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岡村寧次 他是如何逃脫制裁的

岡村寧次其人


審判岡村寧次 他是如何逃脫制裁的

1884年5月15日生於日本東京四民坂町街區的一個武士家庭,是家中第二個兒子,父親岡村寧永。

1904年及1913年,他先後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和日本陸軍大學。

1917年1月岡村作為「青木宣純」中將的助理派往北京,收集情報。

1932年8月任關東軍副參謀長,指揮關東軍進攻熱河等地,並代表日方簽訂《塘沽協議》。

1938年任日第11軍司令官,指揮進攻武漢作戰。

1940年4月晉升陸軍大將。

岡村寧次最主要的罪行不是與國民黨軍隊作戰,而是對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華北抗日根據地和八路軍作戰。

1941年7月,岡村寧次調集數萬日偽軍,對華北抗日根據地進行多次大“掃蕩”,包括最殘酷的1942年的“五一”大掃蕩,前後造成約百萬平民的死亡。

1944年11月就任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指揮除東北和臺灣之外的全部侵華日軍,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抗戰勝利後的岡村寧次指揮日軍統一向國民黨軍投降,不向八路軍投降,受到蔣介石的嘉許和欣賞。

1945年9月9日,日本投降儀式在南京原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舉行,岡村寧次代表日軍在投降書上簽字蓋章。

岡村寧次是一個屠殺中國人民十惡不赦的頭號戰犯。早在1945年11月,在延安公佈的戰犯名單中就將岡村列為第一號戰犯。遠東國際審判法庭也將岡村列入戰犯名單,其檢察局曾先後三次要求把岡村引渡回日本接受審判,卻被南京政府以種種理由無限期地拖延下來。

岡村寧次還在南京受到了優厚的待遇,他常常坐禪靜養、下棋飲酒,散步消閒;還受到蔣介石、白崇禧、何應欽、湯恩伯等人的看望或會見。

但隨著「谷壽夫」、「田中久一」等日本戰犯被國民政府判處死刑以後,各界民眾日益關注對岡村寧次的審判。在國際和國內強大輿論壓力下,蔣介石不得不宣佈將岡村寧次送交中國軍事法庭審判。

審判岡村寧次 他是如何逃脫制裁的

谷壽夫被槍斃

1948年3月30日,岡村從南京被押解到達上海,但沒有關進監獄,而是安排他住在虹口黃渡路大漢奸王文成的私宅內。

京滬杭警備司令湯恩伯部署便衣警察,在其居住的寓所周圍日夜守衛,不時提供中國各界對岡村寧次反映的情報,還專門聘請日本醫生為其治療肺結核,可謂關懷備至。

直到同年下半年岡村寧次才被轉送到位於江灣的國防部戰犯監獄關押。

獄中生活及法庭調查

監獄中,岡村寧次在生活上也享受到很好的待遇,經常有人探望,並送來各種物品;不少物品本人用不了還經常送給其它的日本戰犯,以聯絡感情,拉攏關係。

1948年7月7日,上海軍事法庭發出傳票,令岡村寧次出庭受審。

7月12日經法庭調查後,岡村申請保釋。

8月3日,上海軍事法庭經檢察官施泳偵查,確認崗村寧次在任期內有縱容部屬屠殺平民等罪,對其提起公訴。

8月14日,上海軍事法庭對岡村又一次進行法庭調查。

審判岡村寧次 他是如何逃脫制裁的

法庭調查

法庭首先由張體坤軍法官發問岡村的履歷,休息數分鐘後,法庭庭長石美瑜開始訊問了六個問題,其要點為:

(一)擔任駐華指揮官是奉令還是自己的意思?

(二)以大將地位曾參與大東亞戰爭最高軍事會議幾次?

(三)擔任總司令以前岡村已在華作戰,對於日軍屠殺放火的行為是否知悉?

(四)作戰期間,日軍27師團長「落合甚九郎」、116師團長長「菱田原四郎」、64師團55旅團長「梨岡壽男」、長沙警備司令「船引正之」等所部殺人放火的罪行,岡村應否負責任?

(五)日本投降時,散佈中國的日軍共有多少?

(六)日本海空軍是否亦由其負責?

