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藏在照片裡的記憶《軍旅生涯》(外一章)⑭】

2022年元月15日,晴,星期六

江蘇淮安,不僅有眾多同軍戰友,還有不少原部隊的老首長。其中有一位叫陳俊峰的參謀,成了我一世中的牽掛和人生的“不可懈怠”。

知恩於陳參謀,還得從一次戰友聚會說起。2015年5月16日,原6078部隊戰友聚會安徽安慶時,我軍旅生涯的第一任班長孫洪思告訴我:“你當年能被調到濟南軍區直屬部隊,與陳參謀對你的‘關心’是分不開的。”

一語激起思念情。老班長說的陳參謀,就是本文開頭提到的老首長陳俊峰。陳參謀1961年入伍,江蘇淮安人,時任6078部隊司令部軍務參謀。

心存感激,天涯咫尺。自從老班長提示“陳參謀有恩於我”的信息後,我無時不在打聽陳參謀的相關信息和聯繫方式,在心底裡醞釀著,尋思著早日見到陳參謀。不管在什麼地方何時與陳參謀得見,一定是滿滿的欣喜,必然是激情澎湃。

歲月流轉,情懷依舊。自安慶戰友聚會後,心中始終有個結:“久別的老首長,真的好想您!”在日日思念中盼望著早日與老首長相約重逢。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陳俊峰(左三)與同年入伍的淮安籍戰友、後在師職任上轉業的蔣世同(中)在一起。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年輕時英俊瀟灑的陳俊峰。

一次,我與原部隊戰友、營職任上退伍後被安排到淮安淮陰區交通局工作的胡學文聊天時得知,他與陳參謀在一個局工作,並說“陳參謀若干年前因一次醫療事故去世”。

陳參謀已去世?我不相信這是真的,說什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我為此難過了好幾天,心如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靜。為慎重起見,我通過官方得到確認。

我與陳參謀,既是上下級關係,又如兄弟般友誼。如父似兄的溫馨和始終如一的深情,讓人感傷,時時馳念。從此,淮安成了我人生中的“不可懈怠”。

有一種感情,珍藏一世,日久彌新,那就是戰友情;有一種牽掛,永不膩味,心中悸動,那是因為心中始終有您。與陳俊峰參謀交情可以追溯到我入伍後的1969年春天。那時,我到司令部樓前的門衛站崗時總能碰上他。我對陳參謀印象尤為深刻:偏胖、中等個子,走路邁著小“八字”步,說話時總是滿臉笑容。

身為軍務參謀的陳俊峰當時沒有到徐州市參加“支左”,留在營房值守那部在現在看來已“老掉牙”的搖把電話。

我在銅山縣“支左”辦工作近六個月被調回營房後,在司令部機關值守電話,與陳參謀打交道的機會就更多了。電話值班室與陳參謀的辦公室僅一條走道之隔,斜面對門。與陳參謀早晚相見,日日相逢,成了司政後機關裡最熟悉的一位首長。

我回營房後不久開始鬧思想情緒,多次在陳參謀面前提出“下連隊鍛鍊”的要求,而陳參謀知道“下連隊鍛鍊”不是我的真實想法後,總是耐心地開導:“先幹著,有機會了再想法調整你的工作。”

陳參謀是軍務參謀。軍務參謀的主要職能是負責協助首長對部隊、兵員、編制以及動員等工作的管理,甚至包括戰士提幹、幹部晉級等,他都具有權威的建議或意見。說通俗點,軍務部門就像地方的組織人事部門,專司人事管理職能。

陳參謀所說的“有機會了再來調整你的工作”,實際上就是後來將我調到濟南軍區直屬部隊這事的踐諾。這次軍務上的人事調動,為我後來人生道路、讀書求學、職稱晉升等,創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加分”條件。

陳參謀1982年從部隊營職任上轉業到淮安市漁溝鄉任鄉黨委書記,1993年從漁溝鄉鄉黨委書記任上調整到淮陰區交通局任黨委書記,1996年正月初四去世。

知道陳參謀去世的消息後,心有不悅,但更多的是一種感恩情懷驅使著我,“一定去淮安拜望健在的陳參謀夫人力老師。”

