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跑入985,她靠短跑改變命運

沒能成為奧運冠軍,

短跑也改變了我的一生


陶陶的故事在今年春天出現在豆瓣上,她口中的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出生於高考大省農村地區的小女孩,沒錢沒資源,一路靠著體育特長和優秀的文化課成績獲得了本省最好的教育資源。不僅沒花錢,獎學金和賽事獎金還沒斷過。從城中村小學轉學到市重點小學,特招進重點初中,考進省重點高中,進魔都985,拿上獎上優畢,再到現在留英世界Top20讀研,突破教育資源失衡的限制,成功逆襲。”


故事的另一面,是一個父親對女兒短跑天賦敏銳的識別,笨拙卻智慧的堅持,理智的教育選擇,以及十幾年如一日的陪伴和愛護。


我們被這個故事裡流露出的力量打動了。今年11月,我們聯繫上陶陶和她的父親。她在英國,剛剛修完一個體育政策管理與國際發展的碩士學位,提交完畢業論文,和朋友們去歐洲遊歷了一大圈。她給我們講述了這個故事更豐富的細節,關於一個家庭,如何在窮困之時不放棄向上走的願望,靠著勤勞和智慧越過越好;也關於一個人如何自以為被體育選中,卻終歸失望,最後被體育留下的禮物治癒。


她提起今年8月觸動到自己的一篇報道,《東京不見葉詩文》。她們算是同齡人,她覺得那就是另一個得到過金牌的自己,她把文章轉發到朋友圈,配文:真正的人生在離開賽場之後才開始。


如今,22歲的陶陶不再是一個運動員了,但體育深刻地影響了她,影響了她的家庭,同樣的,這也是一個體育讓人變得完整而強健的故事。


以下是陶陶的自述:



我小的時候身體不好,我爸沒事就會帶我動一動。


小學一年級的冬天,很冷,他帶著我到操場上去跑步,看到有好幾個小男孩在那邊,就叫我們一道跑,那幾個男孩都是四五年級的,結果都沒跑過我。我讀書早,一年級的時候還不到5歲,我爸看我個子不高,但是步頻很快,覺得我有跑步的天賦,決定開始培養我。


他算是一個半路出家的運動愛好者,一開始,都是帶著我做一些挺不正規的訓練。在巷子或者是公園裡,找一塊直直的水泥路,做加速跑、高抬腿和弓步跳。


我比同級的人個子小,比賽的時候一直不佔優勢,小學三年級,我作為校隊裡最小的小蘿蔔頭去區上參加比賽,結果穿著橡膠底布鞋跑到了女子60米第三名,學校的副校長很驚喜,想重點培養我,我爸也想給我找個專業的教練,帶著我去了市體育館。


那個教練讓我做一個起跑給他看,我還是穿著橡膠底的鞋子,在橡膠跑道上特別滑。下蹲,站起,我一衝出去就直接栽倒在地上,教練看著我哈哈大笑,說這個小姑娘爆發力真好。


三年級,我開始跟著市運動隊一起訓練,其實就是跟在後面跑一跑,不少小孩子被父母送去鍛鍊,只有我爸,每次訓練都在,還要和教練討論。一開始我練長跑,我爸覺得我個子小,步頻快,適合練短跑,給教練建議,四年級我轉練短跑。 


小時候登上報紙


剛開始訓練的時候,我穿從菜市場買來五塊錢一雙的橡膠底布鞋,跑著跑著鞋底都磨壞了。教練指著我跟其他大哥哥大姐姐說,你們看看她穿的什麼鞋,你們有她那麼努力嗎?


小學六年級,啟蒙教練把我推薦給了市業餘體校的校長,說他是專門練短跑選手的。教練委婉地跟我爸建議,應該給我買一雙專業跑步的釘鞋了,120塊錢。2005年,那相當於我家兩週的伙食費。我爸用大手來回搓著下巴的胡茬沉默了兩天,不知道從哪裡摳摳搜搜弄來了錢,給我買了一雙。紅色的,35碼,我很喜歡,一直穿到小學畢業,鞋頭還打了兩個補丁,後來實在是腳塞不進去了才宣告報廢。那時候他連丟幾輛自行車,上班都沒有交通工具。


