“那幾個人走的時候,專門給我們交代,一會兒會有人過來買單,這個人不是你還能是誰!”服務員明顯是認定他了。


反覆糾纏不清,趙得法只好認栽。可他一摸口袋卻傻了眼,一分錢沒帶,再翻翻微信紅包,餘額也只剩兩位數。


實在沒辦法,他便打電話向白象麵粉廠的郭總求助。白象麵粉廠是他們局管理服務對象,並且就在附近,郭總很快派人過來把賬結了。


趙得法本來是已經下樓要走了,但轉念一想,自己就這麼走了豈不是太虧!於是,他又折回八仙廳。那3個人已經走了,餐桌上的殘羹冷炙服務員還沒有收拾。


趙得法把手機往旁邊一撂,將瓶裡、壺裡、杯裡剩下的酒收集一下,一個人自斟自飲起來。喝到什麼時候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是喝醉了。


“媳婦,開門!媳婦,開門!”趙得法踉踉蹌蹌回到小區,累得精疲力竭爬上樓,家裡的門卻怎麼也打不開,反覆喊愛人田紅開門,裡面始終沒有應聲。


我這幾天連續加班,難道她偷人了?本來想再給田紅打個電話,可一摸衣兜,手機不知道啥時候已經丟了,他腦子一熱,朝著房門“砰——砰”就是兩腳。


趙得法酒醒的時候已經在拘留所。


原來,他昨天夜裡迷迷糊糊走錯了樓層,他家住5樓,他踹的是6樓李寡婦家的門。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趙得法的事很快在全市傳得沸沸揚揚,故意頂風飲酒,違規讓管理服務對象買單,酒後騷擾寡婦……


手機丟了,趙得法渾身是嘴都說不清!


【作者簡介】孫世浩,男,河南上蔡人,1975年12月出生,1998年7月畢業於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退役上校,曾任連隊政治指導員、旅組織科幹事、師宣傳科長、團級單位政治委員等職,現任河南省委辦公廳二級調研員。長期從事文字工作,常有作品發表,2012年出版長篇小說《無雲的天空格外藍》。華文原創文學特約作家。


注:本作品經作者授權華文號獨家代理發佈,內容不代表平臺觀點。報刊選稿刊用及其它用處,請直接聯繫作者或平臺授權,同時註明作者署名及(來源:華文原創文學公眾號)否則視為侵權。封面插圖圖片由惜萍提供,部分來源於網絡,配圖與文中內容無關。(讚賞、投稿前請詳讀本平臺徵稿啟事)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編輯運營 :《華文原創文學》編輯小組。

相關文章

霸道總裁張萌當眾改過自新?蘇寧畢業會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2021-06-20

現如今,每逢“618”和“雙11”,各大電商平臺瘋狂地“撒幣”外加“算術題”,似乎已經基本成為了常態化操作。然而,今年蘇寧易購在各大電商中,卻宛若是一股清流,完全不一樣!為何說今年蘇寧的“618”不一樣?那就是“蘇寧618畢業會”!我一直覺得,你要判斷一個商家對待顧

為什麼,人們開始喜歡說在加班了……

2021-08-13

為什麼,人們開始喜歡說在加班了……2021-08-13不少的視頻和文章述說過一個現象,就是說現在男人很多人都會在地下室的車裡,抽一根菸或者呆會再上樓,很多人說家裡難搞啊等等,其實大家都是在調整自己的心態,畢竟現在社會已經很難了,能做好的儘量做好。其實不光是回家的過程

微型小說:送禮

2021-09-12

作者:姚志順眼看快到中秋了,馮時又為送禮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好辦法。局長不知怎地,就不收馮時的禮。從大學畢業考進單位這四年來,局長甚至連他的一根菸也沒抽過。當然,他的職位也沒向上挪過半級,儘管他是部門能力最強的干將。難道局長兩袖清風?還是慊我禮品太輕?還是……馮時揪

沒想好名字叫什麼(abo)【3】

2021-09-14

目錄12注:此文是領導力副cp的故事。因遭舉報已搬運至po18,需要的請自行搜索,或去第一章評論區找地址,後續也會同步更新。公眾號上的所有內容將符合平臺要求與規則。【3】被那個假正經真鬼畜的死古板局長幹了一宿後,辛儀的腰整整痠痛了三天,刷牙的時候都不得不騰出一隻手扶

微型小說:想錢想瘋了

2021-09-16

作者:熊家林昨日上午,我在二建門前一家印務店複印戶口頁,遇上店老闆想錢想“瘋”了。這家印務店屁股大點,一臺彩色複印機,一臺液晶顯示屏電腦,一臺彩色打印機,一臺修鎖配鑰匙的機器,把屁股大一間小店,擠得滿實滿載。店老闆是位中年男性,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圓滑的腦袋,閒得無

微型小說:老婆不在家

2021-09-20

作者:劉恩文那天,應老婆的幾個姐妹邀約,她帶著兒子、兒媳去外地遊玩。臨行那天,老婆買來好多平時我喜歡吃的零食,還有餅乾麵包麻花之類,又從超市捧回一箱方便麵,還不放心,又炒了幾個我愛吃的菜,放到冰箱裡。末了,她又反覆叮囑我,你胃口不好,千萬要按時吃飯,吃飯前,把菜先熱

微型小說:人走茶涼

2021-09-22

作者:劉恩文辦完退休手續的第二天,老楊依舊早早起床,洗漱完畢,吃過早餐,穿戴整齊,準備出發。老伴兒疑問,今天有約嗎?他脫口而出:“什麼約?上班啊。”老伴兒一愣:“又找到工作了?”“哦,看我這記性。”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退休,不用再上班了。老伴兒看到他那神情,也很是

