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小孩偷吃貢品,每晚噩夢連連,阿婆:都是貪嘴惹的禍

明朝成化年間,有個名叫林秀娥的寡婦,丈夫年紀輕輕的就離母子倆而去,林秀娥只好獨自一人帶著兒子張譚生活,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很是辛苦,一邊帶娃,一邊還要做繡活兒貼補家用。

日子過得苦不堪言,附近有些鄰居看不下去了,就總是勸她幾句不如再嫁得了,可林秀娥擔心自己帶著孩子嫁過去,反而會傷害孩子,便一直默不作聲,有些好心鄰居見母子倆可憐,總是時不時的接濟一下,為此林秀娥十分感激。

這天農曆七月十五,陰雨綿綿,林秀娥一早就帶著幾個饃饃和玉米麵餅子和張譚一同來到丈夫墳前祭拜,林秀娥哭哭啼啼地跪在丈夫墳前,倒了點小酒,又掰了兩口饃饃灑在地上說道:“孩兒他爹啊,你走的早,沒能親眼看到譚兒長大成人,但你放心,我這當孃的,一定會將他好好撫養長大,你就在天保佑譚兒能夠平平安安就好...”

林秀娥念念叨叨地,而張譚卻是跪在地上東張西望,他今年八歲,父親是在他一歲多的時候走的,那時候他還小,對父親根本沒有一點印象,所以對父親的感情也幾乎為零。

看著周圍一處處小土坡,面前還擺放著不少吃食,有些吃食他根本就沒見過,一股股香灰味兒,摻雜著食物的香氣,一股股的鑽進張譚的鼻腔之中,直衝味蕾,張譚吸了吸鼻子,望著土坡前的吃食也不禁吧唧了兩下嘴。

先前他問過孃親,這些吃的為什麼都要擺在這裡,孃親卻說這些吃的是給住在土坡裡的人吃的,可張譚左看右看,看了許久都不見有人出來吃,有些詫異的歪了歪腦袋,既然沒人吃,為什麼他就不能吃呢?

想到這裡,張譚不禁瞅了瞅身邊雙目含淚的孃親。須臾,林秀娥這才抹了把淚起身,領著張譚沒走兩步,張譚就忽然“哎喲”大叫一聲,捂著肚子不停地在地上打滾。

林秀娥見兒子這般,立馬慌了神,連忙湊上前問道:“兒子,兒子,你咋的了這是?”

張譚愣擠出了兩滴眼淚,可憐巴巴地望著林秀娥說道:“娘,我肚子疼,想上茅房。”

“哎呀,你這孩子,這附近哪兒有茅房啊,你忍忍,咱回家再去”林秀娥說著,便急切的將張譚一把抱在懷裡。

張譚卻是一個勁兒地掙扎哭道:“娘,我忍不住了,你先回家吧,我到旁邊樹林解決一下。”

林秀娥有些猶豫地望著張譚:“娘不回家,就站在樹林外等著你。”

張譚倆眼滴溜溜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娘,我得有半個時辰才能好呢,今天不是隔壁的王大娘要去找你買繡品,你快些回家吧,我記得路,一會兒就回家。”

林秀娥聽張譚這麼一說,她才想起來,今天隔壁的王大娘說要來找她買兩件繡品,要是有看的上的話,她至少能賺上一兩銀子呢,想到這裡,林秀娥有些擔憂地看了看張譚說道:“那你自己小心點,一會兒我忙完了,你若還沒回來,我就過來尋你。”

張譚乖巧的點了點頭沒等林秀娥再說些什麼,轉頭就跑進了樹林之中,隨即躲在一棵大樹之後悄悄望著林秀娥的身影,見其越走越遠,張譚這才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

他先是四周望了望,見四周荒無人煙,連忙來到一處小土坡前,拿起一塊香甜的糕點就塞進了嘴裡,足足半個時辰,小小的張譚幾乎將每個土坡前的吃的都吃了個遍。

此時張譚肚子圓滾滾的,飽嗝更是一個接著一個,在地上躺了好一會兒,這才吃飽喝足的回了家。

然而自從這天以後,張譚每晚都能夢到幾個面色發白,眼睛發紅的男女老少前來嚇唬他,有的時候睜開眼也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在他面前飄來飄去,嚇得張譚趕忙大叫著來到林秀娥身邊。

林秀娥見兒子這般,連忙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張譚卻是哆哆嗦嗦地向四處瞟了瞟說道:“娘,我看到好多人在我眼前飄來飄去,說我搶了他們的東西,可我根本沒有搶別人的東西,他們怎麼能隨便誣陷好人呢。”