我在那一年拿到了省比賽的女子60米第三名。到初一,我開始拿區冠軍,然後是市冠軍,省冠軍,蟬聯多年省冠軍,八九年前我創下的賽事記錄至今無人打破。



小時候家裡條件不好。我媽懷孕六個月的時候還在工地幹活,被八釐米的鐵釘穿透了腳掌。我出生的時候,爸爸在北京打工,等我長到兩歲半,媽媽帶著我一起去了北京。那時候我媽每個月的工資只夠用來給我交幼兒園的學費,但是一到週末,他們就會帶著我去天安門看升國旗,去圓明園,去王府井書店。我最喜歡去書店,記憶裡那個地方乾淨敞亮,還有很多書。


2003年,因為非典,我們回到家鄉,身邊的世界一下從首都的宏偉壯麗到三線城市的破敗城中村:昏暗擁擠的平房,互毆的夫妻鄰居,堆成山無人打掃的垃圾。我入讀了一個教育資源極其貧瘠的城中村小學,一年級時教室只有一半屋頂,下雨的時候會從天花板掉蛇下來。


我爸一直想給我找一個好一點的學校。


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不知道他從哪裡知道的消息,說市中心的小學有一個田徑校隊,教練很好,正兒八經地訓練。那是一個田徑特色學校,也是我們區最好的小學,大家都想進去讀書。我爸就每天下班之後趴在欄杆外面看他們訓練,看了有半個多月吧,回家就鼓勵我,我有一天也能在那裡上學。


那時候全民體育,城中村小學也有個小校隊,從三年級開始,每天放學後,體育老師帶著我們一起跑跑步,就算訓練了。


我爸對我的運動神經很有信心,覺得市中心小學裡訓練的孩子都沒有我優秀。他找到那個教練,說我女兒60米可以跑8秒6——隊裡的小孩一般只能跑到8秒9,問能不能把我帶去讓他看看。那個教練一開始很冷淡,對我也沒什麼興趣。誰會信一個莫名其妙在你旁邊吹牛的人,對吧?我爸就一直站在邊上,也不說話,看得人心生憐憫,教練就說,如果你女兒真的像你說的可以跑這麼快的話,我立馬就讓她轉學過來。


小時候在北京


學校給我安排了一個考試,結果考試前一週,我出了個小車禍,在醫院裡躺了幾天,考試當天只跑了8秒7。好在教練覺得我很有潛力,還是讓我轉過去了。


小學五年級,我轉學到那所市重點小學,但還住在城中村,每天趕公交車上下學。那時候我家旁邊在修地下通道,每天早上都特別堵,我6:20出門,7:40還到不了學校,每天都遲到,名字每天都出現在黑板上。班主任來找我談過很多次,我爸就在學校附近找了個房子租下來,一室一廳的老破小,還有很多蟑螂,但距離學校步行只要15分鐘。


一開始上學我很不習慣。同學都是乾乾淨淨的城裡小孩,戴著眼鏡,父母都有體面的工作。我那時候特別羨慕他們有眼鏡,覺得近視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每天放學後訓練,我爸就趴在欄杆外面看,把我每次跑100米的成績都記下來,然後接上我回家。他在我房間裡貼了一張巨大的折線圖,把我每次訓練和比賽的最快值畫進去,再指出我的問題,提出自己的改進意見。


不怕你笑話,我爸把我和弗雷澤,08年奧運會女子100米的冠軍放在一起比。訓練的時候他給我拍視頻,回來之後就慢放給我看。他比較我們倆的步頻,沒差距,相同時間裡都是13步。但是弗雷澤的步幅比我大,她一步能跨1米9,我只能跨1米7。他當時跟我講,只要我一步能提高10公分,就是全國頂尖的水平,提高20公分,就是世界頂尖的水平。


我的文化課也沒落下,我愛看書,作文寫得尤其好,小學畢業後,特招進了重點初中。臨近中考,我在上海讀博的二叔告訴我爸,上海在招收外省市的優秀體育人才,讓我爸帶著我去上海考試,有機會上上海的高中。 



