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行》第一卷12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


最近更新


《錦繡行》第一卷第十二章


異性姐妹深閨怨,

雛雁雄飛天涯行




    劉府新娘在新婚之夜投水自盡,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就這樣收了場。儘管劉卞千方百計瞞著,可一天之間,還是傳遍了臨安。
秦丞相酒醒後也十分憐惜,只得立刻回京復旨。皇上嗟嘆不已,安慰娘娘,答應日後還要給侄兒再尋一門好親事。
不久,劉卞父子回京赴任,皇上又安撫一番,並把宮中一名頗有姿色的宮女賜予劉文扈做妾。
只苦了霍氏一家,好好一個女兒風風光光出嫁,卻做了水下怨魂,連屍首也沒找到。欲與劉家對簿公堂,卻反被劉家誣告,說是霍小姐行刺未遂,劉家有傷有物證,霍沐仁也只得忍下了。
霍夫人哭啼啼只把小姐的衣服裝入棺木。霍沐仁在臨安素有善人之譽,這一次更博得了許多同情。出殯時萬人空巷,為這位臨安才女的貞孝節烈,一齊舉哀。
譽滿臨安的兩位閨中明珠,一位冤沉似海,一位香消玉隕。
除了霍沐仁夫婦,傅娘子和幾位貼身的丫頭之外,沒人知道紅袱下究竟蓋的是誰。只有傅家娘子比誰都哭的傷心,滿腹的哀怨卻說不出口,自己守寡一生,認個乾女兒也擔不得富貴。如今女兒全不念哺育之恩拋她而去,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尚未許字訂婚,你要為表姐盡的哪門子節呀!
原來十日前,長君允了父母之命,便把自己關在房裡,思前想後,終是找不出一個萬全計策,直恨自己空擔個聰慧之名,白學了些天地經綸。
抬頭見粉牆上自己的真容畫像,哀嘆哀憐,竟是一副空空的繡花皮囊。霍長君呀霍長君,想你自小勤學博藝,自命清高,一腔的聰明才智到哪兒去了?死不能報父母之恩,生不能雪夫家之恨。若赫連一家皆含冤而死,你空懷滿腹學問,卻不能為其伸冤,就是枉擔個守貞之名,有何用處? 想到此,她竟茅塞頓開了。
長君自幼就不是循規蹈矩的女孩,難怪子玉一直欽佩她的膽識。她主意已定,心也穩了下來,抬頭見表妹秋波帶淚,眉目含愁,問道:妹妹為何也如此傷感?
婉婷見問,不好意思的起身,低頭裝著整理衣裙。待那一臉羞紅褪了些,才開口道:我和姐姐一同長大,就如同胞姐妹一般,一切吃穿用度,賜學承教,無不用心,此恩如山。姐姐如今受此苦楚,敢不與姐姐同心,我是為姐姐傷心。
長君勉強笑道:我即應了婚事,大家不必再傷心,兩家皆無事,妹妹就莫再愁了。
長君越是這樣說,婉婷越發哀傷。自那次花園賭試後,一顆芳心早已跟定了那位瀟灑儒雅的赫連公子,幾回夢裡相逢亦假亦真。隨著赫連家的榮辱起伏她牽心掛肚,竟沒一日的安寧。對錶姐喜結連理,她本就孤芳自憐,又突遭橫禍,霜打鴛鴦。聽表姐聲聲句句都是無情之語,難道她真要做個薄情寡義的人?
她不相信一向清高的長君會輕易屈服權貴,便想一個計策試試她的真心。她吩咐蘭兒取出嫁衣湘裙紅羅繡鞋,說道:這是侯府相贈上好衣料的嫁衣,佳期已近,還要姐姐試試,不合身時好做改動。說完細看長君的神情。
長君正倚身窗前觀看遠處花架上的一株株葡萄,見婉婷捧著嫁衣過來,只瞥了一眼,並不做聲。
婉婷心裡好腦,表姐如今還有心思賞花看景,只可惜子玉公子一片留詩的痴情。她卻不知,長君此刻想的,是自己已等不到葡萄摘收。
婉婷壓著惱怒,堆著笑,摧長君試衣。長君已猜到她的心思,回頭也帶了笑容,對婉婷道:這嫁衣合不合適須我親自過目,可沒有這麼大的鏡子,妹妹與我身材一般,不如有勞妹妹代試,我好親自定奪。
婉婷不禁冷笑道:姐姐錯了,劉府的嫁衣是姐姐選的,別人無福消受,比不得那扔掉的舊衫被人作踐。
長君明明知道是婉婷譏諷自己喜新厭舊,又不敢對她明說,強壓一腔委屈,面色沉靜道:今日我乏了,下次再試吧。
婉婷見她不溫不火,猜不透心思,又話不投機,乾脆轉身回房去了,邊走邊落下淚來。子玉公子生死未卜,偏遇到表姐這樣冷心之人,心裡便有些憤憤不平。賭氣想道,她願嫁就嫁,我是絕不會因她登劉府的門。但願能侍奉干娘一輩子,報答她的養育之恩,也終身守住自己那顆心,無論公子是福是禍,我不負他就是。