林秀娥見兒子說的認真,便下意識地在屋子裡尋了一圈,但卻什麼都沒有看見,別說人了,連個動物都沒有,林秀娥以為兒子在說笑,便沒有在意,哪知沒過多久,張譚竟發起了高燒,嘴裡還不停說著胡話。

這可把林秀娥嚇了大跳,拿出積蓄請了不少郎中來看,也開了不少方子,可張譚吃過之後,不僅不見好,反倒愈發嚴重了起來,為此看病的郎中也是連連搖頭,不知究竟為何。

隔壁熱心的王大娘見林秀娥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便詢問了一下張譚的狀況,王大娘聽後不禁蹙了蹙眉說道:“林妹子,你家娃看著不像是普通的生病,怕不是招惹了什麼東西吧,我跟你說集上有個專門看這種病的祁阿婆,祁阿婆手法高明,找她準沒錯。”

林秀娥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了,郎中找了一六八開都沒能治好張譚的病,即使她並不信妖魔鬼怪之說,還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在集上找到了祁阿婆。

祁阿婆今年看上去少說也有七十歲了,走起路來一瘸一拐十分緩慢,聽了林秀娥所說的張譚近幾天的事情,又看了看張譚的病情,不禁嘆了口氣:“都是貪嘴惹得禍。”

聽祁阿婆這語氣,許是知道些什麼,林秀娥連忙問:“阿婆,什麼貪嘴惹的禍,我家娃這究竟是什麼回事?”

祁阿婆嘆息一聲,沒有理會林秀娥的話,反而伸手在張譚身上幾個穴位點了幾下,原本迷迷糊糊的張譚,忽然睜開雙目清醒了過來。

祁阿婆見張譚醒了便問道:“這幾天你可吃過什麼不該吃的東西?”

張譚張了張口,剛要說些什麼,卻見一旁坐著的林秀娥,立馬慌了神,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好幾圈,這才低聲說道:“沒,沒有啊。”

祁阿婆輕笑一聲,起身說道:“罷了,這病我看不了,真相如何都不告訴我,我又該如何斷病?”說著,祁阿婆就準備離開。

林秀娥心知這祁阿婆有些本事,見她要離開,趕忙起身攔住了祁阿婆,隨即偏頭對張譚說道:“譚兒你有什麼話,趕緊告訴祁阿婆,現在只有祁阿婆才能救你!”

張譚抿了抿唇,依舊不肯說:“我,我什麼都沒做。”

祁阿婆搖了搖頭:“你這孩子怕是沒救了,沒多久便會疾病纏身而亡,到時候誰也幫不了他了。”

聽到祁阿婆這話,張譚立馬慌了神,嚇得哇哇哭了起來,“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過就是吃了小土坡前面的東西而已,怎麼會這樣!”

聽了這話,祁阿婆這才扭身繼續問道:“你都吃了多少東西?”

張譚搖頭不知,“我...我不記得了,除了我爹那處,其他的小土坡前的東西我都吃了”

祁阿婆聞言道:“那是別人的東西,你搶了別人的東西,別人自然會不高興的前來討要,下回記住,土坡前的東西不要隨便吃,就算要吃,也要問問別人同不同意。”

後來祁阿婆給了張譚一張平安符,囑咐了幾句便離開了,而林秀娥和張譚按照祁阿婆所說,準備了一些吃食,來到土坡前,一個個地上供,並懇求原諒,不出半天,張譚的病竟是不藥而癒。

作者:大福子

寫在最後:世上因果報應循環,有借就有還。人們常說三歲看到老,小時候偷吃,長大了就有可能偷銀偷金,每一件大事都是由小事一點點積累起來才會發生的。

所以在孩子小的時候,作為父母的就要進行良好的家庭教育,從每一件小事入手,讓孩子在體驗生活中,得知人生的道理。

文中的林秀娥固然有大意之處,若是當時她能看著張譚不亂跑,或許就不會有未來的事情發生,不過吃一塹長一智,有的時候只有吃了虧,方能明白其中道理。


相關文章

民間故事:村裡雞鴨離奇死亡,牲畜心臟不翼而飛,高僧:自作自受

2021-06-09

故事發生在清朝道光年間,鄭縣向南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個土山名叫具茨山,具茨山下有一個小村莊名叫高家店,村裡滿打滿算總共不到二百戶人家,平日靠著上山砍柴打獵為生。可是原本平靜的山村,最近卻發生了怪事。村民的雞鴨無故離奇死亡,而且這些雞鴨都是被離奇掏心,晚上村民們也沒聽到一

一碗冒菜,看透了人性,這世上竟有如此自私的父親?