中考結束,我已經確定能上省內最好的高中,我爸可能還是想讓我往上走一走,帶著我去了上海。考試在莘莊訓練基地,那是劉翔的訓練基地,代表最一流的訓練水平和教練資源。


第一天,我對那裡的印象是特別大,場館眾多。第二天,我見到了劉翔!他可能訓練剛結束,光著膀子,騎一輛自行車,把手上還掛著一個早飯之類的東西。我特別震驚,我之前見過他一次,他來我們市參加奧運選拔賽。媒體圍著他,長槍短炮,人山人海,我當時覺得他是一個super star,宇宙大明星,但沒想到他就那麼光著膀子,從我們身邊慢悠悠地就走過去了。


我的考官是孫海平,劉翔的教練,他負責給運動員做評測。我跑100米的秒錶就是他掐的,評測單也是他寫,我跑了12秒整,學校的教練後來告訴我,他當時給我寫的是非常有天賦。


我考了第一名,得到了去上海上高中的機會。離開家的時候,我才13歲。因為老家學校一直不放人,我比其他同學晚入學一個多月,一個人住四人間。我其實膽子特別小,從小就怕黑,每天10:00熄燈,我9:30就躺在床上,希望自己在熄燈前趕緊睡著。


同學都是本地人,他們說話我聽不懂,一開始我也沒有朋友,每天晚上就和父母打打電話。我們每天下午4:30放學,5點開始訓練,練到7點,然後去吃飯,上晚自習。我覺得很累,也很孤獨,每天掰著手指頭算,還有多少天能回去。我記得特別清楚,剛去的時候我數了一下,算到我高考完正好還剩999天,覺得唉呀,怎麼還有900多天,怎麼熬得下去。


高一,我進入了發育期,上海吃東西比較甜,我的飲食也沒有什麼人給我把控,那段時間長胖了大概10斤。教練覺得我胖,經常別的隊友訓練完了,我還要單獨留下來繼續練。 


和爸爸媽媽在北京


從小練深蹲,我的大腿和臀肌那一塊非常發達,大腿圍很粗。小的時候,我最討厭聽別人說我腿粗,從來沒穿過短裙和短褲。上高中那段時間,教練都覺得我腿粗了。從他專業的角度出發,他可能是覺得我的肌肉有一些拔苗助長了。有一次,他當著全隊人的面說我的腿怎麼那麼粗,比男生還要粗,我非常受傷。


與此同時,過去一些過度訓練的痕跡顯露出來。


12歲的時候,為了提高腿部力量,我已經開始負重100多公斤深蹲了,每次練完第二天,肩膀都會腫起來,沒辦法背書包;路也不太會走,下不了樓梯。人都有一個極點,但是我們的訓練就是要不斷去衝擊你的那個極點,一次一次地衝刺,把你的極點的閾值提高,在那個闖極的過程中,生理上會非常地累。


上海的教練不是主攻短跑訓練,他用中長跑那套訓練體系來訓練我,雖然只跑300米400米,但是它需要你一直保持一個高度的速度,對於我這種60米100米的短跑選手來說很痛苦。我的肌肉跟不上,成績一直沒有很大提升。


小時候在賽場


我爸每學期來看我一次,坐動車來給我開家長會,花幾天時間,和我的每一任老師長談,和教練長談,甚至是和學校的保安和宿管阿姨長談,希望他們多多照顧我。


不捨得住賓館,他就在洗澡房湊合幾晚。我知道後很難過,他安慰我說那裡條件很好,和酒店沒差的,為了給我補營養,他從超市買了好多好多零食,十幾包牛肉乾和八大箱牛奶。


有次冬天的週五晚上,我不想一個人待在寢室,就在學校操場發呆,等到快九點才慢吞吞往回走。走到後門時被值班室的保安叫住,他喊我的名字,讓我以後早點回去,外面不安全。我很詫異,我根本不認識他,輪班的保安有好幾個,後門每天進出幾千次學生,他也不應該認識我。保安叔叔看出我的疑惑,告訴我,我爸和他們聊過天,給他們看過我的照片。他說小姑娘,你和你爸真了不起。



高一結束那年暑假,我回了趟訓練隊看老師,說那就順帶動一動吧,結果教練非要看我在上海練得怎麼樣,讓我跟當時隊裡的人比賽。可能是熱身沒到位,我在跑的過程中拉傷了左腿,腿直接就不能動了。