用過晚飯,長君叫蘭兒早早把門拴好,就說小姐已睡下。然後把蘭兒叫到裡屋,在床邊坐了,說道:你是九歲跟的我吧?
見蘭兒點頭,她接著說道:你跟了我也有五年了,我的心事你沒有不知的,我也喜歡你性情磊落,對我心誠。如今我有個打算明說於你,我想扮做男裝出逃,事情至此,也是不得已。我的心性你清楚,豈能做個薄情負義之人。你若願意隨我去,天涯海角你我相隨,就是再苦,也不離不棄。以後真要有出頭的日子,也不枉你跟我受苦。如你不願,這事你知我知,要幫我守住這個秘密。
蘭兒聽了,心裡淒涼,才知小姐答應婚事是為出逃做準備。想著與小姐朝夕相處,小姐不在,就是留下有何意思。何況自己又是窮苦出身,大手大腳能吃得苦,小姐都不怕,我何不跟了去,與她做個伴,也算報答她的眷顧之情。拿定主意,對長君說道:我願去,自跟了小姐,就佩服小姐的才能,比那些男子也高出幾分,一定能闖出一片天下。蘭兒願與小姐同甘共苦,生死相依。
同甘共苦,生死相依,八個字的份量也許蘭兒現在還掂不出,但足以讓長君感動地落淚。她抱住蘭兒說道:好妹妹,我定不負你的一片真心。
接下來她們商量走的準備,長君讓她這幾天先準備幾套兩人的男裝。好在她與父母有言在先,有出入家門的自由,只是要做得隱蔽一些。這一夜,長君就拉蘭兒在自己的床上睡了。
次日天剛亮,蘭兒開了房門,為小姐準備梳洗。傅娘子先來至房中,問小姐身體可好,可有想吃得東西讓廚房去備。又說婉婷不知為何昨晚也是在床上折騰到半夜,受了風寒,不能過來陪小姐了。
長君聽了,放心不下,立即就想去看視。
傅娘子攔住道:她剛喝了點薑湯睡下了,小姐不用掛念。我看這孩子是心事重,按說在府裡錦衣玉食的卻不知足,成天長吁短嘆,也沒個笑臉,若是她能像小姐一樣豁達就好了。
長君對乳母說不用備早飯,自己不餓,又煩她代問表妹好,有事儘管來回。
傅娘子走後,蘭兒端水進來。長君洗過,便叫蘭兒拿些散碎銀子速去置辦衣物。
然後坐在自己那幅真容畫像前,心思輾轉。許是天意,竟讓自己無意中畫了此像,走後好慰藉父母的思女之痛。回想父母以往對自己的種種寬容、教導、寵愛,想到不日就要離開,一時心痛不能自持。悲悲切切哭了許久,思來想去,還是不得不做這個不孝的女兒。又想起乳孃的話,何不讓婉婷代嫁,這樣父母面前又有了一個女兒盡孝,婉婷也能有個好歸宿。婉婷那日見過劉文扈,聽說也是一表人才,堪配表妹的才貌。如此,也了卻一樁心事,乳母有了女兒尊貴的身份,也得善終,並報了自己的哺育之恩。
婉婷款款向這裡走來,她與表姐十七年相伴,情如同胞,幾日的生分,已讓她感到不安。此時見長君正對著畫像發呆,不知她所想,有心想說些什麼,又怕言語不和。想來想去不知道該說什麼,站了一會兒,又靜靜地走開了。
長君從牆上取下畫像,在桌上壓好。提起筆來猶豫片刻,有幾滴淚珠落在紙上,洇了一片。面對嬌美倩影,想到這一切就要遠去,心潮起伏難以平靜。她拭去淚,在畫的留白處上寫道:清檯潔質實堪仿,卻負椿萱頓地哀。此去天涯當立世,棄釵取義掃陰霾。寫畢,她舒了口氣,輕輕捲起,收在壁櫥內。現十日已過五日,必須在婚禮的前一天離開,給婉婷留個接受的時日。倘若她心裡還存著子玉,自會有父母和乳孃勸她,對她來說,這也是最好的宿命。
傍晚,蘭兒匆匆帶著包裹從花園後面的角門溜了進來。進了屋,把門窗關好,打開包裹,一樣樣拿給小姐觀看。小姐的兩身夾袍,自己的兩身青布夾衣夾褲,外帶青靴小帽素冠腰帶等。
長君幫她擦著汗說道:難為你倒忙成這樣,沒人看到吧。
蘭兒搖搖頭說道:沒有,小姐的衣服是我讓我哥去置辦的,說是給少爺的,上好的料子,小姐穿上怎麼也得像大戶人家的公子才行。
長君讓蘭兒把東西藏好,又拉著她悄聲低語道:今天你已累了,早休息,明天這時候,咱們還有件事要辦。
    晚上,一陣涼風襲來,天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
長君白日裡忙著收拾東西,時間還好打發,夜裡躺著,聽秋風秋雨敲打屋簷滴落的聲音,分外難熬。往常她也不是憐春悲秋的性子,可今天,想著就要迎著秋風苦雨遠走他鄉不禁黯然落淚。又不得與人訴說,只默默讓眼淚打溼了枕頭。
她並不知道,此時還有一位和她一樣悲苦的玉人兒傅婉婷,正站在她的房門外。本欲來找長君,卻見到表姐房裡已早早滅了燭光,一陣孤獨淒涼。想到數日後兩人要分別,就恨那劉文扈無端逼婚,嘆自己紅顏薄命,直想得噤聲哽咽,呆立良久。
