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軸心時代:文明的起源(上)

可亮說


雅斯貝斯說軸心時代的超越突破,就如同一場人性的落成儀式,至此,人在精神上成為真正的人。

我想說,軸心時代,實現了雙重超越突破的中華文明,第一次產生了人類社會發展所需的完整的文化價值體系,如同一場人類文明的落成儀式,文明終可以稱之為文明,人類終於找到了這個物種可以相對和諧共存的社會組織方式和對應的理論體系。



0
1

一、文化與文明


文化是一個寬泛的概念。一直以來,人們很難對其作出統一而精確的概括。從廣義上看,文化是指人類在社會實踐中所形成的物質生產成果和精神生產成果的綜合,既包括物質文化,也包括精神文化以及社會的風土人情、習俗等一切“人化”的事物,涵蓋物質、制度、行為和精神等各個層面。梁漱溟認為“文化不過是一個民族生活的種種方面,概況起來包括精神生活、社會生活和物質生活。”狹義的文化則是指人類的精神活動及其產品,歸根到底是人類物質生活的反映。毛澤東認為“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在觀念形態上的反映”[1]

不管從廣義還是狹義上說,文化是一切“人化”的事物,是人們為了生存而必須適應外部環境、控制各種自然力量,過有組織的群體(社會)生活,在長期生產勞作和社會生活過程中的建構或有目的的創造,文化是人類社會性的產物,人只要在思維中把“意義”的觀念組織起來,文化也就隨之而出。社會學強調人的行動具有主觀意義,凸顯文化具有規範行動、形成秩序的能力,以區別於其他生物基於刺激——反應之上的本能行為。

文化在不同群體和共同體內還體現為特定的習慣、習俗、禮法、規約,經過歷代薪火承傳,久而久之成為傳統。傳統是指在歷史中形成,並在人們的生活中世世代代起作用的那些生活方式、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風俗習慣,是一個民族長期歷史發展的心理積澱和歷代薪火傳承的精華,是民族性格、“民族魂”形成的內在依據,是群體中最具有權威的行為模式和思維模式,關係到整個民族的歷史發展路向和每個成員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傳統是古老的,但又可在一定程度上為當代的人們所認同和遵守。馬克思指出:“一切已死的先輩們的傳統,會像夢魔一樣糾纏著活人的頭腦。”[2]。傳統具有潛意識性和群屬認同性等特徵。

傳統文化是從歷史上延續下來的民族文化。相對於外來文化而言,傳統文化是指母文化、本土文化及民族文化。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的民族文化,從這個意義上講傳統文化就是民族文化。對於一個民族而言,文化的教化功能,集中表現為建構民族心理,造就民族性格,形成民族傳統,塑造民族精神,而民族精神是一個民族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精神支柱。一個民族沒有振奮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就不可能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我們通常說的中國傳統文化,就是指以漢民族為主體、多民族共同組成的中華民族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創造的特殊的文化體系。

傳統文化是一個民族區別於其他民族的精神特質和標誌。傳統文化植根於民族的土壤中,從總體上反映和代表著一個民族或社會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道德倫理,體現在人們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心理特徵上,內化、積澱、滲透於每一代社會成員的心靈深處,往往凝聚為民族特有的國民性格和社會心理。

人類歷史上,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在不同社會和不同代際的人們之間都會有所變化,這就是文化的變遷。傳統文化是在過去形成的,但又不能把它單純理解為“過去的文化”,因為“傳統”二字不是僅指過去,而是過去傳給現在,現在繼承過去的某種連續性關係。任何民族的傳統文化都是在歷史進程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隨著歷史的演變而代代相傳,並在這種發展和延續中發生著過去和現代的衝突和交融。傳統文化是在繼承和變遷中演進的。早期傳統的影響力在歷史發展進程中不斷減弱,而新的又在歷史發展中不斷變成“舊的”,凝聚為傳統。歷史不斷把每一代人的創造變成傳統,整個歷史發展是一個不斷突破傳統又不斷形成傳統的過程。正如黑格爾所說,傳統不是一尊不動的雕像,而是一道洪流,離源頭越遠,膨脹的越大。也就是說傳統文化並不是靜態的文化“化石”,而是動態的觀念之流。