對於以上六點,岡村寧次供稱:

(一)擔任駐華指揮官最高指揮官系奉政府命令。

(二)並未參與大東亞戰爭最高軍事會議。

(三)關於日軍屠殺放火等種種事件均不知道,擔任總司令後曾約束部下。

(四)「落合甚九郎」師團長等的罪行我不能負責,因總司令官以下有方面管轄軍,方面軍以下又有軍司令部,師團由司令部管轄,與總司令部相隔兩級,故其罪行應由師團長負責。

(五)日本投降時在華日軍確悉不知,大概在一百萬人以下。

(六)一部分空軍受其指揮,海軍及海軍陸戰隊則自有系統。

岡村除口頭答覆庭上訊問外,並當場提呈答辯書一份,其內容大致分為兩點,

一、起訴書內所列日軍屠殺中國百姓之罪行,其責任原由直屬長官師團長負責。

二、提出他曾設法防止其部下加害我人民的種種證明。

在法庭上,岡村寧次把自己的侵華罪行推得一乾二淨,仍念念不忘“大東亞和平”。

軍事法對崗村寧次的初次審訊

8月,上海軍事法庭正式公佈岡村寧次列人受審名單,並公佈法庭設在虹口的塘沽路。

1948年8月23日是軍事法庭公審岡村寧次的日子。那天下著雨,天氣悶熱潮溼,不僅審判場所上海市參議會禮堂內有1000多人參加旁聽,外面的廣場上也擠滿了人。禮堂門前掛出大幅標語,白底黑字,非常醒目。全副武裝的憲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森嚴。外面的大立柱上懸掛了兩個高音喇叭。

國民政府國防部軍法局局長徐業道、上海市市長吳國楨、參議會議長潘公展等也到場旁聽。8點左右,一輛紅色警備車押著岡村寧次及「船引正之」、「落合甚九郎」等幾名作證的日本戰犯來到現場。

法庭中間是審判臺,上面設有審判長、檢察官、陪審官、書記官等七個席位;在這次審判中,石美瑜任法庭審判長,王家楣任檢察官,還有法官陸起、林建鵬、張體坤、葉在增。當時這批司法人員年輕氣盛,一心想通過審判岡村寧次為民族伸張正義。江一平、楊鵬、錢龍生律師擔任岡村寧次的辯護人。

臺下是通譯員席位,分譯中、日兩國語言。9點半,審判準時開始,「岡村寧次」穿著西裝出現,戴著玳瑁邊的眼鏡,沒有站在規定的被告圍欄中而受到了優待。

法庭上首先由檢察官施泳宣讀起訴書,控訴「岡村寧次」作為侵華日軍派遣軍總司令參與發動侵略戰爭,縱容部下殘殺無辜平民等罪行。

石美瑜庭長首先審問「岡村寧次」,岡村總是避重就輕,百般推脫。

至12時上午的審訊結束。中間還休息3個小時,岡村的午餐還是豐盛的中國菜。

下午3時審訊繼續進行,幾位辯護律師與法庭之間展開激烈辯論,場內氣氛一度緊張。

6時半,庭長石美瑜宣佈庭審結束。

「岡村寧次案」公審了一次就停頓下來,一拖竟達幾個月之久,引起各界民眾的不滿。

其實作為庭長的石美瑜也十分不滿,認為不判「岡村寧次」輿論上根本行不通,自己會被後世唾棄,他要求辭職回鄉,但是未獲批准。

其實,法庭開庭前一天,即8月22日,戰犯監獄典獄長孫介君就到岡村寧次的居室,由齋藤弼州翻譯,探問病情並密告:“先生前在《塘沽協定》時和在停戰投降時,均未採取對中國不利的措施,中國有志之士均甚嘉許。

蔣總統本無意使先生受審,然考慮國內外的影響,不得不如此。但絕不會處以極刑。至於判無期也好,判十年也好,結果都一樣,請先生安心受審。”孫還授意岡村,“在受審時,對中國民眾所受災害,要以表示痛心為宜。判決後可根據病情請求保釋監外療養,無論是審理和人獄只是形式而已。

岡村寧次初次公審以後,被收押於江灣高境廟戰犯監獄。時隔半個月不到,即9月8日,岡村提出因病保釋申請,11月27日被批准出獄,仍然回到虹口黃渡路王文成的家裡。

作為頭號日本戰犯,他入獄累計關押僅100多天。

另一方面,上海軍事法庭在國民政府高官的授意下費盡心機起草判決書。

軍事法庭在擱置6個月後,即1949年1月24日,國防部軍事法庭向岡村發來傳票。

事前審判長石美瑜接到“中正”簽署的電令:“據淞滬警備司令湯恩伯呈請,將「岡村寧次」宣判無罪,應予照準。”

1月26日上午10時,軍事法庭對岡村寧次進行第二次公審,公審時間和具體地點並沒有對外公佈,開庭時只允許20餘位新聞記者象徵性地到場旁聽,與第一次公審時千人旁聽的場面簡直是天壤之別。