第二日,整個白天長君都被趕著試婚衣,挑首飾,聆聽母親的教誨,父親在一旁只會唉聲嘆氣。她又怕露出破綻,勉強笑著應對,就連別父離母的愁緒也暫時淡了不少。好容易捱到傍晚,胡亂吃些東西,便說累了回房休息,誰都不許打擾。
霍夫人見長君如此順從,高興的很,便吩咐人不許打擾小姐。
回到房裡,長君便摧著蘭兒換男裝,也不許她問。拉了那匹雪裡梅花出了後門,就跨馬跑起來。因為穿的男裝,閨中的羞澀自然少了幾分。一直到了總兵府門前,蘭兒才知道小姐要來得是這兒。
赫連府已被封了快一個月,長君還是第一次來。雖說算不上荒草滿園,卻因自己心境變了,隔著院牆也感到了裡面的荒涼。
長君心裡一陣悽楚,想著與子媗姐姐在府中長談的情景,恍若隔世。不知子玉與她們母女的安危,竟一點消息也沒有。她沿著府外轉著,找尋能進的地方。蘭兒看出她的用意,指著牆裡的一棵大樹說道:小姐可踩著馬,就能爬到樹上。
長君也看明白了,見四周無人,便把衣袍的下襬塞到腰裡,踩著馬鞍,拽到一根粗樹枝。回頭叫蘭兒看著馬等她,不要走遠。
蘭兒不放心道:你自己不怕嗎?
長君道:怕什麼,裡面沒人。
蘭兒又道:正因沒人才怕嘛。
長君知她要說什麼,啐道:我有何怕的,我是這府裡未來的媳婦,他們哪個敢嚇我。說完攀著樹爬了進去,她自小就跟子媗姐弟學過這招,長大後雖沒幹過,情急之下也就進去了。
長君憑著上次的記憶,抄近路來到石橋邊的那座房子。顧不得細看,顧不得感傷,走到門前。見封條下竟然沒鎖,她毅然抬手撕去封條,進了院子。裡面的石徑、花木因無人打理,已經生出許多雜草。她沿著舊路,踩著雜草,徑直進了書房。
裡面書籍筆墨等全散了一地,屋裡的瓷器有兩件摔壞了。在長君記憶裡那些值錢的東西大概是被抄沒了,顯然抄家時他們不會留情,不知東西還在不在?她忙在桌上翻著,只找到了一本,應該還有兩本,她又蹲下在雜物裡翻看。一個月不打掃,塵土竟也嗆的她直咳嗽,碎瓷片差點把手扎破,終於又找到一本。
翻著翻著,發現有一本被壓在倒塌的花架下面,她忙去抽,心急了點,竟有幾張紙拽掉了。她心疼的輕輕抽出,撫平,夾在書裡。幸虧在別人眼裡這不值錢,沒被拿走,可它卻用了子玉兩年的心血,不能白白糟蹋。吹吹書上面的土,抱在懷裡起身出來。經過子玉的寢室時,見門開著,便走了進去,裡面也是一片狼藉,已沒了以前的華貴之氣。
她嘆氣回身,卻發現門後一面牆上,有一幅挺大的字畫。蒼松一枝託著一幅草書,瀟灑剛勁,分明是子玉的筆跡。上面書寫著岳飛的詞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長君呆呆看著,心裡思緒萬千,架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待從頭收拾舊山河---裡面的豪情壯志動人心魄。岳飛曾是皇上身邊的重臣,也是從駕游上林,賦詩悅君心,立志扶王室,一心報國恩。他為南宋的抗金大業嘔心瀝血,最後卻被自己忠心擁戴的君王斬斷了報國之路,含冤而死。
史上有多少愛國之士因無明君而不得志,男子尚且如此,何況我一女子。此去前路茫茫,不知是否能隨心願。呆立了一會兒,她輕輕嘆氣走了出來。回身望著毫無生機的院落,暗想,子玉不知現在何處,在這之前,我還是在家裡殷殷守候,從此刻起,我與他同是天涯淪落,相聚無期。
一陣涼風吹來,長君縮縮脖子,抱定懷裡的兵書匆匆原路返回。
當長君艱難的攀著樹落下,蘭兒忙扶住。見她滿臉滿身滿手的灰塵,卻兩手空空,問道:小姐,你找的什麼,咋弄成這樣了?
長君敞開衣襟,蘭兒見是三本藍皮的書籍,不禁愕然道:就為這個?長君在她耳邊道:寶貝。說完上馬,催促她道:快上來,天就要黑了。
此後兩天,長君仍是順從父母做著出嫁的準備,背後又和蘭兒偷偷籌備走的東西,惶惶而過。最後這天,一早起來,她在東籬園舞了會兒劍,又沿著府裡的角角落落留戀地走著。此一去難說不是永別,只是苦了父母,養育之恩今生也許不能報了,女兒永遠虧欠你們。
回屋後,她把劍裝進蘭兒做的劍套裡,她的劍藝確實中看不中用,不過應急時防身還是可以。她坐在書桌前鋪紙研墨,心情沉重。這封留書,提筆就像有千金之重,幾次寫就復又撕掉。就是寫再好的語言也難以撫慰父母的心,不斷湧流的淚,模糊了視線。