2017年10月19日,參加我所在部隊戰友聚會淮安活動的第二天下午,我攜夫人前往老首長家,看望已越古稀的力老師。

那天,陳參謀的兒子陳軍專門抽出工作時間開車到賓館接我們。還隔老遠,在努力的回憶中認出了幾近老首長形象的陳軍。頓時,如一把年代久遠鑰匙開啟幾近塵封的記憶,勾起了我對老首長更加懷念。

曾記得,善解人意的陳參謀每次見面時只要有時間,就會和顏悅色地與我聊天,一聊就是半個小時甚至更長;曾記得,陳參謀值完班後休息時,經常來到警衛排找戰友們拉家常,噓寒問暖;曾記得,當戰友們想家悶悶不樂時,他就會約你到營區小道上散步,邊走邊聊,講些愉快的事情……這一切,彷彿就在昨天。

去陳參謀家時,老人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早早站在家門口,等候我們的到來。

那天,老人還精心地準備了一番,茶几上擺滿了水果、點心、花生,備上了茶水,還有一臉的笑容。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幸福大家庭,其樂融融。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女兒、兒子與母親在一起。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陳俊峰參謀的夫人力老師(中)與兒子陳軍、兒媳在一起。

我們的到來,老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從書房拿出陳參謀身前的一些照片,與我們分享照片裡藏著的那些“兒女情長”,還有不便言及的“思念”之情。一個美滿和諧的家庭,兩女一子成為陳參謀夫婦的人生幸福。

老人姓力,早年從教,後改行到法院工作。因此,我親切地稱她“力老師”。

睹物思人,斯人猶在。我與陳參謀分別已足足46年,透過已慢慢泛黃的老照片,穿越時光隧道,仍能回憶起當年老首長的形象:風華正茂,英俊瀟灑,嚴肅的面孔裡藏著“和煦春風”。

端詳著那張大大的“全家福”,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氣氛如在眼前,我為之高興。

臨別時,我與老人以少有的禮儀方式——熱情擁抱而別。力老師顯得有些激動,不停地向我們揮手告別。

老人轉身離去的那一刻,我突然一陣傷感。此時,老人也許還沉浸在興奮之中,也許流著淚在深情地回憶著什麼,也許覺得還有很多話沒說夠……也許還很多的“也許”,寄託著老人的期盼,祝福,還有願望……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力老師與從軍退伍的大女兒在江蘇徐州雲龍山公園。


馳念淮安牽掛於情,心中有個“千千結”,恩念故人倍傷感,卻還難

已81歲高齡的力老師仍精神矍鑠。

是年春節,我仍掛念著遠在淮安的老人,以電話問候。而老人一句“謝謝小胡,有時間了再來淮安玩”的邀請,又讓我頓時回到了當年我與陳參謀在機關值守電話時,陳參謀與我促膝交談的情景。打那之後,雖問候甚少,卻時常馳念於心。

就在寫此文時,我還與力老師通了一次較長時間的電話。老人已81歲高齡,從電話裡能“聽”得出老人仍精神矍鑠,心情爽朗。

老人一口標準的淮安話,交談中雖有語言細節方面的困難,可當老人談到她與陳參謀是同鄉,又是小學同學,當時家景不太好的陳參謀克服困難求學,後又毅然報名應徵入伍,以及陳參謀病故的原因等等時,從那深情的回憶中,分明能感覺到老人對逝去多年的丈夫的深情懷念,還有對當年與陳參謀在軍營和地方一起共過事的戰友或同事的想念,更能感受到老人晚年生活的愜意,還有對兒女孝敬的享受與滿足。

我作為當年與陳俊峰參謀“同吃一鍋飯,同唱一首歌,同跳‘忠’字舞”的一位普通戰士,藉此機會,敬祝老人健康長壽,幸福終生……(胡仁鈞文/圖,歡迎轉發)【待續:《軍旅生涯》(外一章)⑮老班長走進恩施踏訪父輩足跡,走近老戰友的心靈,去聆聽感人故事】

相關文章

我在賀蘭山軍營學習字 書法成就我一生

2021-07-08

原創:馮忠剛1982年9月,馮忠剛在賀蘭山二團通信連機任電臺臺長,在機房接收通信信號我學生時代就喜歡寫字,曾因一手經常受到老師誇獎的好字,而被推為學校的“文化人”,遂成為那個時代抄大字報、辦牆報、黑板報的骨幹,對書法很感興趣。學校畢業,1978年3月我入伍到了寧夏軍