文化不同於文明。廣義的文化是相對於自然而言,狹義的文化是相對於經濟、政治而言,而文明則是相對於野蠻而言,是人類社會區別於原始狀態的進步程度,是一個團體在真善美的探索、追求和創造過程中克服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自己內心之間矛盾所達到的歷史進度。當然,在用於形容一個文明體的時候,文明的概念更接近於廣義的文化的概念。比如伊斯蘭文明,指的就是信仰伊斯蘭宗教的民族自古至今所創造的一切關於物質的、制度的以及精神的成果。亨廷頓在《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認為:人類的歷史就是文明的歷史,不可能用其他任何思路來思考人類的發展。為了研究人類社會的發展,亨廷頓對諸多研究文明的學者及其著作進行了研究考察,並總結出了這些學者在關於文明的性質、認同和變化的中心命題上達成的廣泛的一致意見。

第一,我們生存的地球,就是一個多文明的世界,存在著許多文明,他們每一個都以自己的方式文明化了。

第二,文明被看作一個文化實體。所以界定文明的客觀因素中,最重要的通常是宗教。人類歷史上的各種主要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被基本等同於世界上的各偉大宗教。文明與種族不同,同種族的人可能因文明而產生深刻的分裂,不同種族的人可能因文明而趨向統一。人類群體間的關鍵差別是他們的價值觀、信仰、體制和社會結構,而不是他們的體形、頭形和膚色。

第三,文明是包容廣泛的,是一個整體。文明各個部分之間的關係和它們同整體之間的關係規定了他們的各個部分。文明是對人最高的文化歸類,是人民文化認同的最廣範圍。文明既可以根據一些共同的客觀因素來界定,如語言、宗教、習俗、體制,也可以根據人民主觀的自我認同來認定。文明是最大的“我們”,在其中我們在文化上感到安適,因為它使我們區別於所有在它之外的“各種他們”。

第四,文明終有終結,但又生存得非常長久。帝國興起又衰落,政府上臺又下臺,但文明依舊,它歷經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甚至意識形態的動盪而倖存下來。文明雖然是持久的,但它們也在演變,是動態的,會興起會衰落,會合並會分裂。

第五,文明是文化實體而不是政治實體。文明的政治組成在文明之間各不相同,在一個文明之內也隨著時間而變化。大多數文明包含一個以上的國家或其他政治實體。

最後,學者們一般在確認歷史上的主要文明和在現代世界存在的文明上意見一致,認為人類歷史上至少有12個主要文明,其中7個文明已不復存在(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典文明、拜占庭文明、中美洲文明、安第斯文明),5個仍然存在(中國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和西方文明)。鑑於認識當代世界的目的,亨廷頓又加上了東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以及有可能的非洲文明。

0
2

二、文化的本質:一套價值體系


文化是社會學研究中的重要概念,但不同的學者對文化有著不同的研究角度和研究方法,例如美國社會學家帕森斯(T.Parsons)在構建結構功能分析理論時就把文化當作分析單位行動的一個重要因素,其內容包括信念、符號、價值三個方面,成為與經濟、政治、社會(交往)一起構成整體社會的四個行動系統中的一個行動系統。

人類學的文化模式理論從文化相對主義立場上把一個民族的社會文化解析為三種文化特質,即物質文化、社會組織和文化模式(知識與信仰),主張人的行為被文化模式決定,行為即是對文化模式的習慣性順從。