整整一天,長君神色不安,沒怎麼吃飯,幸虧蘭兒時時提醒才沒露出破綻。晚飯後,長君叫蘭兒把要帶的東西收好,自己就往父母的住處走來。這也是最後一次了,她的腿像灌了鉛走得如此艱難,似乎這樣就能延長與父母相聚的時間。但走的再慢,還是走到了父母面前。她深深地拜過後起身,面帶微笑,娓娓叮囑著父母:女兒去後不能再聆聽父母的教誨,也不能侍奉父母的晨昏。但求父母不要牽掛女兒,放寬心懷,多加保重。女兒在外也會常祈禱,為父母添福增壽。
霍夫人笑她道:你這孩子,倒說傻話,想爹孃你不會多回趟孃家。
長君心裡悲涼,只笑而不答。
霍沐仁知是女兒違心出嫁心情抑鬱,語言顛倒。他心裡悽苦,也不願說破。
辭別父母,長君穿廊過院,從碧松庭繞過。見屋思人,哥哥嫂嫂遠在京城,想見一面也不能了,聽說星兒小侄生了天花,只有哥哥明天趕來送我出嫁。可那時,我們卻是天涯相隔。任憑淚水滴落也無暇顧及,直奔表妹房中,多日不見她,不知她的病好了沒有。
 此時婉婷正在床上輾轉神傷,不能排解,驟見長君走進,也是驚喜,卻把那幾日的冷落丟到腦後去了。
長君心懷愧疚,不敢直面婉婷那張雨潤梨花日漸消瘦的面孔,低頭拉住她的手,顫聲喚道:妹妹,聲音哽咽,眼淚湧流。
一聲呼喚,意切情真,叫的婉婷揪心,百感交集。兩人一句話也沒說,哭著抱在一起,且越哭越痛。
傅娘子不知內裡尚在納悶,她不曉得,這對姐妹是將那幾日的孤獨哀傷,難言心事一股腦的發洩出來。現在她們不需要對方的詢問,傾訴,只是相挨著承接對方的眼淚即可。
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後,兩人心情好多了。長君復又拉起婉婷的手,說著自己走後,父母就拜託妹妹照顧,若想女兒了,妹妹還要多多勸慰才是。殷殷之語,倒像要出遠門一樣。
婉婷怔怔的目送長君出門,飄起的衣闕在門口閃過,像是要飄走的天外仙子,自己突然感到空落落的。
這一夜,誰都沒覺出什麼異常,直到婉婷被一陣叫嚷吵醒。先是管家稱府裡進了賊,半夜花園的後門敞開著,後又稱後院的馬丟了,一時府里人忙著四處查看,稟告老爺。
婉婷心慌不已,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她來不及叫上乾孃,便匆匆趕到長君的住處,果然長君和蘭兒都不見了。書房的桌案上,壓就一封書信,她慌忙打開,一看之下竟嚇的魂魄俱散,心中像吞了黃連苦不堪言。一個小丫鬟來找小姐,婉婷也不答話,只把書信遞給她,退回自己房中。
這封信打碎了霍府連日來的一切安排。霍夫人幾次哭的發昏,醒一回,便罵一回不孝的女兒,生生養你十七年,如今拋父棄母這般狠心。過後又牽腸掛肚,連聲催促派人去找,直鬧的雲鬢蓬鬆玉容慘淡。
霍沐仁不住頓足嘆息,又勸夫人道:如今婚期已到,長君可是抗旨的罪。她既在信中提起讓婉婷代嫁,若真如此,著人找尋恐走了風聲,代嫁不成反遭皇上怪罪。倘或皇上盛怒下一道聖旨,長君豈不成在逃的欽犯了。
霍夫人聽了左思右想沒了主見,只是流淚。
一旁的傅娘子聽了讓乾女兒代嫁的事,暗暗思量,她也曾年輕時嫁入儒門,夫妻和睦,家境還可。不想丈夫生病而亡,兒子不滿百日又遭夫家逼迫改嫁。她一心為夫守節,攜子逃出。正巧霍府夫人即將臨盆,便收留了她們母子。她一人奶水供倆姐妹所用,兒子他早早就餵了米糊,一片赤心報答霍府救命之恩。霍老爺感念她的心意,讓侄女婉婷拜她為母,在霍府安享晚年。如今婉婷生的窈窕如玉,又是大家閨秀,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一般僕婦。長君訂婚時,她也曾為女兒嘆息,如此秀質,也不知將來如何。這一變故倒是機會,也不枉了婉婷如花似玉的容貌。
霍沐仁卻道:此事還要和婉婷商議,她是傅家遺孤,我不能對不起故人。她若不願,大不了我擔起來,聽憑發落就是了。
傅娘子走後,霍沐仁展開女兒留下的真容,聲聲嘆息,暗暗埋怨。一個正直妙齡的閨中少女,又是冰清玉質,看畫上留詩,竟是扮了男裝,非是長久之計。明媒正娶的侯門不進,卻流落市井,那些無賴汙濁之徒,豈能不覬覦與你。道是守節,恐是一顆明珠蒙了灰塵。此時他萬般牽掛,卻也無計可施。
