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害毛岸英的兇手,真的是“聯合國軍”的南非飛行員?

之前有篇文章講到朝鮮戰爭中被俘的日本兵時,有讀者問我:網傳殺害毛岸英烈士的兇手是“聯合國軍”的南非飛行員,是不是真的?
我當時簡單回覆了一下,這次來稍微詳細地講一講。
左為南非飛行員利帕夫斯基上尉
這些互相抄來抄去的網絡文章稱:南非“飛豹中隊”接到美軍命令,讓他們出動4架飛機前往平安南道儈倉郡,對重要目標進行轟炸,不論是地點還是時間都與毛岸英犧牲的情況吻合。當天執行任務的飛行員分別是利帕夫斯基、里克特和奧登達爾等人。資料出自約瑟夫•古爾登所寫的《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
約瑟夫•古爾登的《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這本書,根本沒有相關內容。我以前反覆說,凡是稍微高級一點的造謠,都喜歡編造一個出處,以表明真實性,反正看文章的人也沒人會去查。
一、謠言的起源
謠言的起源其實是2016年的一個網絡圖集,在圖片說明中稱:“圖中倚車而立的是Lipawsky上尉。G. B. Lipawsky生於1919年,二戰中參加南非空軍,在二戰和朝鮮累計飛行超過12000小時。1950年11月24日,他所在的第18戰鬥轟炸大隊使用凝固汽油彈襲擊了志願軍指揮所。”並取了一個譁眾取寵的標題《66年前的今天:波蘭裔南非飛行員殺害毛岸英》。
後來有好事的自媒體看到了圖集,於是在2021年底,加油添醋編造出具體的故事情節,寫了所謂的《兇手》一文。
眾所周知,自媒體最喜歡抄來抄去,於是一時間全網絡都是類似的文章。在傳抄的過程中,為了避免文字相似被判為“洗稿”,有的文章說是根據美國空軍檔案文件,有的文章說是根據上述《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
其實我們已經可以注意到,在最初謠言的源頭中寫的是“南非空軍在11月24日襲擊志願軍指揮所”,實際上大家都知道,毛岸英烈士犧牲於11月25日,不是同一天。
二、南非空軍“飛豹”中隊入朝的情況
1950年8月4日,南非內閣通過決議,派遣一個戰鬥機中隊及相應地面勤務人員參戰,作戰飛機則由美軍負責提供。9月26日,該中隊正式組建,定名為第2中隊,又稱為“飛行之豹”。9月27日,南非空軍第2中隊啟程前往日本。11月5日,抵達日本橫濱,隨即前往約翰遜空軍基地接受F-51D“野馬”戰鬥機的訓練。
南非空軍第2中隊F-51D“野馬”戰鬥機,這張圖的瞪羚標誌相當顯著
另,F-51D“野馬”戰鬥機只能攜帶2枚M-47燃燒彈,就算南非空軍第2中隊的4架飛機全部都去轟炸大榆洞志願軍司令部,也總共只能投8枚。
現在一般都認為,美軍的這次轟炸,是因為大榆洞地區收發電報頻繁,美軍通過無線電定向偵測後,猜測這裡很可能是一處指揮機構而發起的一次空襲,帶有特定指向。
所以,讓執行戰術支援任務的P-51D“野馬”戰鬥機去執行本該轟炸機執行的戰略轟炸任務,轟炸志願軍的指揮機構,只投擲區區8枚燃燒彈,我不知道這些自媒體是在侮辱美國人的智商還是在暴露自己的智商?
2、我方回憶。
彭德懷的軍事秘書楊鳳安的回憶:
11月25日拂曉前,洪學智副司令員趕到彭德懷司令員的作戰辦公室,連推帶拽地把彭德懷拉了出去。過了兩個多小時,彭德懷叫楊鳳安去辦公室向值班參謀瞭解一下前線的情況。楊鳳安剛到司令部辦公室前,就看到兩架敵機從辦公室旁上空飛過。楊鳳安進屋後馬上告訴大家,要注意防空。此時,毛岸英和參謀高瑞欣因為昨晚加班太晚,還沒吃早飯,正在辦公室圍著火爐熱早飯。楊鳳安說完後又見幾架敵機飛來,他大喊“不好,快跑”,這時敵機的凝固汽油彈已離開機艙,幾十枚投在志願軍司令部辦公室及周圍,頓時火光沖天,濃煙滾滾。成普、徐元畝和彭德懷司令員的兩名警衛員從火海里跑了出來,成普面部受輕傷。毛岸英和高瑞欣沒來得及跑出來,不幸犧牲。
由於美國空軍的朝鮮戰爭戰史這本書年代久遠,電子書更加模糊,圖片不夠清晰,這是沒有辦法的,敬請見諒。
可是我們依然可以從圖上清楚地看到,只有一個地方不在上述公鐵路沿線,那就是大榆洞的志願軍司令部(看圖中紅圈)。美軍就是通過無線電定向偵測判斷這是志願軍指揮機構,才特意過去炸的。
難道派4架“野馬”戰鬥機去扔8枚燃燒彈?美軍已經明講了,是B-29s轟炸機。美國人不會像這些胡編亂造的自媒體那麼蠢。
四、小結
關於抗美援朝戰爭的謠言,早已被我全部闢謠了。這個“殺害毛岸英的兇手是南非飛行員”的謠言和以前那些臺灣網軍制造的謠言不同,是現在的自媒體譁眾取寵、製造噱頭以賺取流量來賺錢而編造出來的,“用執行戰術支援任務的‘野馬’戰鬥機去執行轟炸已暴露的志願軍指揮機構,投區區8枚燃燒彈”,這智商水平也太低劣了。不過,卻暴露出這些無良自媒體為了賺錢信口胡扯的醜惡嘴臉。
正如剛才所說,關於抗美援朝戰爭的謠言已經被我闢完了,大家如果有看到新的“謠言”,你無法確定真偽,可以馬上來跟我說。我負責第一時間讓你知道正確答案。
其實還有兩個,一個是麥克阿瑟的“聖誕節讓孩子們回家”,這是一個媒體編造的故事,假的。但是美國媒體造麥克阿瑟的謠,管我什麼事,他們狗咬狗,跟我們中國人沒關係,我跟麥克阿瑟非親非故,沒興趣更沒精力替麥克阿瑟在中國闢謠,書稿裡會寫,但讓我專門寫文章估計不會,就算要寫,也是狗咬狗的角度寫。另外一個暫時不能寫,因為國人向來是以這句話為榮的,說出真相,“愛國群眾”又要一擁而上罵我狗漢奸了。