文化人類學中,克虜伯(A.L.Kroeber)曾提出了適用於解釋世界上所有文化的普遍性的文化模式。他把這種文化模式分為兩種,一種是曾綿延數千年、穩定起作用的主要模式,另一種是穩定性比較差、處於變化中的次要模式。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專家小組在“多種文化的星球”報告中指出:文化是人類為了不斷滿足他們的需要而創造出來的所有社會的和精神的、物質的和技術的價值的精華,即文化是價值的精華。價值由於與社會生活整體運行相聯繫的程度不同,又可以分為幾個不同的等級。最普遍的價值顯然是那些最能夠體現出整個群體認同的價值,而那些能在相對較低的不同社會層面運行的其他規範,也就是從那些最普遍的價值——規範中派生出來的。
(一)文化價值體系的三層構成
在本書中,就社會學意義上的文化概念,我採用蘇國勳先生在《社會理論與當代現實》一書中所介紹的分析框架,即文化(狹義的文化——作者注)也被認為是一套社會價值體系,它由最高層次的理念價值(ideal values)、中間層次的規範價值(normative values)和最低層次的實用價值(pragmatic values)三個層次組成,這三種價值分別對應實踐中的道德理想、典章制度、器物行為三個方面[3]。通俗一點來說也可以用精神文明、制度文明(或政治文明)和物質文明替代蘇國勳所說的理念價值、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即文化三個層次的價值分別反映了一個社會中的精神文明(道德理想)、制度文明(政治文明)和物質文明(科技經濟)。

1、理念價值

理念價值亦即道德理想,是一個民族的性格、特徵的集中體現,統括真善美各個領域,是一個民族崇尚什麼反對什麼的根本標準(亦可稱之為“精神文明”——作者注)。中華民族的理念價值基本上體現在以儒家為代表的文化大傳統之中,它一直是中華民族歷代典章制度的精神依託並深刻地規範著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中華民族歷經幾千年的發展,其文化幾乎沒有大的斷裂,中間雖有過低谷和挫折,但與其他幾個古代文明國家相比,如希臘、埃及、巴比倫,仍然具有屹立於現代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中華文明這種強大的生命力不能不說是與其大道哲學“發育萬物、駿極與天”的理念價值有很大關係。理念價值是從經驗事務中提純、抽象出來的義理,屬於形而上,故謂之“道”。它致大、至深、至極,俯覽萬物,包容一切,“致廣大盡精微”,是一切經驗事物合理性的最終根據。理念價值的合理性根據是它自身,不假外求,因為它本身即屬於一種形而上的價值和理性,故無法、也實無必要再訴諸經驗檢驗。

蘇國勳所講的理念價值可以用民族精神,或者說一個民族傳統文化的內核或核心精神來近似的替換,而傳統文化或者說一個文明的內核我認為是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它是不同文明得以區分本質特徵。不同民族在形成和發展過程中產生了不同的終極關懷,造就衍生出了不同民族不同的民族特色和延綿不絕的傳統文化,進而形成不同的文明,並逐漸演化形成不同的政治、經濟等社會制度。

我們現在經常講的一個詞是“傳統文化”,傳統文化植根於民族的土壤中,從總體上反映和代表著一個民族或社會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道德倫理,體現在人們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心理特徵上,內化、積澱、滲透於每一代社會成員的心理深處,往往凝聚為民族特有的國民性格和社會心理。當然傳統文化也是一個民族的一套傳統的價值體系,包含理念價值、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三部分,但在此我要特別的指出,現在我們提到的傳統文化,在用到這個概念的時候,實際上更多的是用它來指代傳統文化中“理念價值”的部分。我們進入了現代社會,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已經跟過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但是傳統文化中的理念價值還是較好的保存下來了。因為理念價值才是一個民族區別於其他民族的精神特質和標誌,而理念價值的起點與核心就是終極關懷。

終極關懷是一個文明的核心,一個民族的終極關懷很難改變,所以以終極關懷為內核的民族的傳統文化也很難改變。終極關懷,這是本書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後面我們將專門介紹終極關懷的相關內容。