婉婷回房後便一頭紮在床上,六神無主的哭泣。她萬萬沒想到表姐離家出走讓她代嫁,從小的姐妹竟然瞞了她這麼多天,她不知該不該去恨她。表姐離家是為子玉守貞,可自己豈是願嫁的?儘管自己對子玉心存愛慕,卻也懂得與他無緣,並不奢望。可侯府豪門卻存了她一腔仇恨,當年樊城淪陷,元軍殺了她一家幾十口,滅族之仇豈能委身。但她從小失去父母依附霍家,天性柔弱,又處處依賴順從表姐。表姐一走她主意全無,除了哭,什麼也做不了。
婉婷的貼身丫鬟小榮也陪著在那兒落淚,勸道:小姐再哭也沒用的,還是快拿主意,若不嫁,就像大小姐那樣逃走。你和她不一樣,就是逃了也不算抗旨。小榮比蘭兒大兩歲,從小就派過來跟著婉婷,對這位寄住在霍家的主子既同情也上心,心眼又多。
婉婷聽到這兒,抬起一雙哭紅的眼睛,說道:我能逃哪兒去?就是逃了,伯父怎麼辦?他們對我有養育之恩,我不能一走了之。
小姐,事到如今你不能光為別人打算,這代嫁不是小事,敗露了也是欺君。
你怎麼知道就是欺君,傅娘子一步進來,說道:那張聖旨宣讀時我就在跟前,從頭到尾就沒聽見長君小姐的名諱,他們知道是哪位小姐?
她這一說,婉婷也記起像是這樣,難道真是自己的命了?
傅娘子嘆了口氣,又道:按說你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也難替你做主。可你也是我奶大的,從兩個月起就沒離開過我,像親生的一樣。今日干娘先不論老爺對你的恩,就以我這做孃的心思勸你一句,女大當嫁,雖是替嫁,卻是明媒正娶的侯府少夫人。就是他們知道了,你這霍府小姐的身份也錯不了,反倒是報了霍府養育的恩情。那劉家公子是我們見過的,論品貌才能也是沒得挑,你若應了,也許是你的福分呢。
婉婷有苦難言,也知乾孃說的在理,可自己心裡早存了赫連公子的影子,再好的男人也入不了眼,何況是那樣一個權勢頗大的蒙古貴戚。除了霍家的再生之恩,她沒什麼可在乎的。這是御賜的婚姻,伯父一家怎能抗拒?可自己死也不願進那座府邸,難道真要以死報恩嗎?想到這兒一陣難過,不由再次湧出淚來,哽咽著叫了聲:娘,我---
傅彪匆匆進來傳了老爺的話,讓傅娘子為小姐收拾東西,明天隨夫人先回雲南老家避避。
婉婷一愣,就知是為逃婚的事,問道:伯父一起走嗎?
老爺說他要留下,免的禍及家眷,讓妹妹走的遠遠的,以防侯府逼嫁。
傅彪這話戳到婉婷的心窩子裡,她慌亂的站起原地兜了幾圈,在乾孃母子和小榮不知所措的眼光裡,毅然跨出屋子到上房去了。
霍沐仁見傅娘子去了許久也不見回信兒,就知道表侄女兒的心思。雖是從小養大,可畢竟是故交好友的遺孤,自己女兒不孝,讓她委屈代嫁,怎麼說都是對不起故友亡靈。因此才做出送家眷回鄉,自己抗旨的決定。
霍夫人也知是無奈之舉,面對厄運一籌莫展,一面埋怨女兒,一面嘮叨著留下,陪老爺生死進退。
霍沐仁道:你就別鬧了,你們走了我才安心。不管怎麼說,這婉婷也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長君走了,她也能給你做個伴。若能度過這一關,我就把她認了女兒,給她找個好人家,也就對得起她的父母了。要是---他停頓了一下。
門外婉婷走了進來,剛好聽到這些話,還未開口,眼淚就流了下來,說道:伯父,婉婷願意替姐姐出嫁。
婷兒,霍沐仁心裡一陣發熱,眼裡也噙了淚道:伯父不想讓你委屈自己,這是終身大事。
婉婷含淚,嘴角一彎,露出一抹笑意,說道:這是婉婷自願的,剛才哭是因為,因為不想離開伯父伯母。娘也說了,能嫁進侯府是婉婷的福分呢。
霍沐仁見婉婷又是淚又是笑,說的如此乖巧,不禁十分憐惜。這孩子從小比長君溫柔恭順,也許真是如此想的。劉家權勢大,劉文扈如今又是四品級的將軍,他的正室夫人在侯府也尊貴。只要一口咬定婉婷是我女兒,也應是樁好姻緣。如此一想,霍沐仁倒心定了,他立即著人排了香案,正式認下婉婷。此刻起,府中丫鬟僕人稱呼婉婷就由表小姐改成三小姐了。
出嫁那天,婉婷懷揣利刃,拜別霍家父母。霍沐仁又叫她拜別乳母,傅氏知是老爺顧念,灑淚和女兒告別。
霍夫人見她鳳冠霞帔,雍容華貴,想起親生女兒不知在何處,心裡難過,眼淚不斷,把劉家恨得咬牙切齒。
笙簫管樂,歡聲笑語,候府一派輝煌之氣,婉婷心已成灰,對此充耳不聞。洞房之夜,文扈柔聲細語,也未動她絲毫寸心。家仇舊恨與恩義集於一身,讓她一改柔弱拼力擲出那把鋒利的短刀,以命相拼。