我爸當時不在場,我回到家,冰敷,按摩,以為很快就能好起來,畢竟我才14歲。


我傷在大腿後肌,這是短跑運動員特別依賴的一塊肌肉,它提供爆發力,受傷後很容易反覆。


高二那一年,我的傷反反覆覆,一直沒好透,別的隊友成績都在往上走,就我往下走。每天看隊友們訓練,都需要克服很多心理障礙,許多以前不如我的人漸漸都超過我了,我幾乎有了抑鬱症的傾向。我覺得體育讓我很痛苦,自己好像有天賦,但是老受傷,沒有辦法再往前了。


高三那年4月,我去參加高考體育類專業考試,也沒有考出理想的成績,我挫敗極了,不再去參加訓練,那是我體育生涯的最後。


之後,我爸問過我幾次要不要繼續練,以後還能參加大學生運動會,我拒絕了,他也平靜地接受了,我很感謝他。 


我和爸爸在北京


爸爸出身農村,家裡八個子女,他排行老四。經濟狀況不好,他念到初中畢業,很早就出來闖社會了。但是他是個很聰明很勤奮的人,自己自學計算機、CAD,想自己做一番事業,不再打工。他在北京時幫別人做了很多年採光罩安裝,拍了很多照片,回到家鄉,他把這些照片打印成彩頁,自己騎著自行車跑工地推銷,說我會做這些東西,如果你們需要的話,我可以做方案給你們看,慢慢就有了市場。


小的時候,我還沒有專業教練,他去書店裡買那種外國的田徑短跑技術光碟,放給我看,然後跟我分析說你看他們的腿是怎麼抬的,抬得多高,他們的胯是怎麼送的,他們的擺臂是怎麼擺的。


他好像總能看出來我的不同。我四五個月大的時候,他經常在外面跑工程,隔幾天回來,就能看出來我的變化,說我的眼神變懂事了。


他喜歡看我跑步,每天放學把我接到體育館,就在外面看著我練。他說我跑步節奏感好,看到我一點點進步,就感覺心裡特別舒服。 


家裡現在還有爸爸用來鍛鍊的沙袋,他已經打壞了好幾個


雖然對我體育上的期待很高,但是在我上學這件事上,他一直很理智。小時候訓練完,我經常在自行車後座就睡著了,他們就要緊盯著後面,讓我不能睡覺,不然會掉下去。回家的時候,雖然很心疼,也要讓我把作業寫完再睡。


初中,省隊過來要我,每個月還有一兩千塊的補助。我爸覺得我要是去了,每天8小時,全國各地地訓練,文化課就徹底丟了,他堅決拒絕了。


正因為此,我的文化課成績不錯,本科進入了上海一所985大學,學習社會體育。我對體育的牴觸心理持續了兩三年,2016年裡約奧運會,我完全沒辦法看。


很久以前,我爸說過,想看我2016年去里約。我以前也是真的以那個為目標去練習的。我原本覺得,我來到上海以後,其實離這個目標並不算遙遠,如果我不受傷的話,其實是有可能的。


隊裡當時有一個特別被看好的女孩子,比我堅持得更久,她進了上海的田徑隊,過著那種8個小時訓練2個小時上課的生活,不過最後她也放棄了,回到大學正常上課。每個省隊有可能有幾百上千的運動員,但是最後能拿冠軍的有幾個呢?



這些年,我的家境也在父母的奮鬥下漸漸殷實起來,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向爸爸提出想出國留學,他毫不猶豫答應了,說“錢不是問題”。


2020年,我進入了英國一所世界排名前20的大學讀研,攻讀體育政策管理與國際發展碩士。我學到了很多新東西,比如說體育政治,體育社會與國際發展,我對男女平權、種族歧視、軍國主義都有了新的認識。我想以後,也許能去到國際賽場,我的理想是奧組委,那裡的女性聲音還很少。


我保持著運動的習慣,不動就不舒服,身材沒變,但現在腿沒那麼粗了,哈哈。今年奧運會,中國田徑隊的比賽我都是掐著點去看的,蘇炳添,鞏立姣,包括今年的女子4×100米隊員,那些人曾經都離我很近,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去要過簽名。