2、規範價值

規範價值是隱蔽在典章制度中的意義,並在具體法律條文、政治制度、鄉規民約、風俗習慣中得以體現。規範價值作為人們行為的規約,其內容除了包含有人類先進文化中普遍適用的內容(生存、發展、人的基本權利、和平、環保等)外,還具有一些體現不同民族特徵的地域特色內容,其中的差異反映了不同民族價值上的取捨。規範價值作為理念價值與實用價值之間的中介,其內容必然既要受到理念價值的限定,又要對實用價值提供指導,為此必然帶有形而上和經驗的雙重性。換言之,它要兼具形而上和經驗兩方面要素,表現在社會生活中就是,各種社會規範確立,必然是在理念價值指導下進行的,這個意義上它是主觀的、價值和理性的;但當對社會規範被遵守的可能性加以考量時,就一定會涉及到對客觀環境、條件、內容本身的分析,這樣它又具有了客觀的、工具合理性的因素。惟其如此,規範價值才能夠充當理念價值和實用價值之間的橋樑。

蘇國勳所講的規範價值,對應的是一個社會的政治層面,主要是用來指導或者解釋社會政治制度層面設置的原因、意義和合理性的,類似法的精神,從這個角度看,規範價值幾乎可以等同於意識形態的概念。當然對於意識形態,有著不同的定義,也有廣義狹義之分,我們這裡講規範價值幾乎可以等同於意識形態,是指狹義的意識形態,即為政治制度提供正當性依據的政治意識形態,後面我將專門介紹意識形態的相關內容。

3、實用價值

實用價值則純屬於一種目的——手段合理性,也稱為工具合理性,它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世界中的行動邏輯,即在行動目標確定的前提下,它只專注達成目標的手段的效率問題。語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講的就是要做成任何事情都必須先使工具合理,否則就會事倍功半或一事無成。故民諺曰:“磨刀不誤砍柴工”,講的都是一個道理。因此工具合理,往往就事論事,非常實際,非常理性,其基準就是功利,是有用,表現為對行動方案做利弊權衡後的理性選擇,因此,講理性一定是與可計算性、可預測性、講究功能效率相聯繫。在這種取向下,每個人都像“經濟人”那樣工於計算,以最小的投入換取最大的產出,其行動邏輯是效益最大化原則。

蘇國勳所講的“實用價值”,對應的是一個社會的經濟層面,就我的理解而言,完全可以用馬克斯·韋伯所說的“工具理性”代替。工具理性是通過實踐的途徑確認工具(手段)的有用性,從而追求事物的最大功效,為人的某種功利的實現服務。工具理性是通過精確計算功利的方法最有效達至目的的理性,是一種以工具崇拜和技術主義為生存目標的價值觀,所以“工具理性”又叫“功效理性”或者說“效率理性”。

“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eason)是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中的一個重要概念,其最直接、最重要的淵源是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所提出的“合理性”(rationality)概念。韋伯將合理性分為兩種,即價值(合)理性和工具(合)理性。價值理性相信的是一定行為的無條件的價值,強調的是動機的純正和選擇正確的手段去實現自己意欲達到的目的,而不管其結果如何。而工具理性是指行動只由追求功利的動機所驅使,行動藉助理性達到自己需要的預期目的,行動者純粹從效果最大化的角度考慮,而漠視人的情感和精神價值。

如上所述,如果套用韋伯的合理性概念,“工具理性”完全可以指代“實用價值”,而“價值理性”可以完全包含“理念價值”,以及涵蓋“規範價值”當中的一部分,因為規範價值“要兼具形而上和經驗兩方面要素,充當理念價值和實用價值之間的橋樑”。從這個角度而言,韋伯“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的兩分法,不如蘇國勳三個層次的劃分更加的清楚明瞭,所以我在此採用蘇國勳對價值體系三分的框架,但是在分析其與政治、經濟互動關係的時候,二者並不矛盾,所以也用到韋伯的視角。