相關文章

一枚凝固汽油彈擊中了毛岸英

2021-10-02

彭德懷一聲令下,幾十萬志願軍與美李軍脫離接觸。在回撤路上,中國軍隊有意丟下了許多被裝,一副“倉皇北竄”的景象。同時,還釋放了100多名俘虜,他們被告知志願軍供應困難,要回國了。接著大軍就像蒸發了一樣,消失在北朝鮮白雪皚皚的山裡。顯然,這是在“有意示弱、誘敵深入”,彭

姥爺的死與長津湖戰役

2021-10-02

我姥爺是肝癌去世的。死之前做過幾次手術,也去北京化過療,都沒啥實質改變。死的那天夜裡,他跟醫院要了一隻嗎啡,可能因為鼓起來巨大的肚子太疼了,他原本還是一個清瘦,個子並不高大的和藹老頭。值班的護士沒有看記錄,因為晚上時候,已經給他用過一隻了。癌症是因為左臉三角區的彈片

用侵略者聽得懂的語言同他們對話!在那個最寒冷的冬天,全世界都看到中國人站起來了

2021-10-09

‍‍執筆:程遠國慶假期電影《長津湖》熱映,帶動了很多觀眾去了解這一段歷史。那麼,我們為什麼要打這場戰爭,為什麼說抗美援朝是一場正義的戰爭,是保家衛國?一個艱難的決定1950年10月4日,一架向東飛行的飛機上,彭德懷正在思考此行的目的。當天上午,他還在審閱開發和建設大