審判岡村寧次 他是如何逃脫制裁的

在公審時,石美瑜象徵性地問了幾個問題後,按預定計劃匆匆地走過場,於當日下午4時宣讀了「民國三十七年度戰審字第28號判決書」,宣判「岡村寧次」無罪。判決書最後的署名為:審判長石美瑜,審判官陸起、林健鵬、葉在增、張體坤。

這份《判決書》提出的理由是非常無理、缺乏邏輯性的。特別是把岡村寧次的案情僅僅侷限在他1944年11月到1945年8月任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這不足一年的時段內。此前岡村在關東軍、華北派遣軍的經歷,竟然無一字提及。

1944年11月以前侵華日軍的種種暴行均與岡村寧次無關。1944年11月以後派遣軍的“零星暴行”均由侵華日軍第27師團長「落合甚九郎」中將等人負責。

這不免令人產生時空騰挪的感覺,難道日本法西斯侵華是從1944年11月開始的?在整個審判過程中,上海軍事法庭完全迴避日軍在抗日根據地範圍內犯下的戰爭罪行,特別是岡村指揮的華北大掃蕩,表現出明顯的袒護。這個判決書實際是一份「岡村寧次」的辯護書。

判決後輿論譁然紛紛指責

判決書宣讀後,法庭內全場譁然。石美瑜拒絕回答記者在現場的提問和質疑,立刻宣佈退庭,慌忙躲進庭長室。

憤怒的記者們不顧憲兵的阻攔,衝入辦公室向法庭抗議。這時候,法庭副官向岡村寧次耳語幾句,隨即趁此混亂時機從後門走脫,徒步返回寓所。

綜上所述,蔣介石、何應欽、陳誠、白崇禧、湯恩伯等人都程度不同地為岡村寧次的寬大處理而盡心盡力。

岡村寧次被判無罪,引起國內輿論的強烈不滿,眾多具有正義感的人士提出抗議,中國共產黨也對此發表聲明。這是上海軍事法庭,也是國民政府審判日本戰犯最大的敗筆。

中共中央發言人於1949年1月28日發表聲明,“嚴令南京政府立即逮捕不久前被國民黨軍事法庭宣判無罪的日本戰犯「岡村寧次」,同時逮捕主要的國民黨戰犯……”

上海《申報》在2月1日全文轉載了聲明。

在國民黨統治區敢於發表中共的言論是很罕見的。表明上海新聞界對「岡村寧次」判決敢怒不敢言,而藉助中共聲明來表達自己的心聲。

然而事情還沒有完。

1949年1月28日晚上,湯恩伯派一名副官通知岡村,準備好物品於29日早晨6時半到戰犯監獄集合。

30日,岡村及其他日本侵華戰犯259名在上海乘美國“約·w·維克斯”號輪船回國,逃脫了中國人民的審判。

2月4日清晨,岡村寧次踏上日本國土,隨後被安排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住院療養。

後來,岡村寧次還出任蔣介石的軍事顧問,1961年6月出訪臺北,1966年4月,「岡村寧次」突發心臟病死亡,時年82歲。

他死有餘辜,中國人民及其子孫後代將記住這個臭名昭著的頭號日本戰犯。

相關文章

渡江戰役:殲敵43萬餘人——解放戰爭經典戰例

2021-06-17

踏破璀璨的歷史長空,瞭望星輝裡斑駁的流光閃爍,千年的風霜,凍結了多少英雄傳說,那古今橫貫的天地長線,串聯著生命最初的力量,帶給人驚奇,帶給人追憶,那歷史的浩繁畫卷,是永不老去的心靈天宇!【交戰時間】1949年4月20日~6月2日【交戰雙方】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第

鏑木正隆: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處以絞刑的日本陸軍少將

2021-06-18

日本戰犯在中國伏法者,當屬酒井隆、谷壽夫和田中久一之死最廣為人知,其中酒井隆和谷壽夫都是在南京雨花臺刑場被執行槍決的,而田中久一則是在廣州流花橋刑場被執行槍決,這三個惡魔的軍銜都是日本陸軍中將,而對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執行絞刑的鏑木正隆,公眾對此卻所知甚少,中國古代極

40集電視連續劇《情天恨海》劇本連載/5

2021-08-29

臺灣沸騰了!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六日,臺灣民眾得知日本投降的消息後欣喜若狂,全都湧上了街頭,敲鑼打鼓,燃放鞭炮,徹夜狂歡。廖明暢和家人及同學們也都擠在遊行人潮中,盡情渲洩著臺灣光復的欣喜。九月一日上午九時,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臨時辦公室在重慶國府路一棟戒備森嚴的建築物門口

炮樓裡的鬼子投降了,住在一些人心裡的投降了嗎?