就實用價值或工具理性而言,或許可以用“科學”來指代[4]。科學,指的就是分科而學,後指將各種知識通過細化分類(如數學物理化學等)研究,形成逐漸完整的知識體系。它是關於探索自然規律的學問,是人類探索研究感悟宇宙萬物變化規律的知識體系的總稱。科學是一個建立在可檢驗解釋和對客觀事物形式、組織等進行預測的有序的知識的系統。科學的目的在於使人獲得自我清明和認清事物之間的現實關係,科學旨在引導人們做出工具合理性行動,並以透過理性計算去選取達到目的的有效手段,專注功能而排斥價值理想,在這裡人通過服從理性而旨在控制外部世界。

我們通常提到的科學是指自然科學,即通常將自然科學簡稱科學,並不包括社會學和思維學的內容,包括我們平時所說的科學技術(簡稱科技)中的科學也指的是自然科學。

我所講的實用價值或工具理性可以用“科學”來指代,這裡的科學既包括“自然科學”,也包括諸如經濟、金融、管理等部分“社會科學”的內容(當然社會科學當中其實即含有工具理性的成分又含有價值理性的成分),它們指導著國家如何去制定經濟政策取得經濟發展,企業如何打造商業模式賺取商業利潤,個人採取何種謀生手段實現個人和家庭的溫飽與財富積累。

(二)文化價值體系的內部關係

蘇國勳是如何論述文化價值體系三個組成部分之關係的呢?他講:

在常態下,文化價值體系的三個組成部分之間保持一種上下層級的隸屬關係:上層統領、支配下層,下層歸屬、服從上層;上層發佈給下層的是信息或指令,下層提供給上層的是資源或能量,中間層次則是連接上下兩層的中介。最上層的理念價值與超驗的形而上環境接壤,最下層的實用價值與經驗的自然環境相連,中間層次的規範價值則是把超驗理念變成實際行動的過渡橋樑;理念價值為全民族所共有,不像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那樣,不同地域不同行業可以有自己的特點,理念價值是民族文化的靈魂、核心,它的精神總是投射到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或者說理念價值和實用價值總是蘊含著、體現著理念價值。

三者呈現為一種環環相扣、相輔相成的互動關係,本質上是一種既相適應,又有一定張力的動態調適關係。三者合在一起構成統一的價值體系,通過誘發人們行為的動機、指引並規範著人們的行動,從而使人們的行動從基於意志自由的個體層面上的衝突無序,轉變到集體層面上的和諧有序,進而使社會生活保持“秩序”狀態和穩定局面(治)。反之,當三者關係由張力變為對立衝突,價值體系出現混亂錯位,人民行動就會失範,社會就會出現動盪和無序(亂),社會秩序就會由治變亂。

一個社會的文化價值體系與其他事物一樣,都是一個矛盾統一體,文化價值體系內部既有矛盾衝突又有協調統一。一個社會的文化價值體系就是在這樣的對立統一中不斷的變化發展。文化是對人類實踐活動,對社會現實的反映,一方面,從人類整體來看,人類實踐在不斷向前發展,社會現實在不斷變化,文化價值體系自然會隨之變化。另一方面,從社會內部來看,不同社會群體和階層具有不同的利益訴求,這就會造成群體或階層之間的價值差異和矛盾衝突,這種價值差異和矛盾衝突的存在,即是造成社會關係分化的基本原因,又是推動文化價值體系發展的基本因素。文化價值體系的三個層次並非同步變化,而是有著自身的變化規律。

實用價值是變化最為頻繁、形態最不穩定、持續時間最短暫的。社會生產力的不斷髮展,會帶動生產關係的變化發展,與之相應的實用價值理念也會隨著客觀條件的變化不斷的修正自己的取向,不斷地變化發展。一方面是自然科學的發展日新月異,不斷的向前自我演化,另外即使是社會科學當中,經濟理論和管理理論的變化也在快速更迭。近代經濟學可以追溯到法國的重農學派,即使從亞當·斯密1776年的《國富論》開始算起,這二百多年間經歷了諸多經濟學理論的變革,從重農主義到古典政治經濟學,再到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批評,再到凱恩斯主義之興起,再到奧地利學派以及繼承奧地利學派的芝加哥學派,再到弗裡德曼的貨幣學派,以及之後的制度經濟學、新自由主義,可以看到這二百年間,各種經濟理論層出不窮、粉墨登場,各領風騷幾十年。