藍天長津湖:志願軍空戰對決美軍王牌航空隊

2021-10-11

——志願軍鏖戰美軍空軍王牌第四戰鬥機聯隊陳輝編者按:朝鮮戰爭美軍陸海空三軍有四支“王牌”部隊受到志願軍沉痛打擊,分別是長津湖戰役志願軍九兵團全殲“北極熊團——”美國陸軍步兵第七師第三十一團;重創“美利堅之劍“——美國海軍陸戰第一師;志願軍第三十九軍雲山戰鬥重創

越戰美軍首次遭遇薩姆2,意圖報復又掉進越軍“高炮陷阱”

2021-10-20

各位,按照之前的點菜約定(真福利!戰史界第一個敢這麼玩!粉絲來點菜,我們來做菜!),我們終於割肝而來啦!不好意思前段時間也是連續做了一段《長津湖》的話題,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這是點菜系列的第一盤菜,請大家享用。1965年7月24日,河內西北48千米的永福省福安機場附

殺害毛岸英的真兇是美軍特種部隊指揮的南非空軍轟炸機

2021-12-07

新的一年要來臨了,中南海里張燈結綵,到處是一派喜氣洋洋的氣氛。大榆洞大榆洞這裡位於碧潼與北鎮的平安北道,是離前沿部隊不過幾十公里的一個小鎮。小鎮周邊的山上有一處礦場,礦洞外有幾處獨立的房屋和工具棚。1950年10月至12月上旬,彭總和志司的前輩們在這裡指揮了入朝後的

造成毛岸英犧牲的兇手,一個飛機失事,一個丟掉工作,流浪街頭

2021-12-11

彭德懷元帥曾經說過:“毛岸英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第一個志願兵。”確實,當正式作出出兵援朝的決定之後,彭德懷元帥開始著手準備入朝事宜,此時正值青年的毛岸英自然也想親歷戰場,這才是一個血性男兒該有的本色。但考慮到其身份的特殊性,彭德懷一開始並沒有答應他的請求,但通過毛主席

空襲導致毛岸英犧牲的南非飛行員,戰後多年死在垃圾堆

2021-12-19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作者:小橘子抗美援朝戰役,堪稱二戰之後的一場小規模“世界戰爭”,因為有多達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軍隊以不同方式捲入戰爭,同時,這也是東西方陣營的一次激烈交鋒。當時,中朝聯軍面對的是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除了美、韓之外,還有英法澳等15個國家參

毛岸英是“南非空軍飛行員”殺害的嗎?

2021-12-25

毛岸英是“南非空軍飛行員”殺害的嗎?盧驊據中國抗美援朝史書和官方文獻檔案記載,1950年11月25日上午11點左右,年僅28歲的毛岸英在美國空軍飛機轟炸中壯烈犧牲,這是歷史的定論。2021年10月24日,是毛岸英誕辰99週年紀念日。在此期間,互聯網上卻頻頻出現一種

光著腳的中國士兵,踩著厚厚積雪向敵人猛撲過去,美軍害怕了

2022-01-09

關鍵詞遠東的較量志司遇險痛失岸英揚長避短誘敵深入清川江、長津湖回憶長津湖戰役的慘烈,老兵落淚引子遼寧丹東,中朝兩國曆史上的多次重大事件,讓這座城市與那段歷史結下不解之緣。丹東市抗美援朝精神研究會秘書長宋群基:我當時16歲,親眼所見,對岸當時有一個造紙廠,美機把它炸

80年前,飛虎隊是怎樣與中國合作,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呢?

2022-04-14

4月9日晚,“銘記英雄——紀念飛虎隊80週年及二戰時期美國援華空軍歷史圖片展”開幕式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舉行。中國駐美國大使秦剛當晚出席開幕式時表示,中美兩國需要去書寫更多像飛虎隊一樣的合作故事,為兩國人民創造福祉,為世界帶來和平與繁榮。80年前,飛虎隊是怎樣與