在瑞士洛桑的奧林匹克總部,劉翔的照片放在樓下展館顯眼的位置


和過去的朋友聊天,他們還說今年奧運會女子4×100米里的第一棒和我的技術動作特點很像,簡單來說就是頻率很快,步子比較小。


偶爾我做夢,還會夢到自己在訓練,跑到最快的時候,真覺得自己要飛起來,有一種漂浮感,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是五六年級,參加一個區運動會,當時我在跑接力賽,旁邊圍觀了很多市民觀眾,我拿到接力棒之後,一路從第三名追到了第一名——就是那種感覺,然後全場觀眾都為你歡呼,給你鼓掌,說這個小女孩怎麼跑那麼快,那種感覺非常難忘。


上個月,交完畢業論文,我去了瑞士洛桑的奧林匹克總部,劉翔的照片放在樓下展館顯眼的位置,場館裡還擺放著2000年悉尼奧運會的領獎臺,很多遊客站上去拍照。朋友讓我站上去,我拒絕了,覺得自己不配,哪怕作為遊客站上去也不願意,也可能是近鄉情怯,我認為那個位置的分量太重了。


牆上貼著顧拜旦在《奧林匹克宣言》裡的一段話,看懂之後,我在那裡站了很久很久: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not the triumph,but the fight;

the essential thing is not to have won,but to have fought well.



這句話慰藉了我。仔細想想,我也並沒有天賦異稟到那種程度,感謝奧林匹克曾經給了我一個純粹美麗的夢,一個遙遠的方向。我竭盡全力為之奮鬥過,也努力靠近過,對於一個孩子來說,擁有一個美好的夢就已經很難得,更何況我還在這個過程中收穫了許許多多,沒有遺憾了。 


*圖片皆來自陶陶,陶陶為化名



作者  懸章  |  微信編輯  凍楊梅


 每週一三五 晚九點更新 


投稿給“看客”欄目,可致信:

[email protected]

投稿要求詳見投稿規範


網易文創簽約中國冰雪,成為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中國冰雪文創合作伙伴。



你可能還喜歡 


看客長期招募合作攝影師、線上作者,

後臺回覆關鍵詞即可查看。

相關文章

隆林姑娘劉國娟在全國田徑冠軍賽勇奪“雙料冠軍”

2021-06-15

百色新聞網6月15日訊(記者陸照德)6月12日,在浙江省紹興市上虞體育場舉行的2021年全國田徑冠軍賽暨奧運會選拔賽女子組400米決賽中,廣西隊選手劉國娟以52秒57的成績奪得冠軍,本次賽事中劉國娟還在女子組4×400米賽事中,與隊友郭思雅、李鳳丹、黃佳欣以3分3

王鐸長篇回憶錄《一蓑煙雨》74:五、體育之花:青島名宿

2021-06-19

第十七屆華北運動會紀念章“何氏三傑”決賽前的一刻棧橋游泳場何氏三姊妹王鐸長篇回憶錄《一蓑煙雨》74:《一蓑煙雨》王鐸著五、體育之花:青島名宿不過,這“釘床碎石”之功,比起楊明齋的“鐵板橋”,可真不能同日而語了。看官,在第十七屆華北運動會上,最耀眼奪目的一顆明星,是

艾冬梅:為國奪19枚金牌,退役後襬攤賣獎牌,她到底經歷了啥?

2021-07-22

她曾是國際馬拉松冠軍,運動生涯中一共為國家奪得19枚獎牌。然而退役後卻以擺攤為生,甚至不惜出售獎牌,她就是田徑女神艾冬梅。為國爭光的她為何會在退役後出售獎牌呢?她到底經歷了啥?艾冬梅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田徑女神艾冬梅的故事,看看她成名背後的那些不為人知的辛酸經歷。

銅牌也炫目!李冰潔游出保定精彩

2021-07-27

□本報綜合報道先是4分01秒75,再來一個4分01秒08!7月26日,第一次登上奧運賽場的保定姑娘李冰潔用預賽和決賽兩破亞洲紀錄的成績站上了女子400米自由泳的領獎臺。對所有體育迷來說,這塊破紀錄的銅牌同樣含金滿滿;對所有保定人來說,這塊銅牌是時隔29年之久,錢紅奪

從思明奔向東京 短跑女神加油

2021-07-29

海西晨報記者雷妤東京奧運會中國女子4×100米接力隊員。葛曼棋為右三。國家田徑隊供圖東京奧運會已開賽一週時間,廈門輸送的三位名將諶龍、林文君、葛曼棋將陸續在東京賽場上亮相。7月28日凌晨5時30分,國家田徑隊大部隊從北京出發,葛曼棋位列其中,她