規範價值即典章制度、政治制度,相對比較穩固,變化較為緩慢,在人類歷史上的規範價值層面,大的變化可以簡單列舉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以及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這幾種形態的變化。當然不同國家和民族其規範價值的演變過程都有自己的特點,並不完全相同。就中國而言,從堯舜禹三代的禪讓制到“夏傳子、家天下”,夏朝成為第一個世襲制朝代。從夏朝約公元前2070年開始到周朝公元前256年結束,夏商周的家天下時代,經歷了大約1800年的漫長歲月。自秦漢開始廢封建,舉郡縣,建立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國家開始,一直到清溥儀退位,經歷了2133年(秦公元前221年+清帝退位1912年),這段時間中國的規範價值(政治制度)在不斷完善,但核心制度保持不變。

理念價值是對於某種既定理想的主觀確認和承諾,是存在於超驗的形而上領域,或內在的心靈習性之中,故理念價值形態最為穩定、變化最為緩慢、持續過程最為長久。在社會出現急劇變遷時,比如發生經濟危機進而爆發革命導致政治危機,作為實用價值的經濟政策之類可能發生重大變化,但即使改朝換代,但是作為規範制度的政治制度卻不會輕易改變,往往出現滯後或者循環往復,而作為理念價值的文化卻很難改變。

在常態下,文化價值體系的三個組成部分之間保持一種上下層級的隸屬關係:上層統領、支配下層,下層歸屬、服從上層,三者的內在一致性統一性越強,其對現實社會的指導和規範能力也就越強;但是三者也並非時刻保持統一、一成不變,在變化的過程中,都是實用價值最先跟著社會實踐發展的變化而變化,進而推動更上一層規範價值和理念價值的變化,上一層級也因此變化,才可以用以包容或者解釋下一層級的變化,從而保持文化價值體系的內在一致性。但是理念價值從其誕生幾乎就為規範價值和實用價值劃定了邊界,在社會生活中,我們也可以很清楚的發現,經濟的變化最為頻繁,政治的變化較為緩慢,而長期形成的民族文化傳統則很難改變。比如產生於軸心時代的這幾大文明中,基督教文明、中華文明自產生之後,基本沒有發生過重大的變化。

波茲曼曾經總結說:“世界歷史正確地證明了下述論點:政治制度是文明表面轉瞬即逝的權宜之計,每一個在語言上和道德上統一的社會的命運,都最終依賴某些基本的構建思想的倖存,歷代人圍繞著它們結合在一起,因此,它們標誌著社會的延續性。”“帝國興起又衰落,政府上臺又下臺,但文明依舊,它歷經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甚至意識形態的動盪而倖存下來”[5]

中共北京市委黨校的張軍教授對於文化價值體系的構成及內部關係也持有類似的觀點,他在《馬克思主義價值哲學的三大整體論原則》中指出:

人類社會價值系統是由不同的價值子系統或價值群構成的有機統一體。社會價值系統作為一個有機系統,它具有特定的內部結構,包含著若干價值子系統或價值群,是一個以物質資料生產方式為基礎、逐層有機整合起來的價值結構體系,它由社會經濟價值、社會政治價值和社會文化價值三大子系統或價值群所構成。在這一有機的價值系統中,各種具體的價值子系統或價值群之間相互聯繫,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相互促進,從而構成了人類價值生活的基本領域。同時,任何社會價值系統不僅包含著社會經濟價值、社會政治價值和社會文化價值三大子系統或價值群之間的相互作用,而且每一子系統或價值群內部各要素之間也是相互關聯、相互作用的。這使得社會價值系統始終處於一種內部各要素複雜交織、相互作用的狀態之中。作為一個社會價值系統整體而言,缺失了任何一個價值系統構成部分,都不可能稱之為是一個完整的社會。[6]