▲上下滑動查看更多


今日雜談



從小長到大,歷經許多時候的選擇和決策,有大事有小情,難以統一,都是用一個少數服從多數來解決。當時感覺這是個百用不厭的真理,唯一解決又能壓制的公認辦法。隨著春秋演變滄海桑田的進化,突然就覺得不那麼真了,也不那麼讓人信服,只是一種無奈之舉罷了。人群的認知,人群得盲從,還有人性裡的附庸、從眾心態,加上無主見的奴性劣根。這樣做法就顯然不那麼公平,可以用,但不值得去堅守它的正確性了。


往期目錄

長、短篇小說



《錦繡行》第一卷風雲兒女

《錦繡行》第一卷2

《錦繡行》第一卷3

《錦繡行》第一卷4

《錦繡行》第一卷5

《錦繡行》第一卷6

《錦繡行》第一卷7

《錦繡行》第一卷8

《錦繡行》第一卷9

《錦繡行》第一卷10

《錦繡行》第一卷11


《金鳳傳奇》第一卷(閨中烈女)

《金鳳傳奇》(前世)

《金鳳傳奇》第一卷1(上)

《金鳳傳奇》第一卷1(下)

《金風傳奇》第一卷2

《金鳳傳奇》第一卷 3

《金鳳傳奇》第一卷 4

《金鳳傳奇》第一卷5

《金鳳傳奇》第一卷6

《金鳳傳奇》第一卷7

《金鳳傳奇》第一卷8

《金鳳傳奇》第一卷9

《金鳳傳奇》第一卷10

《金鳳傳奇》第一卷11

《金鳳傳奇》第一卷12

《金鳳傳奇》第一卷13

《金鳳傳奇》第一卷14

《金鳳傳奇》第一卷15

《金鳳傳奇》第一卷16

《金鳳傳奇》第一卷17

《金鳳傳奇》第一卷18

《金鳳傳奇》第一卷19

《金鳳傳奇》第一卷20

《金鳳傳奇》第一卷21

《金鳳傳奇》第一卷22

《金鳳傳奇》第一卷23

《金鳳傳奇》第一卷24

《金鳳傳奇》第一卷25

《金鳳傳奇》第一卷26

《金鳳傳奇》第一卷27

《金鳳傳奇》第一卷28

《金鳳傳奇》第一卷29

《金鳳傳奇》第一卷31

《金鳳傳奇》第一卷32

《金鳳傳奇》第一卷33

《金鳳傳奇》第一卷34

《金鳳傳奇》第一卷35

《金鳳傳奇》第一卷36

《金鳳傳奇》第一卷37

《金鳳傳奇》第二卷塞上格桑

《金鳳傳奇》第二卷1

《金鳳傳奇》第二卷2

《金鳳傳奇》第二卷3

《金鳳傳奇》第二卷4

《金鳳傳奇》第二卷5

《金鳳傳奇》第二卷6

《金鳳傳奇》第二卷7

《金鳳傳奇》第二卷8

《金鳳傳奇》第二卷9

《金鳳傳奇》第二卷10


短篇小說

幻境三疊

美麗的佛者(小說)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1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2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3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4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5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6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8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9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10

憶長安(阿赫的奇遇)結局章

漂亮房客(短篇小說)

共和佳麗(上)

共和佳麗(中)

共和佳麗(下)

圍城內外1

圍城內外2

圍城內外3

圍城內外4

圍城內外5

楊家小妹1

楊家小妹2

商業人系列(投訴)

《算計》商業人系列小小說

偶像惹的禍(商業人系列)

商業人系列(開業風波)

《麻雀》商業人系列小小說

被離婚的女人(商業人系列小小說)

失業(商業人系列)

面試(商業人系列)

柳兒

兮兒和狼1

兮兒和狼2

眼兒媚(真實的王安石父子)1

眼兒媚(真實的王安石父子)2

眼兒媚(真實的王安石父子)3

桃花開1

桃花開2

玄幻靈異

黃泉邂逅

書蟲傳奇(1-3)

幻蝶(pojian)小說

一個人的老屋(幻蝶系列小說)

《生命》幻蝶系列(散文)





上下滑動查看更多



散文詩歌



散文隨筆

晚梅曉月公眾號致讀者

新愛蓮說 散文

猝雨 綠色長廊

我是棵草

清明悼雙親

致敬圈子(曉月的自白)