夜行記--你不知道單身的夜生活有多麼豐富多彩

2021-09-26

夜行記—你不知道單身的夜生活有多麼豐富多彩開完了關於明天會議的籌備會議,佈置完相關工作,一身輕鬆地下班了。看了看錶,才18點,難得這麼早下班,又不用陪客戶喝酒,於是心血來潮,決定去附近廣場打會籃球。於是,NOZUONODEAD的夜生活開始了。說是打籃球,我這個年

微型小說:老趙開會

2021-10-13

作者:王炳俠老趙是某鄉的“老資格”,分管辦公室工作多年。近日,全縣節日維穩工作,由於臨近首都,領導們的壓力可想而知。今天又有一個會。老趙踩著點來,慢悠悠簽字,老練地坐在倒數幾排靠近後門的一個位上。幾分鐘後,會議開始了。先是主持人講,然後是主管領導講,最後是縣裡領導講

微型小說:辭職風波

2021-10-13

作者:潘傳孝早上,某公司老闆十分煩躁不安,幾個月來,姐姐隔三岔五上門或者打電話發微信,要他狠狠整治那個賤人,公司的美女會計。昨天晚上姐姐又打來電話,下了最後通牒,再不弄她,就不要叫她姐姐了。其實,老闆也挺喜歡這個女會計,只是幾次都沒有到手,反而差點撕破臉皮。噠噠噠,

微型小說:趙主任喝酒

2021-10-16

作者:孫世浩市農業農村局辦公室主任趙得法是局裡出了名的“酒神”,白酒斤半不醉,啤酒兩箱不倒,把“海底撈月”等喝酒花樣玩得嫻熟。有了這個特長,他自然成了老局長楊守城身邊的紅人,雖然他文字水平一般,但因酒場有功,始終穩坐辦公室主任位置,在局後備幹部中排名第一。但自從新局

床下的兄弟,床上的仇敵

2021-10-19

凱對我很好,我一直稱他“凱哥”。我們之間的交情,想來是以君子之交為內核,而以小人之交為表現的。雖然是舍友,但作為研究生,我待在辦公室的時間遠比在宿舍裡的時間長,所以和他之間的交流並不多。而且我生性懶惰,在椅子上安家樂業。從學習到娛樂,所有的事情只要有手機、電腦和插座

王秘書(小說)

2021-10-24

小王在縣農牧局裡辦公室當主任。因為經常給領導寫稿子,大傢俬下里稱他“王秘書”。小王真的跟局長秘書一樣了:經常晚上整宿整宿地熬夜寫稿子,早上還要一大早起來到領導辦公室打掃衛生。大家都說,“王秘書”這可跟一般的秘書不同:材料上是鋼鐵一枝筆,生活上是細心海綿擦

愛 好(微小說)

2021-10-31

林瑞鋒大學中文系畢業,在A局辦公室當秘書,這一干就是七年,每次提拔幹部都是與他失之交臂。一日,他問及一老領導當官的秘訣。老領導笑笑說:工作要幹好,這是基礎,但僅僅靠幹肯定不行,還要掌握領導的愛好,投其所好。腦子靈光的林瑞鋒立即心領神會地點點頭,“對,這正是我的短板,

一個人是如何找到自己夢想的

2021-11-05

現在終於可以聊聊我現在的新工作情況了首先還是先吐槽吧。畢竟作為一個暗黑系的抑鬱系油膩大叔,很難對無錫產生太多深沉的愛。不知道這邊是因為百廢具興還是破罐破摔,哪裡都是修建的廢墟。今天還看到一個和我老爸估計買了同一身皮膚的建築工人當時他和物業聊天,黝黑的褶子臉上笑著說道

微型小說:老唐還我一塊錢

2021-11-09

作者:何德功我到公交站等車,碰到老唐。他先打招呼:“老弟搭車?”“嗯。唐師傅你也是?”“我等個人。”老唐說。老唐大約六十來歲,小個子,精神矍鑠,很樂觀。早五、六年,他和老婆給我單位老辦公樓的門窗刷油漆時認識。他夫妻倆做事認真仔細,一是一二是二,沒多話講,給單位同事們

泡沫(12)

2021-11-20

12—“我承認。”坐在我對面的小丁說,“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看到蘇蘇的黑眼圈了嗎?我乾的!”他臉上現出自誇的表情,“高叔,給我來瓶羅斯福10號!”高思年端來一個裝了褐色液體的杯子,放到小丁面前。“沒有羅斯福10號了。這是最新的99號。你滿二十八了嗎?滿二十八才能喝。

老李的一天

2021-11-21

老李是久天市辦事局摸魚科的小幹部。所謂小幹部,就是按制度一點一點的升上來,快五十了,已經是這一級的頂峰。再往上升,已經是不可能了,但是他總是心存幻想,幻想有一天領導發現自己,破格提拔。他的文字功夫很好,為了混個好人緣,只要有人讓他幫忙,他總是很樂意,因此是人不是人

微型小說:醫保繳費

2021-11-26

作者:劉文峰2022年的城鄉居民醫療保險開始繳費了,政府的宣傳通知早已下達。村民可在今年10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之內繳費,每人320元。友林和小梅是一對中年夫妻,兩個孩子都在省城讀書,家庭經濟除那幾畝水田的微薄收入之外,主要靠兩人在家鄉做工賺錢。友林在工地上做,他

微型小說:位子椅子

2021-11-27

作者:閆永芳“小段,崔局長在裡屋嗎?”門口站著要吃低保的王菊花。一大早剛上班,她就來了,她佝僂著背,強打著精神,但仍遮不住她那張蒼白的臉。小段沒敢吭聲,只是點了點頭,就讓她進來了。王菊花徑直往裡屋走,進屋就躺在了崔局長裡屋檔案櫃後的值班床上,還蓋上了昨夜崔局長散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