[1]《毛澤東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第二版,1991年,第694頁。

[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85頁。

[3]蘇國勳:《社會理論與當代現實》,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198頁。

[4]注:本書在很多概念方面的論述並不嚴謹,只是想表達一種邏輯觀念,尤其是涉及跨學科的概念替換,不同學科體系對同一類事物不管是客觀的或主觀的事物的概念定義會有出入,希望讀者能夠意會。

[5]塞繆爾·亨廷頓:《文明的衝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新華出版社,2010年,第22頁。

[6]張軍:《馬克思主義價值哲學的三大整體論原則》,載於《理論建設》,2016年第四期,第90-93頁。

 

推薦閱讀

【文政經】文明重構與金融崛起

【讀書會】權力和資本:相愛相殺

【文政經】中美兩國種族繁衍之爭

【文政經】黨管金融得以確立和執行

【文政經】貿易戰,也是一場戰爭…

【文政經】朝鮮伊朗都在破局的路上

【文政經】獨角獸:一段未被髮布的採訪

【文政經】中美貿易戰的歷史和文化背景

【讀書會】哈耶克的自我否定 ——《貨幣的非國家化》讀書札記

敬請關注“文化政治經濟學”

一起探究紛繁世界背後的邏輯…

相關文章

吳根友:中華文明對人類文明的重要貢獻

2021-06-07

中華文明包容、開放與重視有機性的思想傾向中華文明經典系統的開放性,主要表現在精神內涵的一體多元,有體有用、有道有器有技的嚴密系統性與可容受性(即開放性)。“六經”系統裡,《詩》《樂》主要表現為對人的審美情感的重視,《書》則表現為對人類政治史上得失成敗的大事及其原因的

第四期“絲路審美文化高級研修班”在蘭州大學舉行

2021-07-18

中國甘肅網7月18日訊7月11日至13日,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絲路審美文化中外互通問題研究”課題組在蘭州大學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舉辦了“絲路審美文化高級研修班”暨蘭州大學2021年“國際課程與實踐周”和“暑期學校”系列講座。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四川

董春利、魏廣悅《奇門遁甲基礎知識問答·前言》

2021-09-12

奇門遁甲堪稱周易學說孕育出的一朵燦爛的奇葩、一塊瑰麗的珍寶,也是富有傳奇色彩的古代預測學、運籌學、決策學。——題記中華民族具有5000多年連綿不絕的文明歷史,創造了博大精深、璀璨耀眼的中華傳統文化,為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對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習近平總

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

2021-09-16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明確指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馬克思主義是歷史和人民的必然選擇,為中國革命、建設、改革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為中華民族克服困難、

讀書·《經濟人的末日》

2021-09-22

關於為什麼納粹會瘋狂殘害猶太人這個問題,在一般性解答之外,我國著名野生經濟學家宋鴻濱在其所著《貨幣戰爭》中認為,是因為猶太銀行家、資本家們在一戰後對德國人民進行了瘋狂的掠奪,造成了“超級通貨膨脹”,激起了德國人民對猶太人的刻骨仇恨所至。而美國學者彼得·德魯克給出的解

黑格爾、馬克思和世界歷史

2021-09-26

這是本公眾號第一篇純歷史的文章,選自《全球歷史的思想伴侶》!內容沒有以往的內容難懂!在二十世紀,“世界歷史”的概念可能與黑格爾和馬克思的名字聯繫得更緊密,而不是與任何其他名字聯繫得更緊密。這兩個數字承擔了驚人的雄心勃勃的項目,兩者都受到了一系列相互矛盾的解釋和評估。

重構中華文明,實現偉大復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三次偉大飛躍!