邶風·柏舟(散文)

鄘風· 柏舟(詩歌散文)

周南·關雎

我如何走上寫作之路

漫談散文寫作

詩歌寫作學習

寫作小知識

我家的小姑奶奶

消失的南戲

《迷茫》三之一

《迷茫》三之二

《迷茫》三之三

愛詩人(格律詩淺議摘抄)

江南才女陳端生(彈詞摘錄)

德才兼備的完美女人(李清照)

元之曲(大元樂府)

今年元宵節(雨果誕辰)

拜年賀歲

演藝界的自律與寬容

南緣北夢的異與同

濟南第一家搪瓷廠

男人 請珍惜你的妻子


詩歌古韻

祖國之歌(歌詞)

不要相信風(詩歌)

請酒詞

不可觸摸的底線(詩歌三首)

孤獨的牧牛人(詩歌五首)

舞動的面紗(詩歌三首)

行千里不忘初心(詠泉城詩詞)上

行千里不忘初心(詠泉城詩詞)下

千年泉水百年莊(詩歌)

新疆憶(律詩)

偉大的勞動者(在愛中行走)

我畫了個月亮(詩歌三首)

浮生浮夢(詩詞一組)

一生摯愛(詩歌兩首)

我與詩歌有個約會

平安夜的靜靄

臘八節(古詩一組)

生命的音符(現代詩)

曉月長篇小說詩詞選摘

我畫了個月亮(詩歌三首)

偉大的勞動者(在愛中行走)

丁香與女神(詩歌)

膝行的男人(詩歌)



▲上下滑動查看更多


寫作專欄

常用古詩詞格律詞牌

平水韻字表(檢索)

詞林正韻字表(檢索)

中華新韻字表(檢索)

晚梅曉月網刊收稿通知


個人信息


筆名:晚梅曉月

作品:小說、散文、詩歌

微信:fzr13065070219

歡迎閱讀、感謝分享!

您的關注和分享是對作者的鼓勵

點個在看,讓更多人

與您同行!


相關文章

《金鳳傳奇》第二卷3

2021-09-13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01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3五年前斷崖上,子期用紫薇劍結束了自己一世的生命。她有自己的堅守,家族的承諾,她沒得選。那一日,紫薇劍靈用尚存的靈力保全了她三魂七魄的完整,昏昏然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個與自己天上人間生死相依的少年,她決不

美麗的佛者(小說)

2021-09-13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短篇新作美麗的佛者(純虛構請勿對號)古舜耕,隋千佛。齊煙九點的牌坊下,一幅清亮的眉眼如畫,黛眉沉靜,眸若深潭。“慧離!”釋明大和尚立於階上,貌相端莊,俯視牌坊下的弟子慧離:“那件事你考慮好了,真的不做?”“對不起,弟子不想做。”“你

《金鳳傳奇》第二卷7

2021-09-13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七章天高雲淡,最後南飛的大雁掠過藍天,飛向遠處茂密的森林草原。這裡的秋天比夏日更美,空曠蒼涼中黃綠更迭,盛開著五色菊、金蓮花---子藺走到門口士兵聽不見又看得到的距離後,便停了下來。梅朵追了幾步,卻遠遠站

《金鳳傳奇》第二卷5

2021-09-13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五章京都殷歌。望月樓三樓的閣樓上,伽蘭站在半開的窗前,望著客棧門口來往的行人,細眉微皺,心事重重。客棧金管事上了閣樓,悄聲道:“樓主,他們又來了。這次,那個叫柳眉的也來了,果然是一夥的。”“你看清楚了是她?

《金鳳傳奇》第一卷34

2021-09-13

點擊上面藍字作者晚梅曉月加關注鮮卑境內離江澄郡較遠一些的地方,有個不大的山莊,子期就被安置在這裡。院子不大,上房是子期主僕,另外幾間擠了莫家的侍衛,院外才是鮮卑士兵。出使魏國的使團成員早不見了人影兒,只有拓木帶著兵士在院子周圍駐紮,子期就是想逃也找不到機會。更大的心

《金鳳傳奇》第二卷1

2021-09-14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第二卷塞上格桑(第一章)魏國與鮮卑聯姻,延續了五年的邊境和平。魏國的靖國候爺莫子藺在北凌一呆就是五年,而殷歌的莫府幾乎成了個空殼。老侯夫人寥英和姨娘吳素蘭留守京城,加上一府的僕人家丁,也是十分冷清。而在殷歌為官的除了翰林院的莫子寒,就

《錦繡行》第二卷(朝堂風波)

2021-09-14

點擊上面藍字作者晚梅曉月加關注剛剛回到樞密院的霍少郡,沒等翻看桌上的各地書函,蘭湮就匆匆來報,太子來了。話音剛落鮑碩一步跨了進來,少郡嚇了一跳,她不過就是兩天沒去上朝,不知能有什麼急事。鮑碩看看旁邊的蘭湮,蘭湮知趣的退了出去。他這才一屁股坐在少郡那張椅子上。少郡知