2021-06-19

父愛如傘,為我們遮風避雨;父愛如路,伴我們走向人生。恐懼時,父愛是一塊踏實的石頭;委屈時,父愛是一縷金色的陽光;黑暗是,父愛是一盞照明的燈;努力時,父愛是前行的精神支柱;成功時,父愛是鼓勵與警鐘。01眼見就一定為實嗎?東莞步行街新開了一家冒菜館,我和鄰居相約去吃。忽

古代志怪故事:秦悅,資州羊,煤夫

2021-06-21

秦悅馮秋水先生由西寧觀察升任廣東布政使,赴任來到南雄府地界。住店時正屋的門鎖著,他問店裡的僕役,僕役說:“那個屋裡有妖魅作祟,沒人敢住。”馮先生讓他們打開門,自己帶著隨從住了進去。半夜,隨從都已經睡著,馮先生還在燈下看書。忽然地板上傳來嗒嗒的聲音。他低頭一看,只見出

清墨淡染半邊城(3)調皮搗蛋落傷疤,童言無忌留孽緣

2021-07-03

四人跑了過去,只見卞城捂著頭,也看不清。急忙領回家,燈光下一看,一臉的血。“怎麼弄的這是?”卞媽著急的問到。“不小心摔倒了,撞在木頭樁子上了。”卞城呲個牙解釋到。“別問了,快去醫務室看看吧。”舒媽說到。卞爸背起卞城就跑了出去。卞媽抱著卞雪,舒墨也緊跟著去了。醫務室裡

大姑姐借了20萬給我們買房,我就連買雙鞋還得躲著婆婆

2021-07-11

1快下班的時候,前臺妹妹收了個包裹送過來給我,“娜姐,你的快遞。”“謝謝。”我接過來一看,是那雙在購物車裡躺了很久,前幾天才下決心買下的鞋。家裡的幾雙鞋子都穿了好幾年,雖說沒破,但已經很舊了。偶爾出去見客戶,還是要穿得像樣一點,於是我忍了很久終於下手了。我打開包裹,

民間故事:寡婦獨居三年,竟然懷孕了,道士看出了問題

2021-07-23

民間故事,奇聞趣事,這裡是話神道仙的原創故事領域。接下來請看傳奇的民間故事。要說民間怪事多,那是真的多,有些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小鎮上,有著一個寡婦,此人今年也就是三十歲左右。丈夫在三年前意外離世了,無兒無女的寡婦,選擇了獨居。雖說是獨居,但是這個小鎮上,可是有著不

婆婆欺負我孃家沒人,想讓我養大伯哥家孩子,拒絕不成險喪命

2021-07-23

01婆婆王阿梅躺在床上叫囂著:“黎珍珍,你今天必須吧你侄子黎望舒送走,我照顧自己孫子就夠累了還照顧外人。”黎珍珍不理會,輕拍著侄子的頭說:“望舒,放學後,託班李老師會在門口記得你,姑姑八點下班,接了弟弟後我們就來接你。”她蹲下來給女兒黎晨一說:“今天託班王老師會來接

枕上書403:帝君有仇必報,先找少綰小燕算賬

2021-09-18

東華連宋凡世歷劫篇窗外,樹上喜鵲的鳴叫聲吵醒了鳳九,她睜開眼睛,陽光已經灑滿了房間,抬頭正迎上帝君的目光。“醒了!”帝君放下手裡的書,揉揉她的臉。鳳九向他靠攏一下,覺得自己像是被打了一頓,哪裡都痠疼!想起昨晚被東華連連欺負,捶著他的腿道,“你就會欺負我。”帝君諧謔的

故事:將軍歸來發現老媽要飯,一聲令下請聖旨,假扮乞丐戲二孃

2021-09-19

說故事論人心,莫以善意道天下,只是未遇狠心人。相傳,很早以前,有一戶姓張的人家,家有良田百頃,城裡商行生意興隆,衣食無憂吃喝不愁。張員外娶了三個老婆,每個老婆都給他生了一個兒子。老大叫做張有福,老二叫做張有才,老三叫做張有華,都是同年出生。按照張員外的想法,三個兒子

民間故事:鬼郎中

2021-09-24

清朝道光年間,河南有個郎中名叫李海生,醫術精湛,擅長治療各種疑難雜症,無論什麼病症,經過他的診治,大多都會藥到病除,因此,他在當地很有名望,大家都稱他為“神醫”。李海生為人善良、很有醫德,將救死扶傷當作己任,並沒有因為自己名聲在外而漫天要價,對於窮苦百姓來看病,他經

水月亮

2021-09-30

秋分後,燕湖安蓄八方之水,流淌著一份人在中年的從容。仲秋的月影裡,湖邊山樹莊嚴沉默,冷光瑩瑩於湖面,直向遠方。在大地的懷抱裡,燕湖的雙翼輕靈慾飛,若是少了無形的束縛,它將振翅而起,化為夜空的一道自由之鳥。巧玲的家就在燕湖下的和鴿村。每當傍晚,和鴿的村道上三五成群都是

男子考試,文章差卻能高中,幫他之人竟是恨他的人,怎麼回事?