2021-10-02

可亮說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的百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在中華民族歷史上,都是一個十分重大而莊嚴的日子。總書記在當天做了鏗鏘有力的講話,講話對我黨的百年曆史做了回顧,莊嚴宣告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聽的心潮澎湃、熱血沸騰。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指出,在新的

愛國,就是愛國人:保守主義視野下的“國家”概念

2021-10-03

北遊獨立評論思辨洞見請把我【設為星標】第一時間收到推送01關於中國,有一些基本的常識需要反覆強調,包括但不限於:中國由14億活生生的中國人所組成,是一個有溫度的有機體,而不僅僅是一個冷冰冰的詞條;中國是一個文化傳承系統,這個“大中華”文化系統是由漢儒的主系統,

董健:現代意識與民族戲曲 ——回答安葵、傅謹先生的批評

2021-10-08

【導語】本文是董健先生就安葵、傅謹兩位先生的“批評”所作的進一步回應。在中國戲劇現代化的進程中,民族戲曲有沒有現代意義?有沒有必要擔負“啟蒙”的重任?如何擔負?提倡戲劇的啟蒙精神也是將戲劇政治化嗎?董健先生在這篇寫於2002年的文章裡強調指出,不要將啟蒙和政治混為一

賀翠香 | 從大拒絕到妥協、馴化: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的發展進程及其困境

2021-10-12

從大拒絕到妥協、馴化: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的發展進程及其困境賀翠香|文法蘭克福學派社會批判理論三代傳承經歷了一個從“大拒絕”到妥協再到馴化的過程。批判理論的鋒芒逐漸鈍化。批判理論逐漸放棄決絕的抗爭與批判資本主義制度,開始認同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主張對這個制度進行局

吳錚強:“華夏民族之文化造極於趙宋之世”辯

2021-10-19

一、造極說與新宋學近年來,談論宋史者好引陳寅恪“華夏民族之文化造極於趙宋之世”之語以抬高宋朝的歷史地位。然而陳氏此語是從探討中國學術復興的角度提出,與宋朝歷史地位之議題實有隔閡。陳寅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一語出自《鄧廣銘〈宋史·職官志〉

曾經每3天消亡1個,如今“鄉愁”盛行,中國傳統村落回來了?

2021-10-22

文|胡彬彬,中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編輯|米粟以傳統農耕文明為基的中國,在20世紀初開啟了以工業化、城市化為具體面向的現代化歷程。在100多年的現代化進程中,村落一直與現代性進行著碰撞和博弈,政治、社會環境都已發生幾重變革,然而村落卻始終是歷史變遷中的失落者,它

傳 統 的 張 力

2021-10-25

文化傳統是看不見的,它充溢流淌在從古到今人們的精神血液中。中國傳統文化進入現代生活,是我們研究歷史文化的人一直以來的期待。但傳統文化是個龐雜的範疇,以前並不這樣籠統地標稱,而是研究哪一部分就用這一部分的內涵加以標稱。如經濟史、政治史、法律史、宗教史、哲學史、藝術史、

諸多“失範”現象的三個社會學原因剖析

2021-10-31

(一)由涂爾幹等社會學大師開啟的“失範”研究,為我們分析社會問題提供了新的理論工具,使我們避免簡單的在剛性的“政治領域”進行陳舊、危險的圖解。說簡單,是那種非“左”即“右”、非“東”即“西”、非積極即消極的話語,說來說去援引的材料、得出的結論都侷限在陳腐的框架和平

第二章 由神到錢:西方文明的突進之謎(三)癌變

2021-11-01

可亮說資本主義是一種不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從其誕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依靠不斷的向外掠奪生存。開始是通過血與火的軍事掠奪,搶佔殖民地,二戰以後通過不平等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繼續掠奪這些曾經的殖民地國家。資本主義,一旦無法從外部獲取資源或者獲取外部資料受阻,比如資源枯竭,或者

第一章 軸心時代:文明的起源(上)

2021-11-01

可亮說雅斯貝斯說軸心時代的超越突破,就如同一場人性的落成儀式,至此,人在精神上成為真正的人。我想說,軸心時代,實現了雙重超越突破的中華文明,第一次產生了人類社會發展所需的完整的文化價值體系,如同一場人類文明的落成儀式,文明終可以稱之為文明,人類終於找到了這個物種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