今天,是屬於每個軍人的日子

2021-08-01

今天是“八一”建軍節,是所有中國軍人最光榮,最自豪的節日,做為其中一員,從昨晚開始,我激動的心情就難以用言語表達,一大早就收到許多新老戰友發來的祝福,欣慰之餘,再一次找到了存在感。2001年12月8日,父母把我送上了西去的軍列,從此以後,我的一切都屬於了部隊,3個

軍營裡的“關係兵”

2021-08-20

作者:[email protected]獨行俠部隊是社會濃縮的一個特殊的機構組織,自然就避免不了人情世故的社會屬性。相應的在特殊的背景中,就會產生特殊的“關係兵”。這種關係兵一般泛指本人在部隊有直系親屬、或通過利益輸送沒有按正常的徵兵程序走,到達部隊後受到特殊關照的人。我作為95兵,退役回

尋湖北武漢籍戰友李春彰!當年你把我調到報務臺,還帶我一起讀書寫作,五十七年未見,你還好嗎

2021-08-31

曾經,軍號一響,熱血青年來自五湖四海。軍營裡,結下深厚情誼。年輪轉動,軍旗仍在飄揚,老兵卻已分散大江南北。只因山河阻隔,通訊不便,住址遷移,戰友失聯,成為遺憾。2020年5月,頭條尋人聯合頭條軍事,共同發起#老戰友,你還好嗎#公益項目,將藉助技術和平臺的力量,尋找

當年我去特招兵之二-河南之行

2021-09-05

郝洪山當年我去特招兵之二-河南之行郝洪山1983年的時候,我已從軍區體工隊調到烏魯木齊軍區後勤部宣傳處任副營職幹事。說是宣傳處的幹事,其實主要的工作還是在擔任後勤部籃球隊教練。在球隊沒有集中訓練的時候負責部隊體育活動開展以及後勤籃球隊(包括女隊)的建設、管理和招生

領導的記性

2021-09-12

點擊上方藍字可以關注我調到師政治部機關之後,經常到政治部首長辦公室送請示件,還跟著政治部首長帶領的工作組下去搞過調研,自以為首長對自己比較瞭解了。沒想到,幹了一年多了,首長連自己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一次,政治部召開機關幹部座談會。幾個同志發言之後,政治部首長指著我說

1971年濟南一乞丐賴在軍區,被哨兵攆走,司令聽聞後趕忙去請

2021-09-15

1971年酷夏時節,濟南軍區高牆鐵門外,一排荷槍實彈的哨兵挺拔整齊地列隊站在門口。一個蓬頭垢面的老漢一直在大門外徘徊,時不時地向大院內張望,似乎在等什麼人。過了一會,他終於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走到哨兵面前:“哨兵同志,楊司令員在家嗎?”“不知道。”哨兵見他身份不明,

入伍後,我所知道的分兵和挑兵!

2021-09-16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入伍前我們的應徵青年們最關心的就是去哪隻部隊了,陸海空火箭武警,是不是讓你挑花了眼,虧你當兵當的晚,要是幾年前,光一個武警就讓你頭痛,金木水火土,黃金、森林、水電、消防、交通加上內衛,是不是更傻眼?“新兵入伍哪個兵種好?真不是你問的那麼簡單”這個不知

隨筆||出人意料的風波

2021-09-19

出人意料的風波周秀桐||江蘇最近,因為一篇文章,而遭遇一位性格偏激群(文)友的當眾攻擊,起因竟因我一篇他認為“負能量”的文章。當然,事隔不到一天,迫於壓力他又以“過量飲酒”後的衝動為由,在群裡公開向我道歉,隨之得到了我的諒解,事端算是平息。事情雖過去了幾天,過程當事

2021年下半年入伍的新兵要在部隊長期發展一定要選好工作崗位

2021-09-20

9月份是部隊送老兵迎新兵的日子,而對於兵役機關來說,則是送新兵迎老兵的日子。每年這個時間會有退役的老兵到兵役機關報到,而這些已經退役人員中有很大一部分非常想在部隊長期發展,但當初新兵下連隊時選崗不當,受編制崗位限制無奈才退役。今年下半年新兵陸續入營,在新兵連即將結束