人種基因,從來不是牙買加的短跑秘訣

2021-08-13

壞土豆聯盟作品撰稿:野魔芋心遊於藝、道不遠人首發壞土豆不哭(iamhtdou)第一部分:牙買加的短跑,可以把美國摁在地上摩擦第二部分:牙買加的“選才”系統,能讓天賦少年一個不漏的被發現第三部分:8萬名田徑運動員,短跑訓練體系是如何煉成的第四部分:外國人能

賽艇金花:她們磨出繭的雙手,比金牌更耀眼

2021-08-21

中新網北京8月20日電題:(東西問·中國運動員)對話|賽艇金花:她們磨出繭的雙手,比金牌更耀眼作者卞立群拿下東京奧運會賽艇女子四人雙槳項目冠軍之後,呂揚在社交媒體上曬出了自己的奧運金牌。比金牌更引人注目的,是她滿是繭的雙手。不止呂揚,她的隊友陳雲霞、張靈、崔曉桐

對話|賽艇金花:她們磨出繭的雙手,比金牌更耀眼

2021-08-21

拿下東京奧運會賽艇女子四人雙槳項目冠軍之後,呂揚在社交媒體上曬出了自己的奧運金牌。比金牌更引人注目的,是她滿是繭的雙手。不止呂揚,她的隊友陳雲霞、張靈、崔曉桐手上也是如此。崔曉桐輕鬆地說道:“現在都習慣了,慢慢磨成繭之後就不疼了,其實也沒什麼,每名賽艇運動員都是這樣

東京殘奧會|“雨燕”第三金

2021-09-02

新華社東京9月2日電(記者韋驊、趙建通)一進入9月,東京便飄起了雨。2日,雨勢依舊。但只有20度左右的氣溫和賽場的積水並沒有成為文曉燕的羈絆,當日進行的東京殘奧會女子100米T37級比賽中,這位湖南姑娘以13秒00的成績收穫了個人本屆殘奧會的第三枚金牌。文曉燕在比賽

那些年的體育測試

2021-09-17

那些年的體育測試從我們上學的時候開始,國家就號召我們學生要進行德智體全面發展的素質教育。大概意思就是培養一個學生要使他成才,至少應該從思想品德、智力教育和體育三個方面發展。然而說是這樣說,落實卻是另外一回事啊,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教育,我只對於智力教育的發展有印象,而關

雅女任世美獲全運會田徑女子七項全能亞軍

2021-09-28

冒雨比賽的任世美(前)由採訪對象供圖本報訊9月25日晚8時10分,第十四屆全運會田徑賽場上傳來消息,在田徑女子七項全能的比拼中,雅女任世美以總分第二的成績奪得銀牌。這是雅安籍田徑選手在田徑比賽項目中獲得的最好成績。田徑女子七項全能是由100米欄、200米、800

長跑初訓的感悟

2021-09-29

我很喜歡跑步,不過以前都是自己在田野裡奔跑,草地上撒歡,或是學校操場上的短跑比賽,從來沒有接觸過長跑。這個暑假,我加入了1862runningclub,開始了我的長跑訓練。第一次試訓,好勝心強的我剛一開始就跑在隊伍的前端,畢竟我認為長跑就是比誰跑得更快的。必然的

快樂奔跑,傾情陪伴,俱樂部參加耐克少兒賽

2021-09-30

9月19日清晨七點半,今年下半年上馬系列賽的重磅賽事——2021上馬SpeedX系列賽·耐克少兒跑在黃埔濱江鳴槍開跑。近千名小朋友在爸爸媽媽的陪伴下,隨著發令槍響,在歡呼聲中一起衝出起跑線,踏上了屬於他們的“迷你上馬”,以特別且有意義的方式開啟了今年的中秋小長假。

賽場的邊界

2021-09-30

9月19日晚,全運會男子百米決賽上,廣東隊選手蘇炳添以9秒95的成績奪冠,收穫個人首枚全運會金牌。賽後,蘇炳添在混採區接受記者採訪。9月15日至27日,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在陝西舉行。在激烈的競技之外,我們試圖觀看運動員們的另一面,也試圖思考,體育賽場的邊界在何處。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