2021-10-01

大家好,我是“王叔講故事”,點擊關注,為您分享精彩故事!父親一句玩笑話,男子竟當真,十幾年一直給畫吃飯,真是奇聞;多年後,後媽視男子為仇敵,後媽死後男子做了什麼人們都稱讚他?(一)美人圖話說古時湖北有個人叫秋子豐,此人畫得一手好畫,特別是他畫的人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一樣

親歷故事:阿公

2021-10-06

之前分享了關於我爺爺的一個夢,所以想著把記憶中的爺爺寫出來。一來分享一下,二來怕時光久遠,把記憶中的爺爺遺忘,特此紀念。我出生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粵東客家地區,那時候的家鄉經濟比較落後,生活貧瘠,思想也比較封建,特別是重男輕女。聽我媽說,我剛出生時,我堂伯送東西過來

今朝鳳來歸,終可棲重樓

2021-10-06

(一)「少夫人、少夫人!」侍婢蘭依咋咋呼呼地跑進後堂時,她正念著口訣織錦,初時還好,猛聽見蘭依大叫「少爺回來了」,驚得一錯手,梭子劃斷了幾根絲線——這匹錦算是報廢了。可她已顧不得心疼這半個多月的心血,只抓著蘭依要她再說一遍,這丫頭趕緊將前院剛發生的一切道來,話音

民間故事:小孩偷吃貢品,每晚噩夢連連,阿婆:都是貪嘴惹的禍

2021-10-16

明朝成化年間,有個名叫林秀娥的寡婦,丈夫年紀輕輕的就離母子倆而去,林秀娥只好獨自一人帶著兒子張譚生活,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很是辛苦,一邊帶娃,一邊還要做繡活兒貼補家用。日子過得苦不堪言,附近有些鄰居看不下去了,就總是勸她幾句不如再嫁得了,可林秀娥擔心自己帶著孩子嫁過去

民間故事:女子命不久矣,為了兒子過得好,死前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2021-10-16

讀民間故事,品百味人生,歡迎觀看月汐醬講故事。話說古時,在汴梁附近有這麼一個的故事。汴梁附近的白水村中,有一個木匠叫王大忠,他為人憨厚,老實,本分,做人做事特別的宅心仁厚,村裡人都說他是一個老好人。八月十五這天,王大忠幹完活回到家,看著繼母柳氏和妻子做好了熱騰騰的飯

民間故事:女子命不久矣,為了兒子過的好,死前撒了個善意的謊言

2021-10-19

讀民間故事,品百味人生,歡迎觀看月汐醬講故事。話說古時,在汴梁附近有這麼一個的故事。汴梁附近的白水村中,有一個木匠叫王大忠,他為人憨厚,老實,本分,做人做事特別的宅心仁厚,村裡人都說他是一個老好人。八月十五這天,王大忠幹完活回到家,看著繼母柳氏和妻子做好了熱騰騰的飯

中山農人 || 傳說中清末的一場瘟疫

2021-10-23

中山農人,生於1945年,初中畢業後輟學,為生計而藝耕不輟,農忙時務農,農暇時遊藝於邵陽、懷化一帶,因精通篾匠與石匠兩門手藝,雨天而為篾匠,晴天為石匠,65歲封篾刀存撬槓,安心做老農。農夫多閒,因而自學,讀古典名著百餘部,自老妻辭世,而思作文,尤喜《紅樓夢》,數年中

民間故事:富商每次外出妻子都狂吐不止,因此引出一樁陳年舊案

2021-10-24

明朝萬曆年間,賀州有一富商名叫葉昊天,自打父親死後便接手家族生意,整天從早忙到晚。只因父親臨終前囑咐他,一定要好好照看生意,千萬不要被旁人奪了去。葉昊天聽完父親的話心裡犯嘀咕,家中分明只有我和母親,誰還能奪家產不成?於是他也沒過在意。俗話說“一個人很難三心二意”葉昊

民間故事:洞房夜,男子被黑影纏住不能動,三年後方知其中真相

2021-10-30

明朝正統年間,有一名叫寧春雪的女人,寧家本是書香世家,但因奸人所害,家道中落,寧春雪更是在八歲那年高燒不斷,燒壞了嗓子,成了人見人笑的小啞巴。儘管如此,與寧春雪青梅竹馬的何浩年依舊傾心於她,在寧春雪及笄之後,八抬大轎將其明媒正娶娶進了何家大門。何家與寧家本是世交,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