《金鳳傳奇》第二卷6

2021-09-16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六章深秋的北凌越加寒冷,滇池駐軍的郊外大營,幾萬大軍正集中訓練。以往此時正是兩國休戰的時候,加上近幾年無戰事,屯田的士兵也進入休閒,莫子藺便加大了訓練力度。梁勇帶著一部分士兵在練兵場排陣演練,還有一部分被寥春

《錦繡行》第一卷7

2021-09-21

點擊上面作者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那日長君從赫連府歸來,心思輾轉,久久不能入眠。一時驚歎子媗的絕世,一時哀憐自己的才情,一時又牽掛遼南的戰事。窗外秋風一陣吹過,想起江浙的子弟吉凶未卜,剛剛合了一會兒眼,東方已現微明,竟睡意全無。她喚蘭兒道:“我要起來

《金鳳傳奇》第二卷8

2021-10-10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八章梓妃鎮是芼凌高原最南端的一處峽谷,兩面有三處村落,如今落戶的村民越來越多,鎮子上的商戶規模也不斷擴展。每逢大集,這裡的交易不止大了數倍,除了商鋪門前的攤位,兩頭也紮起不少臨時蓬帳,更是加了不少玩耍的去

《金鳳傳奇》第二卷9

2021-10-12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九章天一坊箴言洩密梓妃鎮衝突識故梅朵沒有讓孟玄盯視太久,她大膽的直視,從孟玄的眼裡看到的卻是一種陰間般的森寒。岱嶽回想查出的這位十五歲少女的過往,簡潔清楚,但展現在少女身上的談吐氣質卻是與她的歲數不匹配。

《錦繡行》第一卷12

2021-10-16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錦繡行》第一卷第十二章異性姐妹深閨怨,雛雁雄飛天涯行劉府新娘在新婚之夜投水自盡,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就這樣收了場。儘管劉卞千方百計瞞著,可一天之間,還是傳遍了臨安。秦丞相酒醒後也十分憐惜,只得立刻回京復旨。皇上嗟嘆不已,

《金鳳傳奇》第二卷11

2021-10-19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十一章仙神妄談天下之事山莊難逃塵世風雲孟玄說完那番話,連自己都沒信服,只小心翼翼的望著帝君。帝君這次化身天一坊坊主岱嶽,來人間的歲月不長,只有天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自己不過是個失職被罰下界的冥界之神,哪裡

《金鳳傳奇》第二卷10

2021-10-19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十章飛魄故人血聚魂恩義情拓跋溟這話讓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梅朵駐足。五年前,梅朵的記憶也是從那時開始,對,那只是莫子期的記憶。梅朵去世前的記憶只是從別人那裡得知,可是沒有人知道真正的梅朵是如何死的,也不

《金鳳傳奇》第二卷12

2021-10-20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十二章冬風霜寒爭國色,天意命格何來急。禮樂起,新娘在兩名鮮卑王庭宮女的引導下走上紅毯。婚服是中原樣式,紅黑相間,裙裾拖地,更顯出新娘高挑的身材。莫子藺沒見過這位新娘,只知道她原名僕蘭伊,來自民間,不久

《門樓 · 老槐》中篇小說1

2021-10-23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新作品《門樓·老槐》中篇小說(1)作品取自曉月的現代長篇,摘錄的幾個章節,完整的再現了一個普通村莊普通百姓的家庭史。文風以敘述為主,不同於曉月其他作品的風格。一座不大的院落,幽靜、冷清,高高的青磚雕花門樓已破舊不堪,只是憑藉精

《錦繡行》第一卷14

2021-10-24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微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錦繡行》第一卷第十四章萍水相逢中秋夜擦肩而過不了情少珺聽了小和尚的話,真的住了下來,當然也不全是為那叔侄倆。她因找不到子玉,走又不甘心,竟拖了下來。總覺得墓地是見子玉的唯一機會,每天與蘭湮都會去那兒幾次,又都是失望而歸

《金鳳傳奇》第二卷14

2021-10-26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十四章風雲變幻命無常陰霾重現運途遙彌沙見到楊玄業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午後。幾年的逃亡流浪,讓他變的更加隱忍,他與莫家世仇,以為靠著拓跋梁能雪滅族之恨,想不到又被拓跋溟勾結莫家殺了個措手不及。拓跋梁死了,

《門樓 · 老槐》(中篇小說)2

2021-10-26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新更新《門樓·老槐》第二章來生迷途見真情慈母勸誡歸農桑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鞏家大院。因來瑞去了城裡,看門的老馬叔早早把大門拴上了。劉媽收拾完屋子,準備回房去睡。就在她關堂屋的門時,一個人影悄悄閃了進來,驚的她頭髮根直豎。剛張嘴

《金鳳傳奇》第二卷13

2021-10-28

點擊上面藍字晚梅曉月作品網刊加關注最近更新《金鳳傳奇》第二卷第十三章身世迷離嗟天禁明槍暗箭紅塵劫梅朵怎麼也沒想到在天一坊遇到的怪人會找上門,再不信邪也覺得此事不妙。晚風比方才更強了些,遠處婆娑的樹枝殘葉竟也似染上一片陰森氣息。梅朵不由打了個寒戰,抓著子藺的手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