2021-09-03

1945年9月2日上午,日本東京灣晴空萬里,美國海軍“密蘇里號”戰列艦上,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陸軍參謀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軍大本營在投降書上簽字。至此,中國人民經過長達14年艱苦卓絕的鬥爭,終於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同時也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完全

小林淺三郎:代替岡村寧次呈遞投降書的中國派遣軍總參謀長

2021-09-09

1945年9月9日9時,中國戰區受降儀式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舉行,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主持了受降儀式,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大將在投降書上簽字並蓋章,這份投降書原本應該由岡村寧次親自呈遞給何應欽,但卻由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中將代為呈遞,這一歷史瞬間被攝

江一平:為岡村寧次無罪辯護的中國律師,晚年下場如何?

2021-09-13

岡村寧次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戰犯,以他在戰爭時期犯下的罪行,即便是被處以極刑都不過分。可是到最後,他卻獲得了一個無罪的審判,還安然無恙地回到了日本,這是怎麼回事呢?一方面是因為,國民政府本身就有庇護他的意思,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有一個叫江一平的中國律師,站出來為他辯護。一

人類正義的勝利——探訪瀋陽審判日本戰犯法庭舊址

2021-09-16

(文/徐揚趙洪南崔師豪)瀋陽市皇姑區黑龍江街77號,一幢古式斜簷悶頂二層小樓,金色琉璃瓦的屋頂,四根紅漆立柱,顯得莊嚴肅穆。65年前,這幢小樓曾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作為特別軍事法庭公開審理了36名日本戰犯。世界都在關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共和國將會如何處理這

毛主席是怎樣創造出成功改造日本戰犯的奇蹟的?

2021-09-17

本文作者:胡新民,授權本號發佈。在新中國,所有日本戰犯,無論是上了法庭受審的還是沒有上法庭而宣佈寬大釋放的,無一不表示認罪服法。這在世界司法史上無疑是獨一無二的。在遼寧撫順的撫順戰犯管理所監區東側,立著一座漢白玉碑:“向抗日殉難烈士謝罪碑”。這座漢白玉碑是由曾經關押

南京大屠殺的“百人斬”,兩位作惡多端的日本兵,最後下場怎樣?

2021-10-12

三連一下,瞭解更多精彩內容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是中華民族災難深重的時期,當時的中國正遭受著日本法西斯慘無人道的侵略。日本法西斯對中國的侵略有預謀、有計劃,他們先是有企圖的引發了九一八事變,之後侵佔了我國的東北三省。面對日本人早期的侵犯,國民黨政府卻沒有及時採取措施,以

《二戰戰犯審判中的中國法律人》系列⑤ 葉在增:審理南京大屠殺第一案的軍事法官

2021-10-28

來源:《民主與法制》週刊2021年第39期編者按從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開始,日本發動了長達14年的侵略戰爭,給中國及亞太地區的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抗日戰爭勝利後,為了清算日本侵略罪行,維護世界和平,重建戰後新秩序,同盟國在東京設立了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日本甲級戰犯進

1948年,為岡村寧次作無罪辯護的上海律師江一平,後來結局如何?

2021-10-29

在中國兒女心目中,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是罄竹難書的罪行,但正義雖然會遲到,但總會來臨,在抗日戰爭勝利的那一刻起,無數熱血的中國人民為之沸騰。那些在中國犯下滔天大罪的日本人必將得到嚴懲。歷史的車輪滾滾前行,是革命先輩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和平,珍惜如今美好生活的同時,我們

這份檔案,讓南京大屠殺主犯俯首認罪

2021-11-05

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的258萬餘卷的館藏檔案中,有一本不起眼的小冊子:作為一件文物,它記錄了一段真實的歷史;作為一份檔案,它在關鍵時刻影響了歷史軌跡,它就是被稱為“京字一號證據”的南京大屠殺照片檔案。圖:南京大屠殺照片檔案1945年9月2日,日本代表在“密蘇里號”上

蔣介石是功臣還是罪人?他對國家犯下的4大罪孽,註定他遺臭萬年

2021-11-10

近些年來,網絡上一些“蔣粉”大行其道。他們間接為蔣介石洗白,說他做事都是“身不由己”,就差把蔣介石吹成“民族英雄”、“革命烈士”了。誠然,蔣介石也有功,比如沒有讓臺灣落入美國人之手,沒有在臺灣搞分裂言論。但是蔣介石實在算不上一位英雄,老蔣對國家、對民族犯下的四大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