劉志海丨英雄旗手駐我心(軍旅散文)

2021-09-21

軍號已吹響,部隊要出發……1985年10月,朔風清冷,我們送戰友去老山前線。在青銅峽火車站的貨車站臺上,閱兵分列式舉旗手楊建平、護旗手霍建平全身筆直,挺胸抬頭,精神飽滿地向我施禮後,表示決不辜負黨的期望和重託,時刻保持旺盛的戰鬥姿態,一定要服從命令聽指揮,勇敢殺敵保

張莘如:我生命中的“貴人”

2021-09-25

我生命中的“貴人”——懷念李兆貴政委文/張莘如“貴人相助”,常用來指人在遭受厄運時得到重要人物的及時幫助,從而改變了命運的走向,逆勢而起。“貴人相助”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人生不順時多,遇有貴人相助時少。所幸的是,我在生命的旅程中就遇到了這樣的“貴人”,他就是我的

站在隊列排頭的人

2021-09-25

九十歲高齡的韓玉方老師長,精神矍鑠!(攝於2021年)7月下旬的一天,因重走長征路而聞名遐邇的《武漢晚報》首席記者、戰友湯華明微我,說炮二師在漢老戰友打算近日召開一個座談會,共慶八一建軍節94週年。我問都邀請哪些人參加?答曰範圍不大,但老師長韓玉方等答應出席。我心裡

軍旅詩歌散文集《海藍海夢》二、

2021-09-30

歸隊集結號吹響了忽然有一天接到了一個電話,手機裡傳來的是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更意想不到的是,早已被單位同事尊稱為老法師和老領導的我,竟然被電話裡的人喊我”小黃”,這久遠的稱呼瞬間把我帶回到那青春蓬勃的歲月,腦海裡快速閃現出東海前哨的南田島集結登上登陸艦遠行的瞬間

李建印隨筆:五千里路了心願

2021-10-11

五千里路了心願文/圖/李建印退休時,曾與李紅戰友一起商量,共同看望當年的老首長,感謝曾經的老同志。四年多過去了,從西安開始,出陝西,過山西,到河北,奔山東,經河南,6天時間快150小時的努力,5千里路風和雨,終於完成了大部分心願。回顧這短短的時日,除過仍在激動的內心

從戎之路03

2021-11-03

從戎之路03這是我們新兵授銜之後,新兵與新兵班長的合影軍營簡陋的生存環境,著實讓我們有幾分落差,但我迅速調整了心態。環境不重要,平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也時刻在告誡自己,千萬別忘記入伍勵志初心,打拚與衝出自我才是我追求的終結目標。記得毛主席有一首《七絕.呈父親》的詩

軍務參謀——王發虎紀實散文集《戎馬西域四十秋》之二十一

2021-11-16

王發虎(後排左一)與軍務部戰友合影新疆軍區司令部軍務部組織編制科參謀1972年2月14日,我奉調到新疆軍區司令部軍務部報到,劉登峰(39年兵,河北深縣石像人村人)部長熱情地接待了我,並安排我到組織編制科任參謀。由於當天恰好是農曆的大年三十日,晚飯劉登峰部長特別要我到

天路淮軍英雄系列之8:軍中“秀才”化筆為鎬戰天山

2021-11-20

【編者的話】有誰知道,1969年12月的一天,淮安縣有860名壯士同一天入伍,同在一個團當兵。他們同時奔赴邊疆,首戰內蒙,轉戰冀鄂,與來自全國各地的共一萬三千餘名戰友一起,十年(1974-1983)決戰天山,犧牲用生命和熱血修築了一段人間奇蹟---562公里的

大山深處的女兵(下)

2021-11-25

大山深處的女兵(下)劉建國連隊的話務班,工作一直都是十分繁忙的。那紅燈閃爍的交換機,對上直達軍委總部和北京軍區,對下直通內蒙古軍區機關和所屬部隊,還與友鄰軍區和有關軍兵種、有關軍工單位有著密切的通信聯繫。女兵們用甜美的聲音,用纖秀的手指,傳令三軍!許多首長都稱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